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春秋以来有没有货币战争?管仲的经济战术是什么?

时间:2021-09-17 22:07:23编辑:游客


春秋以来有没有货币战争?管仲的经济战术是什么? 经济也有战术,不仅体现在商业竞争问题上,在经济调控上也有明显的经济战痕迹。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历史上最早的货币战争?其实,货币战争在春秋时期就已经可以看到了,而管仲正是进行这种宏观操作的人。那么管仲的经济战术是什么呢?

第一,用“山海”的手法理财

桓公曾问管仲:我要征收房屋税、人口税和肉税。管仲怎么看?管仲回答:征收老百姓看得见的税,会让全世界都叫苦。只有垄断山海资源,才能隐形收税。桓公说:什么是山海资源垄断?管仲回答:依靠海洋资源称王的国家,要注意盐税政策。桓公说:对盐征税的政策是什么?管仲回答说:十口之家就是十个人吃盐,一百口之家就是一百个人吃盐。成年男子吃盐近五升(齐的“升”很小,每升只有200毫升),成年女子近三升半,而青年男女近两升半。这是一个粗略的数字。盐从一百升到一壶。让盐的价格每升涨半钱,每壶赚50钱。如果你每升加一美元,你可以每壶赚一百美元。如果你每升加两美元,你可以每壶赚两百美元.总的来说,你每天可以得到200万美元,十天可以得到2000万美元,一月份可以得到6000万美元。人口百万的大国,如果征收人口税,每人每月30元,总额只有3000万。

税收是一门艺术,管仲的《山海艺术》正是做到了巴蒂斯特科尔比所说的:“一个好的税务官,应该把收税当成拔鹅毛,而达到顶峰的方法,不仅是拔最多的鹅毛,还要把鹅的痛苦降到最低。”

第二,用“反精确”的手法击破敌人

在齐桓公称霸之初,南方的楚国不时受到骚扰,齐桓公想发兵威慑,怕战无不胜。管仲提出要在楚国买鹿,于是齐桓公派中国医生王义用2000万元在楚国买鹿。楚王起初很怀疑,认为钱是国家需要的,而动物没用。气重虚,轻实。他为什么来?齐国暗中赞助的学者趁机在民间传播消息说:想建狩猎场,但缺少活鹿,想给后宫佳丽买皮衣,但缺少鹿皮。

接下来,为了表示自己买鹿的诚意,管仲严肃地对楚国商人说:如果你能给我20只活鹿,我就赏你100斤黄金;得到两百只活鹿,就可以得到一千斤黄金,说起来,提前存了不少的时间。现在楚王完全相信齐国官员花大价钱买鹿只是为了迎合主人的个人喜好,这是一次谄媚之旅,没有野心。久而久之,他们逐渐放松了警惕,让百姓抓活鹿来换取齐币。在政府法令和财政利润的诱惑下,人们放下农活,翻山越岭去抓活鹿。

此时楚国鹿价暴涨,粮食价格暴跌。管仲趁机让他的大臣彭几悄悄地在齐国和楚国购买和囤积粮食。当时楚国卖活鹿赚的钱比平时多五倍,齐国收购囤积的余粮也比平时多五倍。

最后,管仲对齐桓公说:不战而屈人之兵。齐桓公问:为什么?管仲回答说:楚国只得到往年五倍的钱,却失去了真正的粮食。现在,只要我们关闭边境,深入沟渠,让他们的钱变得无用,我们就能赢一半。齐桓公恍然,于是下令暂时隐居。结果楚国的米价暴涨,楚王派人到处买米,被齐国切断。楚国有十分之四的人口逃到了齐国。楚国元气大伤,三年后向齐国投降。

后来,管仲用外贸阴谋打败了鲁庄公

齐桓公说:我想去西天拜帝,但祝贺的费用不足。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管仲回答说:“请下令把这座城市建在阴凉处,需要三堵墙和九个门。”

有了这个项目,玉匠可以雕刻石墙,一尺一万元,八寸八千元,七寸七千元,石爵四千元,石宣五百元。石墙都筑好了,管仲就往西走,来到周面前,说:“我们国家的国王要带领王公们去祭拜的祠堂,在周室里观礼。请下令,请天下王公来拜太庙,在周室观礼时,带上红弓和石墙。”不佩戴红弓、石墙者,不准入朝。周答应下来,并向世界各地下达命令。天下诸侯携金、珠、玉、粮、彩丝、布匹到齐国买石墙。由此,齐国的岩壁流传天下,天下所有的财物都属于齐国。所以齐八年不收税,就是这个阴谋的作用。

殷墟计划的成功,既有赖于周的配合,也得益于齐以前“敬王抗夷”的举措。韩非子把这种行为称为“我窃取你的权力”,所以也称之为“夺权”的手法。同样,也有“绿草如茵”的想法。

第四,用“数字”捕捉巨人

齐桓公说:正秋之战,很多人借了钱,赔了利息,以此来满足国家的燃眉之急,交由国家分摊。我想恢复他们的生产。这应该如何解决?

管仲回答说:只有实行“苗号”,才能。齐桓公随后命令各州说:我们应该赞扬那些借钱的人,粉刷他们所有的门,抬高他们所有的内门.借钱的人问:我们为什么会得到这份礼物?回到我身边:陛下这样说:我曾经遇到过正秋之战。听说你向穷人借钱,让我的穷人春种夏种,从而为国家的需要提供了及时的供给。这是你的优点。所以给你一个大礼物.借钱的人被转移去销毁债券和借款文件,把积蓄拿出来帮助穷人和病人。

分散了大亨们积累的财富,使齐大为丰富,这是郑秋计划的作用。“苗述”是一种手段,通过让官家给他们一个“卑微的角度”的名声来敦促商人向人民表示同情。

第五,用“七厝”的手法救灾

说:齐国西部发生洪水,人民在挨饿。齐国东部粮食丰富,粮食价格低廉。想用东部的低粮价补贴西部的高粮价,有没有办法?

管仲回答:现在西方的菜价是每壶100元,每枢20元。东方的粮食是十块钱一壶,但枢轴才两块钱。请每人点30元的税,用食物支付。这样,齐国西部每人可以生产三桶粮食,而齐国东部则必须生产三个水壶。然后,冀东所有一壶只卖十块钱的粮食,都将进入国家粮仓。西方人可以为饥饿的人得到食物,为寒冷的人得到衣服,为没有根的国家得到旧谷物,为没有种子的国家得到新谷物。这样东西方就可以互相补贴,远近边都可以调整。

第六,用“贵虚”的手法刺激消费

管仲认为,要想成为金融霸主,还必须运用“重虚”的手法。让其他国家的生产者“贱而诚,敬而无用”。所谓“贱而实”,就是在敌人面前假装“贱而有用”,所谓“敬无用”,就是我国上层人物假装重视“无用而巧之事”,怂恿敌人效仿。

在《侈靡》章中,他进一步讨论:“节食者也是,爱人也是,人民要。如果你想要什么,做你想做的,你可以用耳朵。”也就是说,外国的富商、官员、民众一定要提倡“消费主义”,让他们想尽办法奢侈。我们

将柴火雕刻精美后焚烧,谎称比常青松更珍贵,敌国富商必然会纷纷前来加快收购,力争做代理。不要堵住丹砂矿产的开口,也不要堵住商人贩卖的渠道。

让在国外使用这些“无用之物”的富人大手大脚花钱,让在自己国家制造这些“无用之物”的穷人工作找工作。这样,我国人民就会安居乐业,敌国就会危在旦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