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汉初政治不干净,很多大臣腐败严重

时间:2021-08-30 00:38:38编辑:秘闻组


汉初政治不干净,很多大臣腐败严重 总的来说,改朝换代之后,新朝会有一个政治和谐、政府廉洁的时期,汉朝也不例外,但是仍然有一些大臣在腐败的道路上一去不返,其中我们熟悉的萧何就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

萧何主持修订《九章律》,韩《军法》,张苍《章程》,舒《礼仪》。这些法规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汉初吏治的整体整洁和完整。但是在汉初,清官只是一种相对清廉的行政,官员行政中的腐败并没有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据史料记载,从刘邦建立政权的时候起,吏治的腐败就已经出现了。比如张苍总理每天喝人奶。《史记张丞相列传》记载张苍“吃奶,女的是护士。妻子成百上千,尝到怀孕滋味的人不再幸运。”。从现存的汉代历史文献来看,汉代吏治的腐败表现在很多方面,但最主要的还是在公共行政领域。

胡仁之《由简牍看汉代职务犯罪规定》(2001年第3期《法商研究》号)详细论述了简牍记载的汉代官员玩忽职守、枉法裁判、贪污受贿等案件。官员利用职务之便,在管理公共事务中贪污、盗窃、诈骗、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是汉代官员腐败的一个重要方面。田延年是霍光的心腹。在担任西农高层期间,利用招募民车运沙的机会,贪污了3000万(《汉书田延年传》)运费。后来这件事被报道,田延年被迫自杀。汉元时期,张辅是一个五人圣旨,“虎狼之心,贪得无厌,一县之财尽入辅家”。后来,张父被捕入狱,并得到了一个“万奸臧”。

汉朝虽然多次打击贿赂的歪风邪气,但收效甚微,贿赂的兴盛成为汉代官员腐败最突出的一个方面。汉初宰相萧何在历史上赢得了以诚治国的美誉,但他就是这样一个“清官”,还收受商人的贿赂。据《史记萧相国世家》记载,为了避免刘邦的怀疑,萧何听了大众的话,“多买田地.去污染自己”,并且占了老百姓的便宜。他的所作所为最终导致了一场集体暴动。陈平甚至公开宣称“我将裸体前来,我不会被剥夺金钱”(《史记陈丞相世家》)。

虽然汉代官员的俸禄不如宋朝丰厚,但各级官员过上体面的生活是没有问题的。陈平说,“没钱我不要钱”,但他只是想为自己的受贿行为找个借口。汉朝的皇帝经常对官员的腐败采取纵容的态度。汉文帝时期,“张武等。收到了钱,感觉更好了,并给予了更多的奖励来羞辱他的心”(《汉书文帝纪》)。汉文帝对张武的态度虽然是一种统治策略,但实际上却助长了张武的受贿和贪污。在封建最高统治者的庇护和纵容下,官员的贪污贿赂问题越来越严重,到了文帝、景帝时期,问题更加严重。

汉景帝担心腐败日益严重,多次严厉斥责这些腐败现象。汉武帝五年九月,汉武帝二年四月,景帝先后斥责官员贪污,其实他也公开承认了贪污的存在。汉简中可见“竹简屈法”、“防盗”、“夺赃”等词语,表现了这一时期官员的犯罪行为。

张家山247号汉墓竹简中有官员枉法受罚的记载。比如“守北卜”和“守东卜”两个案件,都涉及贿赂,其中

买卖官员是中国封建社会官场潜规则之一。买卖官员在具体过程中的表现就是官场上的行贿受贿。桑弘羊讽刺那些在盐铁会议上自称标榜仁义的儒家官员。他说“赵宛、王藏之等。以儒家为自己的上卿,并且有着一颗残忍的心。主父偃一口气带走了大官员,抢走了分量,欺负了宗室,受到了群臣的惩罚,所有的死者都死了。东方朔声称略加争辩,消除坚硬的石头,在世界上是无与伦比的;然而,如果你拯救了你的私人事业,你就无法承受”(《盐铁论褒贤》)。

朱等被桑弘羊批评的儒家官员言行不一。他们虽然标榜礼义廉耻,却暗地里索贿受贿。可见,官员受贿在汉武帝时期已经成为一种相当普遍的趋势。《史记平津侯主父列传》,朱用舌头夺得官位后,收受贿赂,肆无忌惮。“大臣们都怕自己的嘴,就留下一千块钱。”。《汉书陈万年传》记载陈万年不惜放弃家财,贿赂权贵外戚,目的是保住官位和升迁的可能。

东汉外戚季梁掌权时,行贿的人很多。《后汉书梁冀传》,“从四面八方调过来,岁献计,皆先败于河北,乘势于第二。那些要求官员要求赎罪的人是面对面的。”即使是给皇帝的贡品,也要先送一部分到季梁的宫里。

东汉宦官利用职权大肆卖官,汉末大清领袖陈蕃揭露宦官“行贿”。东汉末年,凌皇帝和宦官公开卖官。因为钱存放在西园,所以叫“西园卖官”。从上到下,他们在地方一级保持订单。他们都有定价,一手交钱,一手给官员。宦官曹腾大肆受贿,被曝光,但只有在汉桓帝的保护下,他才能逃脱惩罚。宦官卖官受贿,钱用来买官。宦官曹腾的养子邱草松的官位,是通过贿赂一亿宦官买来的。《后汉书宦者列传》记载,太监不仅自己卖官,还纵容仆人卖官。

“铜臭味”一词源于东汉。据《后汉书崔烈传》记载,东汉:年,一个叫崔烈的人用500万元买了一个相当于宰相的司徒官位。因为司徒、太尉和古代书生合称“三公”,是掌握军政大权、辅佐皇帝的最高长官,虽然人们纷纷议论崔烈的不光彩行为,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议论。有一天,崔烈问儿子崔军:“人家怎么说我是公职人员?”崔军如实告诉了:"论述者认为它有铜的臭味."崔烈恼羞成怒,拿起手杖就打儿子。这个故事虽然有一些黑色幽默,但也暴露了东汉时期的买卖官吏现象。

一部腐败史告诉我们,三三三六零有贪官,腐败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人都想当贪官,人人都想腐败。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是一个值得认真考虑的问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