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高俅能被重用的原因是什么?仅仅是因为球打得好吗?

时间:2021-09-17 21:58:09编辑:会员组


高俅能被重用的原因是什么?仅仅是因为球打得好吗? 俗话说,高俅的成功就是这句话的完美诠释。凭借其高超的蹴鞠技艺,他成功吸引了宋徽宗赵霁的注意,并因此一飞冲天。

宋徽宗的为王时,有一次去姐夫王家吃饭,看中了“书中一对羊脂玉做的镇纸狮子”。王二话没说,马上答应明天送来。这份工作落在高秋身上。第二天,高俅把礼物送到端王府,正好赶上赵霁“踢气球”,而高俅“不敢撞过去”,只好“站在仆从后面”。这也是高秋的“成功”。气球飞了,但赵霁够不着,向高秋滚去。高俅,有那么一瞬间的勇气,“转鸳鸯踢大王”。赵霁看到了巨大的喜悦,所以他甚至添加了礼物并一起接受了它们。从此,高俅从王的“帮助”变成了王的“跟随”。不到两个月后,皇帝去世了,但哲宗皇帝没有儿子。经过所有官员的商议,端王再次成为皇帝。这个高俅自然就成了“随司机走的人”,半年后,高俅就“尽点帅府俅的职责”。

看来高俅有一定的机会能升到顶。比如王送礼物没有送高球,送礼物的时候没有踢足球,踢足球的时候气球没有飞向高球,飞来飞去的时候高球没有勇气踢。这些偶然的事情,没有任何联系,不可能在高俅身上发大财。从这个意义上说,高俅的成功不能说是偶然的错误。但是《水浒传》的作者是不是单纯的写水浒的对头高俅是偶然发家的?其实任何偶然事件的背后,都有必然的联系,只是去西岳朝圣的苏丽珂太尉。他为什么会成为邱?当他被宋江挟持,被迫借“礼仪之礼”时,他的表现是否比高俅好?

让我们抛开高秋成功的机会,看看背后还有什么。

找好工作不乏高秋这样的人

高俅是“一个被浮浪毁了的孩子”。从小到大,他“不是家族企业,但擅长捅枪、做棍子”。他会玩“吹跳舞,刺枪做棍,相扑”。对了,他还学了一些“诗词书法”,尤其是“好脚踢气球”;什么不会是“仁、义、礼、智、信、行、忠、善”。因此,高秋只在东京城里自助,每天出入“三瓦两宅”,做一些“帮人赚钱”的生意。他父亲再也受不了了,就去开封府“告一纸文书”,提督打了高俅二十刺,把他赶出东京。按理说,这种没有良好素质和真本事,甚至不像自己父亲的流动儿童,一定过得很糟糕。相反,高俅不仅衣食无忧,还“助人为乐”,但始终离不开主流社会。

东京是不允许停留的。高俅去了淮西的淮州,在一家赌场的刘大郎家里住了三年,因为这个刘世全“专门爱惜客人,养闲人,招四路涝人”。高俅想着回东京时,刘大郎把高俅推荐给了他在东京的亲戚,那个在金梁桥下开药店的侗族士兵。董的士兵虽然不愿意,但担心他会教不好他们的孩子,但他们继续每天用好酒和美食招待他们。十几天后,董把他推荐给了“小苏学士”。第二天,苏把他推荐给金青,因为他觉得王“喜欢这样的人”。果然,姓小王的“爱风流人物,正在用这样的人”。当他看到萧肃把他送到高俅时,他“遇见了他,很高兴”,这不仅使他成为一个同伴,而且把他“像一个家庭成员一样”对待。

表面上看,高俅并不被所有人喜欢,谁到他家都渴望把他送人。但仔细分析后,高俅是别人派来的,他却一步步走了上去。为什么会这样?说明整个社会都需要高秋这样的人。比如“小苏学士”,为什么董兵要推荐高俅给他?这意味着他需要这种人。高秋不是马上调走了吗?只能说他不喜欢的是高俅,不是这种人。此外,此人被标记为“单身汉”,再也没有出现过。绝对不是“李记打兔子”那样可有可无的人物,而是说明他也代表了一种人。笔者想告诉大家,“本科”也需要人帮忙,但他们需要的不是“大二”那样的“混蛋”!正是因为社会有这种需求,高俅才不会无处安身,无论是作为流放犯还是平民。

作者一开始写他的意图是什么

在与梁山好汉有直接关系的人中,高俅是第一个上场的。他的晋升和上任导致了一个人,80万帝国教练王锦。通常情况下,皇军是战斗力最强的军队。这里的教练绝对不是虚名。武功一定比高强强。实际情况也是如此。王锦稍微拨了点历史,历史就成了梁山的一流高手。虽然不是顶尖高手,但至少比演《伊利亚特》和《小霸王》的高一个档次。但这王锦运气不好,正好撞上了高俅。高俅赴约的第一天,王锦恰好病了,高俅怒不可遏,立即让人“拿来”(不叫它)。看到高秋,王锦明白了,高秋这是“报复”哇!还是高二的时候高秋被叫去学枪,被王锦的爸爸撞倒。“三四个月我买不起。”。就是这种能力带领这应该是最有效的部队,你觉得大宋军队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这样的恩怨情仇一定要上报,还有什么样的事情让邱去做?

