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江南的南宋为什么不考虑北伐统一中国

时间:2021-09-16 22:40:37编辑:野史组


江南的南宋为什么不考虑北伐统一中国 中国历史上的人最看重稳定的生活。大多数人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谁统治我都无所谓,只要能让我安全,吃穿暖。所以南宋时期,全国统一收复失地的意愿并没有那么强烈。

长期以来,南宋的愚昧和北伐的失败往往被归咎于皇帝的无能和秦桧等奸臣的邪恶忠诚。但事实上,南宋的主流民众并不希望北伐。他们大多不像一些诗中描写的那样急于朝廷收复中原,而是更愿意安定下来,寻求安定。

南宋初期,穷人厌战

提起南宋北伐,我们常常会想起陆游临终前的《王师定中原日在北方,举家祭祀不忘告翁》,李清照的《故乡在哪里?除非你喝醉了,否则别想了。”还是辛弃疾的《望西北长安,怜山无数》。“不过,这些只是文人一厢情愿的爱国情怀,并不代表当时大多数人的意愿。

南宋所在的江苏、浙江两省,自古被称为东南沃土。“天下皆纳税,但南宋初期并非如此。经过20年的华石岗掠夺,席卷百万人口的方腊起义,宋金战争的动荡,这里的人口锐减,变得荒凉,成了土匪、盗贼、叛军、豺狼的出没之地。南宋建立之初,国土面积只有北宋的一半多一点,人口锐减,但来自北方的军事压力丝毫没有减轻。南宋为了应对战争,常备军平时保持在40万人左右,战争激烈时人数会增加很多。南宋时期,当人们迫切需要休养生息、恢复生产时,这样庞大的军队无论从军需还是人员补充上,对南宋人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再看税收,南宋初期国家财政收入平均每年约4500万元,其中约1300万元用于皇室开支,约2400万元用于平时供养军队,其他所有开支只有7800万元。而一旦战争爆发,军费开支将成倍增长。这种额外的成本只会以通货膨胀和增加苛捐杂税的形式被政府转嫁到人民身上。因此,在南宋,臣民的数量和税收的高水平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往往达到北宋的两倍左右。

可见,仅仅在和平时期扶持军队,已经让南宋的百姓无法应付他们的需求,甚至战争一结束,他们的生存就成了问题。所以,对于社会底层的穷人来说,主要矛盾是吃饭问题而不是民族矛盾。他们的愿望只能如姜夔在《扬州慢》中所述,即“池树之废犹谈兵不厌”。只要北方政权不侵略,他们是绝对不愿意打仗的,更不要说北伐了。

南宋中期的富人反战

到了南宋中后期,普通百姓,尤其是城市居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当时中国已经完成了经济重心南移,南方的环境远优于北方。这时,南宋的经济实力大大增强。是否有收复北方失地的强烈意愿?事实上,人民,尤其是富裕阶层,对收复相对落后的北方兴趣不大。

更重要的是,在当时,南宋人由于收入差距的扩大而产生了分化,产生了一批非常富有的商人、手工业作坊主和技术工人,进而形成了一个中产阶级市民阶层,他们的生活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这个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富有且满足于财富。一旦北伐开始,各种赋税和兵役都会成倍的到来,必然会影响到他们的既得利益。而且即使中原收复,朝廷也必然会“亏多补少”,即向富庶之地征收重税,然后用这笔钱救济被军事灾难破坏或原本贫困的地区。当然,南宋人不愿意被重税征收。

有鉴于此,中产阶级公民必然会全力反对战争。他们拥有国家三分之二的巨额财富,也是国家各种赋税徭役的主要来源。当局不应忽视他们的声音。更重要的是,他们利用自己的财富与当局的官僚建立了密不可分的联系,形成了一个牢固的利益共同体,因此他们有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当局的行政管理。

“失落的土地”已经改变

那么北方“敌占区”人民对南宋北伐的态度如何呢?事实上,他们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同民族的压迫和羞辱,也不期待南宋的北伐。如陆游词——《遗民在陈虎落泪,南望王师又一年》所述。即使在南宋北伐,他们也不太可能像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借助老人和年轻人来欢迎官军。

事实上,当南宋初期的百姓忍受着苛捐杂税,害怕恢复经济时,北方却在金世宗的精心经营下繁荣起来,金世宗获得了“小尧舜”的美誉。1206年南宋发动北伐时,北方的汉人并没有进行任何大规模的反金活动,更没有和宋军一起抗金,然而南宋百姓却因为不堪重负而屡屡奋起,这使得岳飞比中国的金兵拥有更多的义军血脉。

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是几年前北宋崩溃时完成的。被国占领后,汴梁这个曾经有着140万人口的繁华大都市,人口只有不到20万,成年男子不到1万,但这只是整个北宋和金代战区的一个缩影。因此,来之不易的和平之后,北方人最关心的是如何生活,但民族认同并没有那么重要。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不管是什么国号、年号,不管是谁当皇帝,都要交粮、交税。

后来辛弃疾、陈亮主张北伐时,北方人虽然不如南宋人,但对宋朝的认同更是冷漠。因为北宋灭亡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在占领区的前宋遗民中,那些经历过被金人蹂躏痛苦的老人已经离开了自己,新生的两代人还没有尝到被杀被辱的痛苦。相反,他们在徐金国皇帝的统治下,安居乐业,没有人希望南宋朝廷在北方入侵中原,就像辛弃疾和陈亮在他们的奏折中反映的那样,——“北方沦陷区的人民几乎已经忘记了他们是大宋朝的臣民”。

综上所述,我宁愿做一只太平狗,也不愿做一个多灾多难的人。战争浪费金钱和人,也伤害人。有一个好的,能歌善舞的南朝,谁愿意为了理想去北方送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