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玉龙太极之战是蒙古第一次西征中最残酷的一场战役

时间:2021-09-17 22:08:32编辑:秘闻组


玉龙太极之战是蒙古第一次西征中最残酷的一场战役 公元1219年,在蒙古的第一次西征中,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在玉龙街池击败了华拉墨子军队。这是蒙古人西征路上最致命的战役之一。经过近八个月的英勇抵抗,玉龙街驰终于倒下了。

蒙古人征服撒马尔罕后,成吉思汗决定进攻华拉齐莫故都玉龙杰赤(土库曼斯坦乌尔根奇)。他命令他的小儿子托雷攻占马陆,同时命令他的另外三个儿子术赤、察合台和窝阔台,率领各自的部去攻克华拉齐莫的首府玉龙盖奇。每一个参加战争的蒙古士兵都想染指华拉莫最富有的城市,这是华拉莫最美丽的土地。蒙古士兵期待着从这里带出至少两匹马或一只骆驼,里面装满了丝绸衣服、宝石项链、高脚杯和各种稀有物品。此外,我还会带一些能编织和缝制靴子和毛皮夹克的高技能奴隶回家。这是每一个前往玉龙街池的蒙古士兵的梦想。

到1220年底,花刺子模已经失去了大部分领土,奥特拉、布哈拉、撒马尔罕、努尔、费尔特、本纳卡特等许多大城市相继沦陷。拉玛沙玛哈之末,苏丹原本撤退到阿姆河以南的克莱夫和安德胡,试图守在河边,但胆怯地逃到了格吉宁,不顾扎兰丁的劝谏,撤退到了伊拉克。

随从的士兵都是康利人,将军们都是图尔汗太后的亲戚。他们计划谋杀玛哈,但事情败露了。玛哈连夜移动帐幕,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他的营地被乱箭射穿了。到达查布尔后不久,玛哈得知苏布泰和哲别的军队已经进入呼罗珊,便以打猎为名仓惶逃往查布尔。卢克纳丁率领3万大军等待,部下建议玛哈根据风险集结人马攻打蒙古,但玛哈拒绝听从指挥。

在摩诃末,当他得知蒙古人的推进时,他立即逃到哈伦堡,第二天逃到巴格达。蒙古人得知这一消息后,纷纷追击。在摩诃末,他们改道逃到格吉云西北几十里的萨尔特扎汗,然后转移到马赞达兰。蒙古人还在穷追不舍,玛哈最终死在了里海的一个偏僻小岛上。临死前,他做出了晚年唯一正确但为时已晚的决定:将苏丹的王位传给扎兰丁。

太后在玛哈的尽头带着后妃、王子和公主向西逃去,逃到了马赞达兰附近的耶勒和利尔赞城堡。蒙古人跟随并包围了这两座城堡四个月。虽然城堡很容易守,也很难攻,但即使在夏天也不下雨。由于缺水,守军因饥渴而被迫投降,土尔汗克顿等人被俘。可悲的是,投降后雨下得很大。玛哈末后,女儿和小儿子同时被俘,王子被杀。公主们被分发给投靠成吉思汗的穆斯林高官。据说他们中的一些人成为了术赤和察合台的妃子,而科顿本人则被押送到蒙古。

太后出走后,华拉的首府玉龙街池没有首领,于是她推荐库敦的亲戚呼玛的金做苏丹。城中军士九万,著名花刺子模帖木儿密奎里也到了。此人在毯子突然掉落时,率领一千大军退入锡尔河的一个小岛,抵抗了蒙古人几个月的围攻,粉碎了蒙古人破堤攻水的计划。最后,他带领他的士兵在70艘小船上连夜突围,因为他急需食物。

蒙古人沿河岸追击,帖木儿破坏了射箭,一路驱散了追兵。在本纳克特城附近,蒙古人架设铁索过河将其封锁,帖木儿用刀切断铁索继续前行。帖木儿米里继续前进时,蒙古军队已经在两岸部署了重兵,连接军舰架设浮桥,并部署了大量弓弩手架设渔网。帖木儿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船和土地,尽管他在蒙古军队的追击下失去了所有的辎重和下属,独自站了出来。

