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三国时期的二乔有多美?让曹操上当?

时间:2021-08-30 00:35:24编辑:秘闻组


三国时期的二乔有多美?让曹操上当? 二乔有多美?《三国志》没写,杜牧没写,罗贯中没写。这个美太模糊了。然而,几千年来,这种“模糊美”一直引人入胜。

说起汉末三国时期的美女,很多人可能会首先想到“江东二桥”。史书中关于江东二桥的记载很少。陈寿的《三国志》在《吴书?周瑜传》中只有一句话: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从攻皖,拔之。当桥是男的和女的,都是国色。(孙)是人,(周)是小乔人。

裴松之注本传时引用《江表传》,只有一句话:

(孙)策从容饰演(周):“虽然的两个女人流离失所(出版社:流离失所,容光焕发,光彩照人),但我结婚就够了。”

这两句话告诉我们

第一,二乔姓“桥”。至于他们的名字,史书已无载,只好用“大乔”和“小乔”来区分。现代人会觉得这很奇怪,但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这种现象并不奇怪。历史上很多皇后都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那就是孙权的母亲吴夫人,还有她的妹妹孙夫人,谁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

二、二桥籍贯安徽庐江县(今安徽潜山)。

第三,二乔很漂亮,有献身国家的色彩,憧憬自己的生活,看起来明丽。[第页]

第四,孙策、周瑜于建安四年(1999年)攻取宛县后得二桥。当时孙和周都是25岁(周瑜只比孙策小一个月)。所以估计二乔的年龄只有20岁左右。

第五,孙策和周瑜对娶二乔很满意。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就二乔而言,一对姐妹同时嫁给了天下两大英雄,一个是高人一等、强过江东的孙郎,一个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周郎。按照传统的观点,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婚姻幸福的才女。

然而,二乔真的幸福吗?历史书上没有。不过,从相关数据的分析来看,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大乔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她嫁给孙策后,孙策忙于创业,远赴西征。她过得不好,夫妻很少见面。仅仅一年后,孙策被原吴郡太守徐公的家人(《三国演义》,写于二十九日)重伤刺死。他只有26岁。那时候,大乔充其量不过20出头,年轻,丧偶,身边只有年幼的儿子孙绍。我的门上挂着一面多么洁白的旗帜啊!从那以后,她只有乌鸦的印记,每天晚上独自度过,不厌其烦地抚养孤儿。岁月悠悠,美人凋零,一代佳人不知何时凋零!

小乔的情况比她姐姐好。她和周瑜的乐器融为一体,相爱了11年。

这11年间,周瑜作为东吴的大将,攻打江夏的黄祖、赤壁的曹操、南郡的曹仁,立下汗马功劳,扬名天下;可惜他没有长生不老。建安十五年(210年)准备攻占益州时,病逝于巴丘,年仅36岁。此时的小乔才30岁左右,可想而知他刚开始失去了一对好夫妻。周瑜留下了两个儿子一个女人,不管是不是都是小乔生的,但按照封建宗法制度,她毕竟是这两个儿子一个女人的第一个母亲。因为周瑜的特殊功勋,孙权对接班人特别大方:他的女儿(又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嫁给孙权的太子孙登,如果孙登没有早一点死(赤武四年死,年仅33岁),做皇后也没问题;长子周迅,“商公主,拜骑都尉”,颇有周雨虹的优雅别致遗风,可惜“早忧”;次子周胤也娶了宗室的女儿,后来封了家乡。但他屡次得罪,弃妾而徙,最后却被孙权赦免。尽管如此,小乔自己也是破碎的,很难有乐趣,只好像姐姐一样,在无尽的孤独和无尽的回忆中度过余生。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自古以来,就有许多

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在各种规模的战争中,胜利者掠夺被征服者的妻子、姐妹和女儿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曹操灭袁绍后,毫不客气地收了袁绍的儿媳甄氏为儿媳。孙权曾经把袁术的女儿据为己有。因此,如果曹操真的消灭了东吴,二桥被带走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如果曹操南征的目的是为了夺取二桥,那就歪曲了赤壁之战的意义,过于贬低了曹孟德。其实写《赤壁》诗的杜牧也不这么认为。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富有激情和想象力的艺术家们根据自己的审美观点理解了杜牧的诗歌,并将其扩展到创作各种关于二桥的绘画、诗歌、歌剧和小说。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三国演义》年罗贯中的艺术小说。罗贯中并没有掩盖赤壁之战的重要政治意义,而是出于“尊刘轻曹”的思想倾向,刻意突出曹操的“好色之徒”形象,渲染了曹操觊觎二乔美色的主观意图。第44节《智激周瑜》节,借诸葛亮之口,说曹操“曾立誓:‘愿清天下,成帝;我想得到江东的二桥,买下通雀台安享晚年,虽然死而无恨。”“而曹植《铜雀台赋》通过采用以花代树、颠倒时间顺序、虚实夹杂等艺术手法,加上了“带二桥到东南,共赏”等字样,证明曹操确有此意,从而使诸葛亮的挑战之法臻于完美,立竿见影,激发了周瑜表达坚决抗曹的初衷。《横槊赋诗》第48节,罗贯中关照前文,让踌躇满志的曹操直接上前对官员说:“起义以来,我一直与国家为敌,立誓要清天下,平天下;没有得到的也在江南。今天,我有数百万勇士,我依靠公众来使用我的生命。为什么不成功?攻克江南后,天下无物,与大众共享财富才能幸福。”“今天,我在水野上盖了一个新的青铜雀台。如果我得到了江南,我会嫁给二桥,明年放在舞台上娱乐。我的愿望就够了!”这样,既表现了曹操一统天下的野心,又透露了他贪图二乔荣华富贵的欲望。罗贯中写这两章,不是写二乔,而是无意中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二乔的惊人之美。

二乔有多美?《三国志》没写,杜牧没写,罗贯中没写。这个美太模糊了。然而千百年来,这种“模糊美”一直引人入胜,不断被人们的想象所丰富和补充。文艺的奥秘真的很难形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