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为什么前期强大的魏没有继续强大,反而很多人才流失到其他国家?

时间:2021-09-16 22:43:01编辑:游客


为什么前期强大的魏没有继续强大,反而很多人才流失到其他国家? 战国初期,秦国不是最强的国家。尤其是战国中前期,秦国甚至无法与魏国、齐国等大国抗衡。但是,在不断崛起之后,秦国逐渐形成了对山东六国的优势,最终秦王嬴政斩断了魏、赵、汉、齐、楚、燕六国,创建了秦朝。在秦国崛起的历史上,商鞅、张仪、范雎都出自魏国。这三人在魏国时,商鞅只是魏国丞相府中的一个中年儿子,张仪早年只是魏国的一介书生。范雎只是一个普通的看门人。然而,这三个人一到秦,就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并互相致敬。一人之下,一万多人成为了秦的栋梁。很多为秦国统一全国奠定基础的人才都是从魏国跑来的。为什么呢?是魏人不懂货,还是嫉妒人才?

1.魏国的前身晋国有着深厚的权力文化,是法家和纵横士人诞生的摇篮

金是春秋时期法制较为完备的国家,法律思想发达,包括《被庐之法》 《赵宣子之法》 《范武子之法》 《范宣子刑书》 《先秦诸子系年》等。公元前513年,赵阳铸刑鼎,成为中国法制史上划时代的事件。随着郑制作和铸造刑鼎,晋国成为中国最早公布成文法的国家。由于晋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其影响比郑国深远。

后来分裂的晋国和魏国/赵国/韩国,是诸侯国中法家思想最好的代表。李悝、商鞅、吴起、沈步海、韩非等。都起源于三晋。晋国的另一个传统是权谋文化,这种文化后来是从纵向和横向的研究中衍生出来的。

当你读历史时,你会有这样的印象:秦国是一个非常狡猾和强大的国家。比如,明明要给楚国割六百里地,最后却说成是六里地;比如请谈判,一走就把人扣为人质,最后死在秦。所以后来东吴诸侯都把秦的承诺当放屁,没人当回事。

事实上,这就是商鞅和张仪去了之后秦国国彩的下场。整个春秋时期,秦国是最正直、最坦率的国家之一,而金最擅长战术。比如晋国闹饥荒,秦国援助大米;秦国发生饥荒时,晋国袖手旁观。当我读《春秋左传》时,我发现晋国非常狡猾,善于耍花招。它有这样的文化传统。

晋国的战术文化与其独特的政治制度有关。晋国的权力长期掌握在几大大清族手中,进而形成了六大家族轮流执政、争斗不休、互相争斗的“六清”制度。六清变成了四清,四清变成了三清,最后三清瓜分了晋国。晋国残酷的政治斗争造就了其极为发达的战术文化,进而逐渐衍生出“纵横”术。

三晋文化不同于东方的齐鲁、宋、楚,没有任何浪漫主义,完全追求实用主义。你看东方的王公们产生了孔子、孟子、墨子这样的理想主义大师,老子、庄子这样的智者,屈原这样的浪漫主义诗人。但三晋没有,他们都是新的实用人才,不是法家就是纵横士子。

2.魏文侯的人才政策促进了魏国法家文化和纵横文化的发展和完善

进入战国后,继承晋国衣钵的魏国率先称霸。历史学家钱穆在《法经》中对魏文侯维斯有这样的评价:“魏文侯以大夫、礼贤、文士僭国,请人受君尊,游客以此发家,实为战国时期开启了培养士人之风。”战国时期,培养士人的风气并非来自战国四子学,而是从魏文侯开始的。

魏文侯的人才政策是开放的,他到处聚集名人为自己所用。比如他拜孔子弟子,大儒夏紫为师,也是著名学者田子方、段干穆的师友。每次经过段干穆的住处,总是毕恭毕敬。这种值得尊敬的文人的态度无疑使他很快出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英雄们从世界各地来到维斯。除了上述名人外,维斯还有许多名人,如吴起、李悝、西门豹、杨乐等人,他们才华横溢。在此背景下,魏本土法家和纵横文化迅速发展。

他代表著名法家编撰了《法经》一书,后成为魏的法律依据。《盗法》共有六篇文章,分别是《贼法》、《囚法》、《捕法》、《杂律》、《具律》、0103010。这份法律文件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的地位。李悝的改革为战国的改革提供了蓝图。后来,吴起的楚国变法和商鞅的秦国变法都受到了李悝的很大影响。吴起和商鞅都是从魏国去的其他国家。

法家兴盛的同时,纵横技法也兴盛起来。法家和纵横学者虽然侧重点不同,但都是强国之术。法家侧重制度,纵横法家侧重外交。如果能结合在一起,就完美了。纵横家在百家中独树一帜,是战国时期最突出的学派之一。它们的特点在于“实用”二字。他们不是读书,也不是读死书,而是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游走于诸侯之间,通过各种外交手段在国际舞台上兴风作浪。

3.从人才流入到人才流失

仔细分析魏的历史,大致可分为:时代,人才单向流入。在魏武侯时代,流入是主要因素,损失开始出现。比如吴起去了楚国。在魏惠王时代,人才的流入和流出是平等的,表明他们来了又走了;比如商鞅从卫国来,到秦国;孙膑来了,回到齐;孟子来了,张仪走了,等等。魏惠王之后,人才流失加剧。

为什么会出现人才流失?有几个原因:

第一,魏人才太多,竞争激烈。

魏是生产法家和纵横士子的大本营,在这里相处竞争激烈。别人知道你知道的真相。怎么能比别人强?表演的机会真的很少。比如纵横家主公孙衍,在魏国并不出名,后来去了秦国,几年就成了最高的杰作。再比如张仪,毕业于鬼谷子,三寸不烂之舌。他在魏找不到工作,所以他不得不在楚国工作。所以,要在魏出人头地太难了。

第二,魏的体制僵化了,只说分配资源,不看你的真材实料,讨论几代人。

商鞅从魏国入魏,投奔魏国丞相错叔。措叔赏识他的才能,临死前向魏惠王推荐商鞅,希望把国家大事交给商鞅治理。魏惠王是怎么想的?他认为他的叔叔病得很重,所以要求他把国家交给一个鲜为人知的人。对于丞相推荐的人,魏惠王不仅置之不理,而且在宫叔厝死后也没有给商鞅安排工作。商鞅一下子成了无业青年。就在秦国发招聘广告的时候,他去应聘了。

另一个例子是范雎。同样是纵横书生的范雎,比张仪更胜一筹。他在魏找到了一份工作,成为了中医门下的看门人,但这份工作差点要了他的命。当他被派往齐国时,由于他的出色表现,齐襄王非常欣赏他,送给他一个大礼包。不想回国,因为这个礼包,范雎被审查,涉嫌卖国行为,差点被打死。你看,如果你表现得太好,你会嫉妒/怀疑/多疑。魏不再是的魏了。在这种氛围下,大规模人才流失不可避免。

相反,在之后,秦的人才政策是最开放的,不看资历,不看背景,只看你的真实才能。只要你有真才实学,马上就能从布衣晋升到郭襄。秦的目的很简单明了,那就是“充实”。它需要的不是带有理想色彩的儒墨,也不是形而上的道家/阴阳家,而是带有最务实色彩的法家和纵横家。因此,秦国崛起的关键人才大多来自魏国,绝非偶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