帖木儿灭国整顿军务,派兵收复杨家干,杀了蒙古的达鲁华池,随即退兵。随后华拉墨子的两位总理伊玛杜丁和谢勒夫丁也来了,城里的秩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久,扎兰丁在内的三位王子埋葬了摩诃的末日后,70名由海路率领的骑兵抵达玉龙街池,宣布摩诃去世,扎兰丁继位。

虽然前奥扎格萨王子表示愿意让步,但控制玉龙街池的突厥将领始终与扎兰丁不和,对他的继位极为不满,企图发动政变杀死扎兰丁。1221年2月,扎兰丁被迫逃离玉龙节池,只有帖木儿米里率领300骑兵跟随他到达拿撒勒。三天后,扎兰丁的两个弟弟也弃城而逃。他们在路上被蒙古人包围,和他们的追随者一起死去。三人离开后,玉龙杰赤的康利将军吴妈,以苏丹自居。这次长城的自毁无疑帮助了蒙古军队,但接下来的战斗仍然极其残酷和艰难。

查加台、窝阔台及其部加入了数以千计的右军,从东南经布哈拉进入华拉墨子。术赤的军队也从费尔特南下,罗宋军总司令切薛军也来参战,最后到达查加台部。蒙古各界军队齐聚玉龙街赤城。在术赤到达之前,蒙古军队有一万多人。蒙古人先是用几支军队骚扰城管,赶走牲畜。城内守军误以为敌人不多,开门进攻。蒙古先头部队假装撤退。

结果华拉墨子的军队被蒙古人引诱到离城约六公里的伏击圈。日落前,1000多人被杀,其余人突围回城。蒙古人紧跟其后,夺门而入,但在日落时被打出城。第二天战事又起,守将费尔顿古里率领500人的军队击退蒙古人对城门的进攻。这时,察合台部和窝阔台部赶到,一边派使臣进城投降,一边准备攻城。玉龙节池附近缺少石头,蒙古人就把桑树砍下来,切成几段,浸入水中,使其像石头一样坚硬,而不是像石头炸弹一样坚硬。术赤军队到达后,他们完成了对城市的包围。

蒙古人用油桶焚烧街区,用弩和弹弓屠杀百姓。城中守军伤亡惨重,但仍利用阿姆河之水灭火,继续战斗。玉龙街赤城横跨阿姆河两岸,境内有桥梁。三千蒙古人试图夺取桥梁,阻止守军利用河流灭火,但都被守军杀死了。因此,该城守将士气大振,攻打该城的蒙古人屡遭杀害。加上术赤和察合台的勾心斗角,号令不同,连攻数月却无功而返。据拉希杜丁说,直到几十年后,蒙古人的遗骸才堆积在玉龙街池遗址。

成吉思汗怒不可遏,命令窝阔台统一指挥,动用了挈薛军。数百名投掷石块的人点燃装满油的陶罐一起进城,玉龙节池变成了一片火海。博尔舒率领切切薛军进攻这座城市,直至死亡。蒙古人的旗帜终于插上了城墙,但华拉墨子的守军仍然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与蒙古人作战。拜薛军率先与华拉墨子军展开激战。巷战异常激烈。每一个街区和每一栋房子都被反复争夺,甚至妇女也站出来参战。蒙古人每次占领一个地区,就把它完全烧毁,撕成碎片。七天之后,城内只剩下三个街区,守军筋疲力尽投降。

窝阔台命令所有市民空手出城,只有工匠和技术人员才能聚集。分离后,所有的公民都被孟军杀害了。城里人多,每个蒙古人平均屠杀24人。有些工匠害怕被送到异乡强迫劳动,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剩下的10万工匠被送往蒙古。后来,那个年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