王锦非常“敏感”。他知道,即使他今天没有生病,高俅也一定会找其他理由报复他。只要在他的控制之下,他的生命被扼杀只是时间问题。他的母亲不愧为老教练的妻子。她懂一点军事常识,告诉儿子“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离开了。说要在延安府跑相公的地方“安家”,后来石进去找这位师傅,却到处都找不到。王锦就这样消失在大宋茫茫人海中。为什么呢?在整个大宋王朝,民间有很多高手晋,但是有高俅这样的人“掌权”,你的高强技能有什么用?遇到高秋,一个无能又循规蹈矩的老板,王锦的“消失”是必然的结果。因为王锦不属于一百零八个“鬼子”,所以他从来没有杀过任何人,也没有作恶,也不想和上级为敌。

不仅高俅,而且大宋官员也有几个有能力的人。第一,知府蔡九审理了宋江一案,一切都要由黄文炳发现。每一步都必须受到黄文炳的启发。他是个白痴。这样的人能当地方官,只是因为他有一个姓父亲。青州有三座山相距较近,都被“豪强”占据。这显示了地方官的治理能力。但是,这个人的官位应该是有保障的,有些人想通过他的门复职,只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做皇帝妃子的妹妹!还有东平府的程太守,他原本只是蔡京的门关先生,西华国的何太守,蔡京的师父,北京的梁中书,蔡京的女婿。这样一群无能腐败的人,能得到很高的职位。高秋是阿丘是什么?

一个“助人为乐”的人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这是偶然的,一群无赖能得到高位也是必然的。作者把高俅放在了写作的开头,告诉人们高俅的成功是这场意外中不可避免的。在这样的天下之下,108王公必然会“显天下”,因为这些王公就是大宋朝的“忠义”!

宋江的“王国”梁山也是如此

帝国是世界的家园。原来只有一个人得道升天,国王成了皇帝。高俅的随从变成了邱也就不足为奇了。蔡京成了“太师”。蔡九、梁中书、程万里不是也是身居高位吗?“天下之家”表现在整个帝王社会的各个领域,而不仅仅是皇帝。王锦的去处是“延安老派跑相公”。这不是大宋的地盘吗?“四奸臣”勾心斗角,相互勾结,堵塞了忠良与皇帝之间的“道路”。老的不都是做生意后归他们管辖吗?不过,皇上已经把延安府的三点式地交给我老人家了。在这里,我说了算!同样的情况,杨志可以是罪犯,也可以是军官。泾阳山上的老虎,打不过猎户就会被打中,宋武被打死了,马上就可以当头领了。

就连《水浒传》的“忠”和理想之地也不例外。

戴宗资质不如刘唐,功夫不如史进,能力不如李俊(水军头领),但排名在这些人之上。为什么呢?或者,人家是情报局长。但是自古以来,我们都知道情报工作很重要,我们看到情报官获得了很高的职位。即使在情报工作上,戴宗的身手也远不如朱贵,但朱贵连天星最高的序列都进不去。戴宗第一次找公孙胜请假回家。他甚至没有发现一个影子。这样的人是怎么得到情报的?第二次发现,是在吴勇的带领下。他的技能是能跑。只要有一匹好马,任何人都可以谋生。戴宗能得到高位,关键是给予宋江与他管辖下的刑主同等的待遇!原来,一个罪犯在典狱长面前,“咳是一种罪”,一个典狱长想杀一个罪犯,却像杀了一只“苍蝇”,但戴宗却成了宋江的跟随者,这让宋江感到多么满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戴总有什么能力有这么高的排名?

而在卢俊义做商的闫青,既不会做生意,也不会理财,但卢俊义对他的依赖已经超过了妻子和管家。高俅随意学了一些“诗词歌赋”。颜青不是也“弹唱跳”比武术好吗?他为什么输入最高的数字?难道不是因为他是卢俊义的国内“奴隶”?高俅还能被混混拌一碗饭,颜卿被古力赶出来只能讨饭吃。

李世石是个妓女。宋江为什么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是因为他搭上了皇帝的线,宋江才会顶礼膜拜,这说明他认可这种关系。在那个社会,我爱你,但李世石是个妓女,有名声有地位,肯定跟不上高俅。如果买了所有妓女的账,邱还说话吗?于是这宋江见了俘虏高俅,便跪下为这个“贵人”祈祷!

在高俅“踢出”阿丘的表象下,有这样一个现实:反派成功,义男失踪!在一个“帮助他人”有巨大市场的社会里,王锦的安全之处在哪里?或许,有着“忠诚”和有瑕疵行为的恶魔,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在这样的社会中生存和“为天做好事”。


本文标签: 一个 这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