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洛阳易守难攻为天下,但开封在马平川大平原没有地理优势。北宋为何放弃山川险地洛阳,选择都城险地开封?

时间:2021-09-16 22:39:28编辑:会员组


洛阳易守难攻为天下,但开封在马平川大平原没有地理优势。北宋为何放弃山川险地洛阳,选择都城险地开封? 公元960年,后周发动陈桥兵变,立赵匡胤为帝,建立宋朝,定都东京开封府。从防守的角度来说,洛阳是世界的制胜之地,易守难攻。然而,北宋为何放弃洛阳,定都开封?

资本是一个国家的政治中心,是一个国家建立统治、控制领土的神经中枢。自古以来,都城的选择是封建统治者的大事,影响着一个王朝统治的巩固和繁荣。在中国历史上,开封作为大一统王朝的都城,在北宋时期只存在过一次。那么,北宋建国之初,为何放弃有山川之险的洛阳,选择无险可守的开封作为都城呢?

公元960年,赵匡胤在后周庙前接受检阅,准备在陈桥发动兵变。代周居汴京,名东京开封府,史称北宋。众所周知,开封是六朝古都,但其地理位置和历史地位仍不如洛阳。毕竟洛阳是东汉的都城,也是唐朝的陪都,都城历史悠久。事实上,建国后赵匡胤也曾提出迁都洛阳,但最终被取消,这与在洛阳、开封建都的条件密切相关。

第一,虽然有“山河之险”,但洛阳的基建优势已经消失

洛阳地处豫西高原与黄河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早在秦朝时就是三川县的所在地。秦代五条直路之一的三川东海道经过洛阳,三川东海道是秦汉时期交通干线最多的一条,可以说是帝国的生命线。洛阳北临黄河,水运有先天优势。大量物资通过洛阳通过内河和陆路运输,因此洛阳在运输方面具有先天优势。

此外,洛阳地理位置优越。按照西面萧山山的天然屏障,南面伏牛山为屏障,东面嵩山,北面黄河,加上周边的汉沽关、虎牢关,洛阳成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要占领洛阳,可以西取函谷关争夺关中之地,东取虎牢关争夺中原。因此,洛阳在汉唐时期要么是都城,要么是陪都。

然而,唐安史之乱后,洛阳作为都城的优势消失了。首先,黄河内河航运的优势不复存在。汉唐时期,中原水系发生变化,洛阳所倚重的洛水难以通过大船。所谓“水浅则干,船难行”,从此,洛阳的水运就一蹶不振。这意味着洛阳通过水运系统动员全国各地物资的能力不复存在,难以支撑首都所需物资的巨大消耗。

其次,安史之乱期间,洛阳受到的破坏比长安更严重。唐朝末年,天下大乱。中和四年,蔡州军阀秦宗权横行中原。攻下洛阳后,他占领洛阳一个多月,烧毁皇宫,剥光居民的衣服,作恶多端。此后,孙儒和诸葛爽一直在洛阳互相攻击。在过去的七八年里,首都成了灰烬,布满了荆棘。到了五代,洛阳城已经“陋、薄、亏,狗可以超越”,没有了往日的繁华。

二、开封的地理和交通优势

S

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开水,更需要水运。由于水运便利,自唐代以来,开封逐渐成为水陆交通枢纽。之后,柴荣、周世宗重点修复以汴河为主的东京水道,疏浚曹璐。“疏汴河派”在彰显美德的四年中,北入张武河,达东北经济。自然,齐鲁所有的船只都来到了首都”。

汴河的畅通带来了水运的繁荣,大量的粮食被带入江南供养京城军民,城市工商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据《长编》:“浪平缓,两堤直,江淮舟四时上下,彻夜不归。”

汴河的水运解决了首都几十万士兵和部分市民的粮食问题。到了宋初,已经是“天下第一要事,船车总数,河喉之控,镜湖水运”。水路交通便利,财富和货物聚集在一起。因此,北宋的都城之所以在洛阳,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为的是方便开封的水运和对都城的补给。

北宋都城开封,除了开封自身的因素外,还有着更为深厚的政治经济背景

首先,政治重心仍在北方,但正在逐渐东移

“周公,大圣人,建都而胜,在天地中间。因此,几千年不能浪费。”这种历史认识无疑会影响中国历代政治中心的建立。此外,中原的农业文明一直受到北方边境游牧民族的骚扰,包括秦汉时期的匈奴、金代的“五胡”、隋唐时期的突厥,从而增加了北方省份的战略重要性。

