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明朝才子以得了性病为荣?

时间:2021-08-30 00:39:03编辑:秘闻组


明朝才子以得了性病为荣? 提起性病往往是一种耻辱,因为它很可能代表了你私生活的不检点。如何看待封建社会人们大多保守的性病?

明代文人得了性病,不仅羞愧,而且得意,还写成诗宣传。如今,中国文化界以揭露无耻为卖点,也是如此。汉语中的“裆”字来源于满语,即东北方言中的“卡布裆”。明朝以前的中国小说都在那个地方提到“裤裆之事”,后来裤裆这个名字流行起来。说到“你腿底下的东西”,那就不简单了,会死人的。明代的屠龙就是一个例子,然而,它也是中国古代文人中唯一的一个。

明朝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汤显祖写了一组七首《须》,其中有十首歌,送给了当时生病的好友龙图。汤显祖的诗题是《长卿苦情寄之疡,筋骨段坏,号痛不可忍。教令阖舍念观世音稍定,戏寄十绝》。所谓“爱情选择”,是当时“梅毒”的雅称。如果你把感情寄托在婊子身上,婊子就会把梅毒螺旋体转移给你。那个死于性病的人才,他超凡的浪漫水平,你说,能不打动人吗?

今天,唐比屠出名得多。万历年间,屠隆的名声比汤显祖还响;涂的剧本也比汤的卖得多。因为屠龙不仅写戏,还会演戏。他家里有剧团,花钱请名人,偶尔也会在BLACKPINK露面,在红毯上客串,积累了丰富的舞台经验。而且屠比汤迷人多了,自然追星族也多了。

像屠龙这种有才华的人,引妓载妓,睡柳,游平康野,招蜂弄蝶,得病,不必大惊小怪。但是,得了性病,得奖有点光荣,真的不可思议。今天有个作家从陪护小姐那里染上了白浊淋病。顶多找个江湖骗子私下治疗一下,从来不愿意搞大宣传。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低声誉的问题。但到了明代,被视为风流,不仅不觉得尴尬,也不觉得这是一个很难谈论的话题,只好当众写进诗里。

与莎士比亚同年去世的剧作家汤显祖认为这是浪漫,而不是丑陋。对每个人来说,裤裆里的一点积蓄都是与生俱来的,死亡会带走它们。和人体的其他器官一样,心、肝、脾、肺、肾都是一种文化,可以写成文字作为研究对象,也可以作为大众讨论的主题。好像没什么,比如明代汤显祖没什么感觉,可以公开写诗评论。但碰巧的是,这个裤裆里的东西肯定是藏着的,它的功能是不能提的。提起来很丢人,就是又脏又贱,看似什么都没做,却给了做了什么的意义。这似乎是真的,但很多人不在乎。开放不仅不掩饰,还会给公众火上浇油。遮羞布是用来遮盖“胯部之物”的。如果连遮羞布都不想要,会怎么样?屠龙的处境,至少是因为他是一个才子,一个受欢迎的剧作家。

如今,很多所谓的作家,打着“先锋”的幌子,挂上一块“新新人”“私人写作”“身体写作”和各种“羊”的招牌,都在抢着趁这个风头,大搞媚俗和功利。其实他们不止自命不凡,更不止阴柔或者胯部。现代人的精神无家可归极其苍白无力,甚至忘记了人有精神生活,物质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而精神却被贬谪到了很远的距离。

充斥着中国文化市场的文化作品,大多是赤裸裸的肉欲、旺盛而汗津津的激情,都是裤裆文学。这些新潮或先锋过分夸大男女关系,大多是没有任何情感铺垫的上床做爱技巧,让作品成为房间里的艺术展示。或者纯粹描述身体,沉溺于肉欲,而不知道为了解释这些东西要描述什么,或者超越什么。钢笔比妓女更放荡。写得越多,越往裤裆里钻。人们说这是先锋,就是解放思想。他们宣扬“肉体的放纵”而不是“精神的放逐”,戏弄人的邪念而不是发现生命的核心,沉迷于动物的快乐而不是弘扬人格的力量。这是对先锋文学的彻底背离,是对先锋文学的一种玷污。是中国文化落后于世界主流文明的真正根源。这种自私不是思想狂热造成的,而是对生存的恐惧。其中,对权力的恐惧,作为对存在的最大恐惧,产生了对存在的最大自私,可以将现代社会的一切变化“消灭”在萌芽状态。

罗素先生曾这样描述公元前三世纪希腊文化衰落时期的社会状况:“普遍的混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道德的堕落,而不是知识的衰落。”这种描述给我们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深刻的文本对于理解存在主义的自私是有启发的。无论在古代中国还是现代中国,“天下大乱”都是历史现象。自然,上述道德状态成为普遍的、历史性的道德状态。存在的自私熄灭了良知和人格尊严,鼓励人们不择手段地生活,客观上表现出对他人命运的漠视,甚至不顾其生死。“达乃天下之专政而益亲友;穷了就一个人,没东西偷。”。

屠龙尚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为了“卡布胯下”的私心,对社会危害不大。因此,他并没有多大的罪过。如今,“裤裆文化”的倡导者成了一锅汤里的老鼠,对社会危害极大。自私存在的恶果就是责任感的丧失,这在这里是一种奢侈。自私的存在也意味着“理解”了“美德的缺失”:中国人说你“成熟”,意思是你完成了“道德割礼”,成为了一个成年人。这里没有对道德的尊重,更多的是因为道德的自卑而嘲讽或攻击道德,然后是卑微和猥琐的贪婪。

所以我觉得无论什么文化,哪怕是“裤裆文化”,都不能取悦人的感官,为自己的利益而谋。它需要一种牺牲精神,时尚或病态的呐喊,这是最不可取的。这种“裤裆文化”不是建构什么,它不存在一种社会良知和道德,而是苍白无力的,尤其是以欲望的姿态作为他描写的切入点,对性爱的颠覆承载着一种病态的反抗。在欲望的放逐、性本能的渲染、性经验的展示和性交的自由化中,许多话语成为一种极端的个性化出口。人性在这里被梳理为最简单的生理满足。他们的观点可能是,谁把欲望和性暴露放逐到风口浪尖,谁就最无耻,最有利可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