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历史说中国-哪一次古老的一战真正摧毁了日本的千年野心

时间:2021-09-16 22:35:09编辑:游客


历史说中国:哪一次古老的一战真正摧毁了日本的千年野心 朝鲜半岛在公元1世纪左右进入三国时代,分为高句丽(又称朝鲜)、新罗和百济三个国家。公元6世纪,与中国接壤的高句丽因为中国隋唐的入侵,与与百济关系密切的突厥、百济、日本结盟,而中国则与高句丽、百济威胁的新罗国家结盟。

公元660年(唐宪清五年)三月,百济在高句丽的支持下大举入侵新罗,新罗军接连战败。新罗武烈王向中国求助。命左武威将军苏为都督,率领唐军讨伐百济。七月,百济军战败,百济王和关白被俘到长安,百济王朝覆灭。

唐代中日白江口之战示意图

公元661年,来自百济的和尚陈道联系百济的遗产大臣密谋恢复国家,两次派使者到日本求援,要求释放仍在日本做人质的百济王子张峰。662年春,日本天智天皇命令阿坦比罗夫率领170艘战船护送百济亲王回国。回国后,百济亲王被任命为百济王,组织百济遗民与唐军作战,同时日本试图支持朝鲜半岛亲日政权,为百济政权提供了大量援助。

然而,好景不长。公元663年,刚刚拼凑起来的百济朝廷,因为内部权利划分不均,内部纷争不断。在百济亲王的要求下,日本向朝鲜派出了重兵,白江口海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唐朝远征

当日本出兵支援百济的消息传到中国时,立即派右卫将军孙率军增援攻打百济的刘、9月,唐军相遇,刘决定攻占“一群猛将聚集”的百济军老巢周留城,以为“留在周,诸城自下而上”。于是唐军分两路:孙、刘仁元、新罗将军金法民引军陆路至周留城;外交部的刘、杜双,百济军区的傅玉龙,率领军舰护航运粮船,从经陆路、水路顺白江(今韩国晋江)下到城,水陆并进,攻打。

27日,支援百济的日本水军主力船只在白江口遭遇刘军,双方交战,日军撤退。28日,日军将领与百济王会面,认为日军有400多艘战舰,而唐军只有100多艘,高估了自己的实力,盲目认为“等第一名就应该撤退”。因此,他们没有经过整顿和部署,就“带领日本军队的士兵在混乱中进入了大唐鉴真的军队”。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海战,唐军“抓了船绕战”。

在白江口失败的打击下,百济逃到高句丽,其余全部投降,百济彻底灭亡。

白江口海战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侵略朝鲜半岛的野心。日本天智皇帝害怕唐军进攻大陆。自公元664年起,他在中国斥巨资,修筑了四道防线。之后,日本调整外交政策,向唐朝投降,开始向中国学习,谋求自强。

盛唐为何强大:只因为唐太宗能藏富于民

唐太宗听从了魏徵的建议,坚持“以德治国”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有一个清晰的官署固然重要,但更根本的是要确立什么样的国策,为国家和社会未来打下什么样的基础。唐太宗登基后不久,君臣之间就这个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唐太宗回忆说:我跟魏徵说,乱了之后要统治不容易。魏徵不同意我的观点,他认为混乱之后更容易治理国家。就像危机一样,每个人都想生存。如果他们害怕混乱,他们期待稳定。如果他们想要治理,他们将很容易建立。魏徵说的是“饥者易食,渴者易饮”的道理。他还提出了著名的治国原则,即“你跑皇帝,你就是皇帝,你跑国王,你就是国王”。也就是说,统治者对待人民,人民也会对待君主,这是对应的。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此,如果我们实行以德治国的国策,我们一定会成为一个文明高尚的伟大国家。