北宋建国之初,面临着严峻的军事形势。十六州被石敬堂割让给辽国,因此“华北东部天然的国防防线完全丧失,江北岸几乎没有屏障”。辽国的骑兵可以驰骋在大平原上,北宋承担了巨大的军事压力。

此外,五代时期,运河毁于战火,交通中断,关中日益萧条,政治中心东移,隋唐时期兴起的开封成为安史之乱中军阀争夺城市和土地的竞争场。朱温借助开封宣武军的力量,取代唐梁健,在开封建都,初步形成了全国的政治中心。五代时,除后唐都城洛阳外,其余都在开封。虽然割据势力相互支配,但基本上承认了中原王朝的正统地位,为北宋都城开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是经济重心南移,水运越来越重要

到了唐代,特别是“安史之乱”期间,大量人口南迁,南方的垦荒规模迅速扩大,水利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人口、耕地、水利促成了江南经济的空前繁荣,最终使其成为中晚唐财政收入的重点地区,即韩愈所说的“今为天下所赋,江南居第十九”。此后,我国历史上形成了一种新格局:北方开始落后于南方。五代十国时期,黄河流域继续受到战争的严重破坏,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封建小王朝政局相对稳定,南方经济与北方经济的差距拉大。

面对经济重心和政治中心分离的趋势,历代统治者试图通过修建运河来扩大水运来加强联系。自晚唐以来,在

首先是喝一杯酒的兵权,带走武将的军权,由枢密院和三亚划分军权,以文官为军权,代理地方长官,与皇帝融为一体的军权。二是采取“强干弱支”的方针。在夺取兵权的同时,赵匡胤还在首都集结了来自五湖四海的精兵,即“取四方之力,使营为都,使城为都”。半个世界的军队都驻扎在首都,为了防止“重兵在边,首都单一。把身体吹向尾巴,尾巴不能大,不能掉,但对身体有害。

“守内不足,强弱枝”政策的实施,直接导致了“天下兵数十万,马数十万,拔都。比汉唐、北京城、普通百姓十倍”的后果。由于中央政府高度集中,对粮食的需求急剧增加,这就要求首都的位置必须满足驻地军民的粮食需求和奢侈消费。当时的社会经济和交通条件下,漕运物资的供应直接关系到国家中央政权的生死存亡。

为了供应这一巨量的粮食,朝廷不得不选择一个方便从江淮运输米粮的地方,照顾北方和西北的边防,而位于运河北段的开封就是当时最合适的地方。

然而,北宋都城开封却忽视了内忧外患的社会环境,为北宋的灭亡埋下了祸根

第一,造成了部队和经费过剩的局面,激化了阶级矛盾

因为失去了长城的防守优势,辽骑兵可以直插中原,开封没有危险可以依靠。北宋只是在军事布局上煞费苦心,在京城周边驻扎重兵,试图弥补军事地理条件的不足。宋朝初期,禁军约有22万人,其中10多万人驻扎在首都内外。“如今,京城争抢开会之地,甚至营里设置警卫员做山河之险”。

此后,随着“养兵”政策的实施,北宋军队的规模不断扩大,到了仁宗初年的皇权加持下,国军已经扩大到140万。同样,北京的军队一直在不断扩张,导致大量多余的士兵,这必然会导致多余的开支。多余开支的解决只能依靠增加税收,加大对东南地区人民的寻找。

一年又一年,江南百姓苦不堪言,江淮之间“谷总是贵,民不聊生”,不可避免地激化了阶级矛盾。北宋末年,东南人民因不堪承受过度的赋税剥削,爆发了方腊领导的农民起义。阶级矛盾的激化使国家财政陷入困境,加深了执政危机。北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第二,北宋政权因外敌入侵过早灭亡

开封位于黄河中下游,为冲积平原,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它被未知的山脉包围,没有大河。地理形势通畅,外族人很容易深入腹地,直接威胁中央政府。石敬堂割地十六州后,契丹以幽州为南京,骑兵移动时,开封只有黄河的屏障。

北方屏障的丧失,使得开封周边形势日益严峻。金朝以后,开封为都城,对这一政权的生存影响很大。后金发动北伐,企图摆脱契丹的控制时,契丹打败了晋军,迅速转入反攻。从反攻到18日

北宋初期,古都长安、洛阳的衰落,经济重心的南移,使得水运的重要性更加凸显,被迫在没有危险的开封定居。北宋统治者出于前往藩镇的需要和应对北方军事威胁的现实需要,在京师附近集结重兵,加剧了北宋冗兵耗兵的局面,激化了阶级矛盾。最终,北宋在金的铁蹄下崩溃,开封永远失去了都城的地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