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包拯及其后代的遗骸已经丢失,下落不明

时间:2021-08-30 00:39:10编辑:秘闻组


包拯及其后代的遗骸已经丢失,下落不明 2015年初,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开始关注包公的遗体。目前,实验室已经采集了四五十个鲍家后人的血样,研究已经开始。但是,1975年走私进大宝村的据说是包拯三代遗骨的小棺材在哪里?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实验室文博士告诉记者:本研究的目的是建立Y染色体的遗传类型及其在整个谱系分支上的位置。“如果只用后代的DNA作为证据,整个研究就不够严谨。我们需要将现代包氏家族的基因类型与包拯本人或至少其直系亲属的古代DNA基因类型进行比较。”

更有甚者,现有的包奇三个地区后代的DNA研究表明,这三个地区后代DNA的遗传类型并不完全一致。“如果三地的基因类别基本一致,那么情况还是比较好的;现在的问题是包氏三个后人的DNA有些不同,需要更多的证据。”文想到了“白骨精”。“如果鲍后人的DNA可以作为间接证据,那么遗体中的DNA信息将是最直接的证据。”他开始寻找包公的遗骸。

1973年4月,鹤岗二厂扩建,附近的墓葬全部面临迁移。当时省博物馆开始抢救包拯的墓葬,4个月内发掘出12座包拯家族墓葬。其中《包公墓志》的发掘结束了豫皖多年的“包公之争”。

据包迅安介绍,当年发掘后,墓中遗骸被运到包拯肥东文选(后与吉杰乡、高梁乡合并为包公镇)安葬。文化大革命期间,包公的遗体拒绝下葬,只能运回合肥。包公的第34个孙子包尊元,不得不在自己家的墙上搭起一座简易的大宅,搬走了所有装有包拯、包拯妻子董实、包拯儿媳崔实及其后人遗体的箱子。

1975年冬,包贤正从合肥运了一口装着骨头的小棺材回老家,半夜葬在龙山。

1986年,新宝墓地建在包公寺旁边。人们把遗体搬到了新建的包公公墓。没想到,当墓埋在龙山,肥东被挖,陶罐被暴露。然而,这些罐子是空的.

此时,还没有包公遗体的小棺材的消息。

两个月前,复旦大学历史地理中心博士张静华在考察大宝村包公文化园建设时,听说包家祠堂里有11个木箱。但是还没有人弄清楚这些盒子的来历。他通知了复旦的现代人类学实验室,后者对这些盒子寄予了一线希望,希望通过它们找到骨头,完成DNA研究。

包公镇党委副书记王正清告诉记者,早在1993年,这11个箱子就存在祠堂里,“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大宝村最流行的说法是:这是1986年遗存发掘的出土物,其中重要部分送回合肥,不重要部分留在祠堂。

然而,另一份声明也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埋葬包公的遗体被视为“封建意识形态的恢复”,不允许埋葬。同意归还遗体的村长包先昌因此受到了惩罚。鲍先进猜测:“这些箱子可能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而故意制作的,证明骨头没有被埋葬,然后留在了鲍家的祠堂里。”

当然,它们也可能是装有包公遗体的盒子,并且曾经消失过。然而,10月31日上午开箱的结果令人失望。

复旦大学古DNA实验室门前有两条路。一是在龙山找到“传说中的箱子”;二是向安徽博物院或包墓地求助。据说包拯遗骸的一些头骨保存在省博,而另一些则放在包墓地的棺材里。文邵青说,他是

10月31日,一群福建客人千里迢迢来到鲍氏宗祠祭拜。墙上有包老人的18块手表,轮流守护宗祠,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香客。包公遗体的故事只隐现在极少数人斑驳的记忆中。“很遗憾,”致力于研究肥东氏族和聚落文化的张静华说。“保留这份遗憾没什么,但人的情感和尊重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对历史现象的各种追求和探索也有其自身的意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