李世民剧照

在座的大臣们都认为魏徵说的是一个学者的话,按照他的看法,国家将会陷入混乱。但唐太宗听之任之,推之于众,确立了“以德治国”的基本国策,孜孜不倦。事实上,唐太宗心里并不踏实。他一直觉得,如果他是一个治理国家的好人,要成为一个文明国家需要一百年的时间。因此,他做了长期的思想准备。然而,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短短几年,唐朝实现了统治世界。贞观七年,唐太宗回顾决定国家走向的大辩论时说:“贞观之初,大家意见不一,不可能为帝为王,但魏徵劝我。从它的话来看,不过几年的时间,它赢得了中国的和平,在很远的地方服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谦逊的唐太宗把这一切归功于魏徵,说多亏了“好工人”魏徵,他把自己的“石头”雕刻成了美丽的玉石。推善与人,才是真君子。唐太宗的这一表现,本身就是绥远德治的典范。

隋朝灭亡后,库存足够唐朝使用五六十年

“以德治国”是政客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如何才能真正付诸实践,而不是粉饰太平?唐太宗为后人树立了好榜样。

李承干剧照

唐朝是怎么做到的?魏徵曾经向唐太宗简要阐述过治国的核心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尊天下为王,尊国护国,爱民,重税,重官。”这是中国古代民本思想的经典表达。政务千件,最根本的是爱民护民。怎么做?两个字:轻税。

无论是把财富集中在国家还是“藏富于民”,唐朝都有前车之鉴。隋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希望的朝代。短短30多年,它结束了几百年的分裂局面,人口翻了一倍多,从成立时的不到400万增加到900万。北修长城,开凿从江南到洛阳再到幽州的之字形大运河,绵延数千里,将中原、河北、江南紧密连接在一起,再通往都城长安所在的关中。对外,北平为突厥,南为绥白岳,西为吐谷浑,东为高句丽。隋朝的所作所为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是必要的。在这种情况下,隋朝这个大国会为什么会覆灭?这绝不是杨迪皇帝狩猎的流行造成的。

在中国古代,税收基本上是人头税,官员勤于统计户口,本质上是为了增加税收。另一方面,普通人会想尽办法逃离正式户籍。因此,古代的户口数量从来都不准确,户口的增减反映了政府和人民之间的税收纠纷。隋朝在短时间内实现户籍倍增,并非人口再生产的结果,而是朝廷严格税收政策的产物。为了增加税收,隋朝还实行小户制,要求子女成年后结婚分居,政府可以增加新的户口税。然而,当孩子分开时,父母很难安度晚年,这与传统道德相悖。唐太宗曾经让臣下检查隋朝留下的仓库。经过隋末唐初的动乱和战乱,这些存货还能供唐朝使用五六十年。换句话说,隋朝38年征收的税收可以在全国范围内使用近百年,税率之高令人咋舌。国家建设的大型项目是好是坏,不仅要看是否对国家有利,还要看老百姓能不能承受。如果他们超过这个限度,与人民争夺利益,他们将是好的或坏的。唐太宗总结隋朝覆灭的惨痛教训,指出:“谁治理国家,就要集中于别人,而不是集中于自己的仓库。古人云:‘人若不足,尺与足孰重。’但是让仓库为激烈的一年做好准备,又何必去节省呢!如果继承人是善良的,他们可以保护他们的世界;如果腐败,它会积累更多的仓库,这将有利于它的奢侈和危险的基础。“多么深刻!

杨光剧照

鉴于此,唐太宗反其道而行之,登基时只剩下400万户左右。按照一个五口之家的最低标准,流失人口近3000万。难道唐太宗不知道隋末的动乱中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不能死伤的吗?如果像隋文帝那样派官员下乡挨家挨户搜查,他们都会被发现。但是唐太宗没有这样做,他认可了这个愚蠢的说法,这是“很少糊涂”的。此外,他还在法律上限制了孩子的分居,规定当孩子分居时,父母应该受到惩罚。这不利于税收的增加。说白了,唐太宗是放水养鱼。什么“以德治国”“为民储财”都是国家要盈利的东西,不是叫出来的,是用真金白银赚来的。

苏阳剧照

项羽懂得“仁”,怎么会灭亡?

