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恶业-背叛皇帝成为皇帝,却被宦官出卖

时间:2021-08-30 00:37:40编辑:野史组


恶业:背叛皇帝成为皇帝,却被宦官出卖 伴随着政治斗争,中国告密者的历史源远流长。纵观史书记载,从殷商到秦汉到曹,从唐代的宋到清代的袁世凯,告密者并不少见。但是政治告密者只是通过出卖他人来获取个人利益,很多皇权半途而废的傀儡皇帝也深受其害,比如东汉的刘勰,曹魏的曹芳,东吴的孙良。从政治角度来看,告密者是一种玩世不恭的政治投机。告密者受政治利益驱使,甚至不惜用被背叛者的鲜血来抬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染红自己的官服。后来,史昭知道他是皇帝,因为他背叛了他的皇帝和他的兄弟而登上王位。

石坚(?-350年),字大郎,后赵皇帝石虎第三子,曾任代王、益阳王、益阳王的石尊、石之弟。在胡适的十多个儿子中,石坚既没有文学也没有武术,吊儿郎当,做事荒唐,从来没有受到胡适的重视。石坚镇守关中时,除了徭役众多、赋税沉重,以及“文武中留长发者,可为冠宫人而不择手段”(《资治通鉴》)之外,留长发的文武官员,都会被他扯下来做帽带,剩下的就留给宫人去玩。石坚的荒唐行为,连暴君石虎都忍无可忍,于是干脆把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召回了中国的首都邺城(今河北临漳),作为一个闲职,而不是让他自己当家。

石坚虽然是一个流氓庸才,但他也有当皇帝的欲望。大哥时嘉和二哥宣石被废后,排名第三的太子石坚本以为自己会顺理成章地立为太子,但石虎根本没有考虑他,而是想从两个更有才华的儿子中选一个,第九子石尊,第六子石彬。后来,在心腹张莉的建议下,石虎终于立小儿子石氏为太子,这让石坚非常郁闷和恼火。石师即位后,任命石坚为右丞相,用石坚来约束石尊,保护他的财富。后来,史遵领兵造反,废史氏,自立为帝。在这场自相残杀的斗争中,石坚既不支持石尊,也不支持石师,任由他们互相破坏。

石尊上台后,石彬担任仆从,成为后赵事实上的宰相。他身居高位,深受石尊的信任和依赖。表面上,石坚敬重石尊,但暗地里,他与高拱镇主、军事总督冉闵有着密切的交往。他想利用冉闵扳倒史遵,取而代之。冉闵对石尊也很不满,两人一拍即合。泰宁元年(349年)十一月,史遵欲除龚然民,故“召石坚等。并在他的太后郑面前讨论了这件事,并要求他们受到惩罚”。虽然这个计划没有得到郑太后的批准,但石坚看到石尊和冉闵已经如火如荼,意识到篡位的时候到了。他不顾兄弟之情背叛了石尊,把秘密告诉了冉闵。“发现官员杨焕池被派去告闵,闵随后抢劫了李农和右后卫王基,密谋废除尊”(《资治通鉴》)。冉闵当即杀了史遵,将积极告密的史健推上了皇位。

事实上,冉闵也想当皇帝,但考虑到时机还不够成熟,让平庸的石坚暂时当皇帝。石坚即位后,封冉闵为大将军、武德王,封李农为大司马,记载历史。冉闵、李农当权,石坚只是名义上的傀儡。石坚不愿处处受制于冉闵、李农,决定杀了他们,做一个正直的皇帝,于是他指示弟弟石宝、书吏宋丽、庙中大将张才,趁天黑,在坤华寺试杀冉闵、李农,结果“不可接受”。凯莉克莱森

石坚虽然是傀儡,但毕竟是正统皇帝,在朝鲜还有很多支持者;冉闵、李农盛气凌人,抛弃石尊,轻视石坚,反对势力众多。“龙、等。娶了三千伏于胡天,并且还想处罚闵等。”,并“拿了剑来攻击他”,并让石坚亲自来到现场,试图借助自己皇帝的威望鼓舞士气并攻击冉闵,但他被冉闵打败了。石坚见大势已去,害怕被冉闵杀死。他干脆又变脸了,声称“孙反对,清应速讨要”,这让冉闵反戈一击,这也正是冉闵想要铲除异己的目的,于是“闵、农等攻伐。从凤阳到坤化,横尸万段,血流成渠”。鉴于石坚三番两次需要除掉自己,冉闵果断将石坚禁闭在关内,“吊粮给他”(《资治通鉴》),用绳子吊粮给石坚吃。石坚一度失去了人身自由。

在铲除异己势力,控制了石坚之后,早已杀了眼的冉闵把对石坚的仇恨传播到了整个羯族,把对羯族的仇恨传播到了所有胡人。他干脆发出《资治通鉴》,把中国所有胡人,包括羯族都杀了,见到胡就杀。“一天之内,他斩首数万。引赵人来取胡节,男女皆斩。死亡20多万人,被诸城(《杀胡令》)外的野狗野狼吃掉。因为冉闵有“削胡子送凤阳门,文官抬三等,武陟拜谒衙门”的承诺,很多长得像胡人的汉人也被屠戮带走以弥补。”鼻子高的时候,一大半的死者必须被虐待”(《资治通鉴》)。

青龙元年(350年)正月,冉闵觉得篡位时机成熟,开始对石坚做一些事,以改变政权。为了消除后家族的痕迹,冉闵以讣告中“继”二字为借口(孔子曰:夷姓与王七月,七十有三国,继),逼迫石坚改国号为魏,石坚皇室皆改姓李,从而在政治上和精神上打击了石坚。冉闵践踏皇权,藐视皇帝,引起公愤。许多文武大臣投奔了郭襄(今河北邢台)的另一个胡适的儿子王,他也多次派人攻打邺城,以除掉冉闵。冉闵怒不可遏,李农引军到杜诗(今河北临漳西)与左师军交战,邺城空无一人。石坚不愿受辱,抓住这个机会,决定命令前赵国驻外将军攻打邺城,保全自己。

当时,石坚身边没有有用的人,只能依靠宦官。闰正月,简密差人去召张深等。以至于攻打邺”(《晋书》),并要求宦官通知攻打邺城,但派去送信的宦官石坚实际上是直接把信送给了冉闵和李农,所以“闵和农迟回来了,抛弃了剑,杀了他,还杀了赵主虎的三十八个孙子,彻底摧毁了石家。”从泰宁元年十一月到青龙元年正月,史鉴在位不到四个月。当初,石尊临死前得知石坚要当皇帝时,曾说:“我还是老样子,还能学多久?”(《晋书》).于是,石遵说石坚短暂的执政时间是“尊藩一百八十三日”和“建安一百零三日”(《资治通鉴》),石坚终究比被自己出卖的石遵强。石建之的离奇经历可以用因果循环来形容,有着不好的报应,因为他背叛了自己的兄弟而被推上皇位,然后又因为被宦官背叛而被杀。为了争夺皇位,史建联皇帝甚至可以背叛自己的亲弟弟。怎么保证一个跟他没有关系的太监不会背叛他?告密,背后捅刀子,无良小人获得的政治地位,既不光彩,也不可靠。小人小心,君子则不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