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春秋战国时期军队的战斗礼仪是怎样的?

时间:2021-09-16 22:34:24编辑:秘闻组


春秋战国时期军队的战斗礼仪是怎样的? 在中国历史上,最以礼仪为导向的战争发生在春秋时期。在人们的认知中,打架都是为了气势。然而春秋时期,打仗前要写下战书,用词谦和恭敬。送信的使者也会受到敌人的款待,并预约时间和地点。最后两军对峙,临战前大呼:“是你设的吗?”“好的。”让我们打起来,然后打乒乓球,打来打去。

第一个原则是两军交战时,不打死。战争必须是有名的,不能随便发动,并且有“无丧无凶”的限制,即不允许在敌方君主去世或饥荒等重大变故之际出兵进攻。在交出军队之前,使者应该代表君主解释战斗的原因。因此,如果杀了使者就相当于杀了君主,这是违反礼仪的,会受到所有诸侯的鄙视。更诡异的是,在战斗过程中,看到对方君主不仅不能攻击,反而必须敬礼,然后才能继续找其他对象PK。鄢陵之战,晋军统帅三次面见楚王,下车脱帽。楚王非常高兴。他立即向罗志鞠躬以示奖励。罗哪里敢收?三次礼拜仪式后,他去找别人打架。这么风度翩翩真的很令人向往!第二个原则是不能敲鼓。也就是说,对方不定战线就打不过别人。宋襄公因为坚持这一原则而遭受了巨大的失败,被后人形容为笨得像头猪。第三个原则是,如果有人受伤,就不能再攻击了。宋朝内乱期间,死对头华宝和公子城在一条狭窄的道路上相遇。豹子射出一箭,箭穿过了公子城的耳朵。惊魂未定之下,公子城拿箭还击,但华宝很快又把弓拉满。龚子成大叫道:“你用箭射中了我,伤了我。不给我反击的机会,太卑鄙了。”华宝居然放下弓箭,等待公子城反击,于是公子城一箭射中了华宝。这样一个老实人,真不知道该佩服他还是可怜他!还有一个最不可思议的原则:如果对方逃跑后追不到,最多追五十步。壶称壶黑的典故也是基于这个原理。

在战役中,晋军全军覆没,军战车战败逃跑陷泥,马儿不听。后来追击的楚军,竟然帮金军修好了车轭,然后继续追击。几步之内,晋军的战车又坏了,楚军又帮忙修理战车,然后又追了上去。五十步后,楚军停止了追击。尴尬的晋军竟然回头奚落楚军说:“我们在晋国没你打那么多败仗,你们楚人逃跑太有经验了。”这种用战争礼仪规范和引导战争行为的特点,在春秋时期就深深地烙印了下来。因为当时的诸侯要么同姓,要么同宗,要么亲家,所以大家都是“兄弟国家”和“侄子国家”。管仲曾总结说:“每一个夏天都是温暖的,不能抛弃。”既然大家都是一大家子,他们都在周了。虽然没有约束力,但还是在父母的领导下。因此,即使有战争,也笼罩着一层温柔的色彩。正如钱穆先生所说:“当时,虽然国际社会不断以兵对垒,但总的来说,总的趋势是强调和平和信守承诺。外交的优雅和浪漫,更充分地展现了当时一般贵族文化的修养和理解。即使在战争中,他们也不能失去他们伟大的人性、礼貌和守信,有时他们成为当时独特的幽默。”但春秋中期以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对权力的渴望逐渐取代了对道德的尊重,于是战争逐渐成为一种外交手段。最后,在战国时期

战争已经演变到现在,不再残酷。除了杀害士兵,杀害可能成为士兵并为战争提供支持的平民,也是战国以后所有战争最鲜明的特点。在“兵也狡猾”的总原则下,双方艰苦、勇敢、理智、欺诈地进行了斗争,但结果是杀死了1000名敌人,打伤了800名自己。经过一场大战,可以说没有一方会成为真正的赢家。从历史战争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春秋时期的战争观念一文不值,但其中的“大智慧”却值得深思:民族的整体利益远大于通过战争获得的局部利益,生死不会是未来社会的主流价值。无论强弱,和平的环境同样珍贵!“不战而屈人之兵,为善也为善”的论断现在看来是个天才。


本文标签: 战争 时期 春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