除了让人民休息之外,国家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来大幅允许征税吗?是的,就是通过富民建设一个可信的社会。古人早就说过“仓颉知礼,知荣知耻,衣食足”。国家应该建立和培养一个文明的社会,有礼貌,有羞耻心,不鼓励自私的物质欲望。

诚信是立国之本,人民离不开信仰,尤其是国家。诚信的建立必须由国家主导和规范。如果国家违背了对人民的承诺,法律不公平,即使是最优秀的人也会变成桀骜不驯的人。孟子说:“你若以我为兄弟姐妹,那么我以你为中心;如果你视我如粪土,那我就视你为敌人。”善待下属和人,才是建立诚信关系的方式。

众所周知,唐太宗的一大优点就是善于与人相处。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他。然而,问题出现了。唐太宗爱才,部下多从敌对阵营叛逃,难免鱼龙混杂。因此,有人向唐太宗建议,将异己从官员队伍中清除。这一次唐太宗很不解。持不同政见者是谁?马上过来献计献策,让唐太宗组织一批人假装叛逆和腐败,分别与大臣们接触,并引诱他们采取反

统治者不相信,往往是因为他们当权,认为自己无能为力。不诚实的根源在于权力的傲慢。唐太宗看完项羽的故事,叹道:“项羽入咸阳,秦斗天下,知行仁术,谁能夺其政权?”因此,他罪有应得。

杨光剧照

国家权威的建立不是靠高压和恐吓,而是靠法律和制度的公平和严格。当统治者遇到社会问题甚至危机时,他们想不出用严厉的惩罚来震慑他们以获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中国有一个不好的传统,就是所谓的“治乱世重典”。所谓重典,就是超越法律规定加重刑罚,甚至成为暴力局面,但风波过后,又是旧病复发,这不仅失去了法律的公信力,也让百姓看到了统治者的无能。唐朝提出了“法简可禁,刑轻则必要”的原则。惩罚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人,而是为了禁止邪恶和违法。所以,处罚不必重,但应该是“不守则不扰,不苛责,不漏大罪则止奸,使其简单难犯,可宽可抑”。树立国威,不能靠严刑峻法,要靠平时不懈努力,依法办事,遵纪守法,这是国家最基本的诚信。

海纳河为文化繁荣奠定了基础

一个国家要想促进社会繁荣,就不应该由工商官员来管理,而应该大力弘扬文化教育,倡导道德文明,营造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社会文化、制度和法律环境。尤其是在文化建设方面,这不是任何个人或团体能够承担的工作,必须由国家从整体高度来推动。事实上,一个社会的发展程度不是用经济指标来衡量的,而是用文化繁荣与否来衡量的。

在文化建设方面,唐太宗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史圣大唐

五胡十六国以来,胡乐被广泛传入中原,各种外来乐器、曲调、舞蹈风靡世界,极大地冲击了儒家的音乐政治化理论,造成了中外音乐风格各行其道的局面。隋朝统一中国后,朝廷开始重新建立旋律,这是新的音乐标准,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吸收外国音乐的精华是大势所趋,比如音阶的确定和变调的采用。然而,坚持儒家传统音乐政治化理论的人提出,五声音阶的宫廷商人犄角的羽毛分别代表君主和臣民的各个阶层。在音乐表演方面,黄忠的曲子是君主专属的。如果音乐中途转移,岂不是君臣位置颠倒,国家失序?因此,他们坚持回归汉以前的传统,认为魏晋以来音乐艺术的进步是不道德的、被禁止的。争论的双方都引用了经典著作,意见相左。当时的最高统治者隋文帝统治时期,在文化上是一个顽固的君主主义者,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支持旧儒学,实行文化专制政策。

然而,隋朝很快灭亡了。唐太宗时期,关于制定音乐标准的问题再次被提出,争论依然存在,这取决于唐太宗如何决定。

最终,唐太宗坚决抵制音乐政治化的思想,魏晋以来的音乐进步得到肯定,艺术得到解放,产生了盛唐乐舞的壮丽景象。更重要的是,唐太宗确立了兼收并蓄、兼收并蓄的文化政策。世界上各种艺术、宗教、思想和学术登上了唐朝的大舞台,与中国文化融合,创造了中国古代最开放、最蓬勃的文化繁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