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汉武帝时期的地理大发现

时间:2020-07-10 00:00:00编辑:烁畅


  汉朝西扩,首先得益于张骞“凿空”西域的地理大发现!

  出使西域过程中,张骞还有一个细微发现,推动了中国西南地区的地理大发现!

  告别大月氏之后,张骞越过妫水南下,抵达大夏的蓝氏城(今阿富汗的汗瓦齐拉巴德),途中无意中看见蜀地的特产邛竹杖和蜀布。张骞非常好奇,问“特产从何而来”,当地人告诉张骞是“本国商人和身毒(印度)国人贸易而来”。因此,张骞判断认为:蜀地和印度有道路相连,而且距离不远。

  回国之后,张骞建议汉武帝探索西南地区通往印度的道路,既能绕开匈奴与印度开展贸易,又能增强大汉国际影响力。随后,汉武帝立即派人寻找,但最终受阻于昆明,因为昆明地区有一个“滇国”。一怒之下,汉武帝在长安西郊的上林苑中开挖沟渠,修建了一座昆明池,操练水军,准备攻打滇国,史云“昆明池中有戈船,楼船各数百艘”。

  西元前109年,汉武帝派遣巴蜀士兵攻打滇国,滇国灭亡,汉武帝在滇国旧地设立益州郡,云南中部与东部成为汉朝一部分。但由于从云南到印度的路线过于险恶,加上北方多次大败匈奴,最终西南丝绸之路不了了之。

  汉武帝从西南寻找进入印度的过程,其实也是一次地理大发现,是对西南地理的一次新认识。

  在对北方的地理探索,最具代表性的是霍去病与苏武。

  西元前119年,汉匈爆发漠北之战,霍去病直捣黄龙大破匈奴,更是“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执卤(虏)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但这几乎是古代中国人至北的极点,前无古人后面鲜有来者。经此一战,匈奴被汉军在漠南荡涤,匈奴单于逃到漠北,“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

  需要注意的是,狼居胥山如今位于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东侧,姑衍山如今位于蒙古国肯特山以北;翰海就是如今的俄罗斯贝加尔湖。霍去病一路出击匈奴,其实也是一次地理大发现,让中国人认识了北方地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