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崇祯死后的南明政权腐朽到无可救药

时间:2021-08-30 00:38:46编辑:游客


崇祯死后的南明政权腐朽到无可救药 明朝崇祯皇帝之死是一场国难,但他本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却选择了最果断的道路。

李自成去了北京,崇祯皇帝在景山公园上吊自杀,标志着明朝的灭亡。南京是明朝的首都。明成祖定都北京后,南京成为陪都。北京失守十多天后,消息传到江南。4月17日,南京的大臣们很着急,立即着手推荐新的君主。

由于崇祯的三个儿子被大顺军俘虏,在没有直接皇位继承人的情况下,南京掌握军权的大官僚、大将领们开始了争夺,从而建立了藩王制度。当时的皇位候选人有斧王朱友松、王辉朱常润、桂王朱常颖和王陆朱常芳。在这些人中,朱友松最有优势,但当时朱友松不在南京,而是在淮安。

一些林东党员对斧王继承中国心存疑虑。原因是朱友松的祖母是明神宗朱翊所青睐的郑贵妃,明末“红丸”、“邦奇”、“迁宫”等名例都与郑贵妃有关。宗申和郑贵妃都很喜欢老斧王朱常勋,都想拥立他为储君,但由于林东党的反对,他们的希望落空了。当时党首钱、南京大臣高鸿图等人担心朱友松继位后会成为旧账,所以反对立他为帝,转而支持立朱常芳为帝。

南京兵部尚书、林东党左光斗的得意门生史可法,对于是否立朱友松,拿不定主意。经过考虑,他决定与凤阳总督马士英商议,在鬼王和斧王之间选择继任者。由于石、马二人的讨论,得以成立,史可法也指责“不孝、滥权、干扰公司、不读书、贪婪、卖淫、酗酒”,但在关键时刻,得到密报,说总兵、黄德功、准备成立朱友松,这些人都被控制。马士英担心他会被架空,所以他立即支持斧王。当南京的大臣们传阅马士英的信件时,他们既震惊又无奈。

马士英(约1591-1646)生于贵州桂阳。我姓李,是人。他是明朝万历年间(1619年)的学者。他是明末的凤阳总督,南明的弘光内阁。他被称为“马哥老”,丧事失利被清廷处罚。有阿清王朝,其人格受到批判。但顾城《南明史》认为:马士英当然不是个省时的人,但把他列入《奸臣传》《明史》似乎太重了,和阮大铖一起称他为“宫刑之祸”更是无中生有。

五月十五日,朱友松为帝,次年为弘光元年。支持他的人都被授予高官厚禄,尤其是马士英和太保亲王的兵部尚书。史可法虽然爵位比马士英高,但因为持有问题被排挤,所以去淮阳避嫌。这在舆论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史可法也看到了大局堪忧,但他决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友松即位后,本该为挽回先人的耻辱付出巨大的努力。然而,实际情况是,弘光法院在成立之初就已经腐朽不堪,岌岌可危。史可法反对朱友松继位的原因之一,是贪图享乐,酒后好色。果然,就在成为皇帝后,朱友松下令选拔南京、苏州、杭州的选秀女。他们的奴才为了迎合主子的需要,强迫妻子,造成了普通人家的家破人亡。喝酒喝多是朱友松的另一个爱好。他经常彻夜不眠听音乐喝酒,部长的几次告诫都无济于事。挂在大门上的对联

朝廷也是门户满满。赞成第一项成就,搞结党营私,不顾舆论反对,把阉党阮大铖拉进内阁,许多官员告退。严党上台后,严厉打击迫害反对派。阮大铖还编制了林东和富社人《蝗蝻录》的黑名单。另一方面,在弘光政权酝酿之初,对于是建立斧王还是王陆存在争议。林东党为了自己的利益反对建立斧王。当斧王在马士英和其他人的支持下登上王位时,林东党的希望破灭了。他们不能把矛头直接指向今天的家,只能把马士英当成发泄的对象。尤其是马士英不顾天下,拿魏忠贤对付阮大铖,给了林东党一个借口。党内人士自诩为君子,崇尚诚信,公然藐视、阮等人。因为门户之见,整个弘光朝廷都忙于勾心斗角和互相冲突。

这位专家也很有自尊心,不听法院的命令。高杰、黄德功、刘亮佐、刘泽清等为朱友松登上皇位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曾经是战败军的将领,现在却成了开国元勋。黄德公,号虎山,因与张、等斗累,至泸州总兵,后起兵将刘,号荆南伯。刘亮佐,又名明辅,因抗击叛军被提升为连长。高杰,字吴颖,原为李自成部将。明朝以后,他多次追击农民军,因功晋升总兵。刘泽清,名贺州,崇祯末年升山东总兵。朱友松继位后,黄德功被封为景南侯、兴平伯、东平伯、魏广昌伯。四镇骄横,目中无人,皇帝和朝臣对他们束手无策。表面上,马士英假装是记录,但实际上,他被四个城镇所限制,无法有所作为。

弘光政权的财政也入不敷出,他们掠夺人民的财富。弘光朝廷统治着最富裕的江南地区。由于统治集团的铺张和腐败,甚至使财政收入入不敷出。除了朝廷的税收,四镇军阀也要搜刮。老百姓交不了税,只能卖孩子,社会矛盾非常尖锐。

清军定都北京后,成为弘光朝廷最大的敌人。但是,朱友松和洪光的大臣们目光短浅,没有远见。他们认为清军向你父亲报了仇,决定联合清军一起对付农民军。这样,“联鲁攻寇”就成了的一项基本国策。顺治元年七月十八日,以左、陈洪范、马为代表的王朝组成北方使团赴京议和。21日,使团携带御书、1200金、102000银和大量授予吴三桂的绸缎,从南京出发,途经济宁、临清、德州,于10月12日从正阳门入京。弘光使团与清廷讲和,条件是将山海关割让给其他地方,每年10.2万元。但清方对南明使团的到来无动于衷,只派了一名大学生林岗与使团交涉。

林刚非常蛮横,指责弘光善于称帝,拒绝和平谈判。15日,清户部门的官员收了这笔财产。26日,林岗传达多尔衮的旨意,要求北方使团明天早上出发,并声称要派兵南下。北方使团看不到和谈的希望,只要求祭祀和安葬崇祯,也被林岗拒绝。第二天,北方使团在清军将领的护送下返回南方。由于陈洪范在去清边途中秘密扣留了左和马,他愿意投降,所以当华北代表团来到沧州时,左和马被扣留回京

清摄政王多尔衮上书史可法,斥责弘光称帝,令其摘掉皇帝头衔,仍称其为藩王,并一起寻贼,否则又加征伐。史可法回答说,他答应“和老师商量,向秦钟认罪”。北洋使团失败后,史可法逐渐意识到与清党议和是不现实的,开始考虑与清军作战。1645年,史可法命令高杰率军北上。正月初十,大军来到隋国。守卫该地区的徐定国秘密向清军投降。考虑到高杰士兵众多,不敢正面对抗,他设计把高杰骗进军营,喝醉后杀死他。史可法得知高杰受到伤害后,赶到军营做善后工作,稳定军心。高杰被杀,四大藩镇之一的左良玉起义。他坐镇武昌,兵强马壮。起初他并不真正支持斧王,但经过他的劝说后,他才表示支持。一介武将左良玉,是个割据自重的人。早在弘光法院发生“假太子”案时,左良玉和马士英就不同意。左良玉抓住朝中大臣不满马士英、阮大铖把持朝政的机会,以讨伐马士英为名,率军进攻南京,引起南明政权的极大恐慌。当一名士兵到达九江时,左良玉突然因病去世。左良玉死后,他们对南京的威胁解除了。

史可法(1601-1645),字贤之,道邻,明末清初著名拳手。崇祯元年(1628年),北京失陷后,史可法立王明夫为洪光皇帝,官阶为监工、建济寺大学、兵部尚书。1645年,清军大举围攻扬州城。城破不久,史可法拒不投降,被杀。他的尸体不见了。史可法死后,扬州梅花岭有很多自称史可法的军队,所以当时有一种说法是史可法没有死。乾隆皇帝称赞史可法“托残局,争忠,死殉”。“称一代人完美就够了,值得称赞”,追求它就是“忠诚”。后人收到他的作品,编为《史忠正公集》。

左良玉出兵的同时,清方也在积极谋划南下,意图征服弘光政权。1644年10月25日,多尔衮命令多铎领兵南下。次年,清军开始向南京进发。3月7日,清军分三路向归德进发:夺夺出虎牢关,孤山鄂镇拜殷土等,兵部尚书韩岱、伊犁德尔、梅勒张静、侍郎尼堪出南阳路。四月初五,清军从德德出发,十三日到达泗州,夜间渡过淮河,直奔扬州。第18,兵临城下。史可法向各镇求助,但没有人来。事实上,高杰、刘亮佐等人已经先后向清朝投降。24日晚,清军用红炮弹炸城,第二天扬州沦陷。守城期间,河南太子多多曾五次寄信,史可法都没有打开。城破后,多多还是多加尊重,劝他投降。史可法说:“城市存在又存在,城市死了又死。我的头可以打破,但我的野心不能弯曲。”大方一点。清军因忠心反对而恼羞成怒,在扬州城遭到军民攻击,征服后进行了一场可怕的大屠杀,史称“扬州十日”。

五月初五,清军到达长江北岸。第八天,取镇江。第十天,洪光皇帝带着几十个太监和后妃逃出了城。17日,多多进入南京。许多来不及逃跑的官僚,手里拿着明境地图和户口本,跪在雨中。“文武百官争贺,封号红堆十余堆五尺。”。清代南京改为江宁府,洪承畴

另一方面,逃出南京后,带着邹太后四处奔波,于5月22日到达杭州。得知被俘后,与杭州官员商议,请鲁王朱常芳监国。6月8日,朱长芳当上了主管。朱常芳是个庸才,没有治国能力,只是想讲和,希望能安心。清军迅速逼近杭州。6月11日,清军到达塘西,马士英和阮大铖跌跌撞撞,再次出逃。14日,清军占领杭州,王陆朱常芳投降。

鲁王朱常芳的投降,带来了极其严重的政治后果。朱友松弘光政权覆灭后,朱常芳是与万历皇帝血缘最接近的封臣王,在皇位继承问题上争议最小。如果他坚持抗清,那么所有反清势力就更容易团结起来,形成一股相对强大的力量。他的投降使朱的近族几乎全部落入清军之手,这直接导致了两个远族之间的皇位争夺:鲁王朱彝海和唐王朱,而朱的兄弟朱则援引“兄弟和兄弟”与的朱友郎争夺皇位。

明争暗斗严重消耗了明朝的反清力量,可以说明朝的气数已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