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男神标准与现代有很大不同

时间:2021-09-17 22:12:46编辑:历史组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男神标准与现代有很大不同 每个时代对于男神的标准都不一样,现代社会的男性审美趋向于女性化。魏晋南北朝时期,人才辈出,人才是衡量男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

人长得丑的时候,应该多读书。记者不同意这句话,因为不管多丑多美,每个人都应该多读书。对知识的需求和要求与面子的价值无关。而且,这种带有严重外貌歧视的说法,没有严格的价值,只有道德层面。

当然,社会的世俗偏见有时也是相当强大的。在价值上受到歧视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确实在阅读和才华上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从而赢得了“男神”和“女神”的称号,比如三国魏晋时期的刘玲。

魏晋“男神”指数

有钱有闲的时候读《离骚》

三国魏晋南朝时期,中国历史上名人辈出。按照当今社会的流行说法,“男神”大量涌现,如嵇康、潘安、夏侯玄、韦杰等,其中潘安是中国美男子的代言人。

一方面,这些“男神”价值高,像玉一样的人;另一方面,他们读更多的书,能写好文章。不用说,嵇康的文学是“竹林七贤”之一。在中国文学史上,嵇康的篇章是不可避免的。他的《望归洪挥五弦》在中国文化的地平线上留下了一个自由自在的俊朗形象。他大概就是这样演“广陵散”的。而其他的文学人才也是厉害不含糊。比如潘安在文学史上留下了很多干货,他的悼亡诗无人能及。

说了高价值观的“男神”之后,就该说一些低价值观的高层了。魏晋南朝“男神”多的时候,价值观低的人才有定居的空间吗?

比如长得很好很丑的左思,曾经用一篇《三都赋》的文章让洛阳纸贵了,骄傲地去洛阳大道炫耀。结果左思的炫耀走出了“死亡”的节奏,被美丽的洛阳小姐们打败了。文坛上的“男神”没有把自己摆正位置,适得其反,罪有应得。

左思老师的所作所为,看似给了价值观低下的人很大的打击,但实际上,有些外表有些失意的人,只要善于利用自己的才能,在其他方面有所发展,还是可以成为“男神”的,就看如何把握自己的分寸了。

说起这个,我得先说说。在那个时代,成为“男神”并不是以外貌作为唯一的指标,天赋和风度是两个绕不过去的硬性指标。东晋名臣王恭是当时的名人,被尊称为“男神”。他为当时的“男神”树立了标准。原文是这样写的:“名人不一定是天才,但他往往无事可做,只要他喝酒,对《离骚》很了解,就可以称之为名人。”

这一陈述揭示了三个信息:

第一,“男神”不能有具体的工作,而应该有闲暇,也就是说经济基础不能差,不用为了生计奔波。从这个角度看,那个时代穷得不能当“男神”。比如“男神”谢安,整天在山里奔波,妻子劝他找工作。谢安捏着鼻子说:“你不去,你不去,职场臭得像粪土,我怕到时候难免会臭。

第二,你要懂得喝酒,并且喝得好。喝酒有一个基本的门槛:有钱。没有经济基础,怎么能在痛苦中喝酒?

第三,阅读是必要条件之一。不仅长得丑的人要多读书,“男神”也要多读书。你读什么样的书?不一定要博览群书,关键是读对了充满想象和浪漫的书和诗。屈原的《离骚》当然是首选,要反复读,耳熟能详。估计只有这样,才能在朋友圈里说得更高一级。当然,《离骚》可能不是唯一的教学垫

用这三个标准来衡量一下魏晋时期一个叫刘玲的“男神”。

丑男混入“男神”的秘密

天赋、风格和饮酒

魏晋时期,北方有一个“男神”朋友圈。因为经常聚集在竹林,这个朋友圈被称为“竹林七贤”。这七个人是嵇康、阮籍、单涛、向秀、刘玲、王戎、阮咸。进入这个圈子的门槛很高,对人才、性格等很多方面都有严格的要求。当时阮籍有一个亲戚,人不错,想进去,却被阮籍强行拒绝。

有幸进入这个圈子的刘玲,在外貌上似乎有些遥不可及,尤其是和身长七尺八寸、玉树临风的嵇康相比。刘玲长什么样?《老子》是这样描述的:“刘玲有六英尺长,看起来很丑,但她从容不迫,漫不经心,有一种文明的外形。”尺寸不符合“男神”标准,外观也不好。它的头发蓬乱朴实,外表看起来像一堆土木工程。总之,它又丑又不整洁。

这样的人是怎么进入“男神”圈子的?再来看看王工提出的标准。首先,没什么可做的。刘玲自身的经济状况似乎并不太糟糕。她不急于找工作。当她有工作时,她经常试图要求她的老板解雇他。据说他刚出来工作的时候,在王戎手下参军,但被发现整天蓬头垢面,衣冠不整,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看起来很不雅观,结果被开除了。司马燕皇帝继位后,派使者到他家里把他召回朝廷。没想到,刘玲真的不想当晋朝的官员。当她听说信使要来时,她赤身裸体地在野外奔跑,这吓坏了信使,她立即回去报告:那么刘玲只是一个酒缸。你做梦去吧。

从那以后,刘玲成了一个完全自由的人。估计生活不是问题。她有食物和酒喝。仔细想想,这个刘玲很聪明,是魏晋时期的士大夫,这不是他的荣幸,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看着嵇康,你就知道他其实是个行为主儿,当然,他已经满足了“男神”的第一个条件————休闲。

第二个条件:痛苦饮酒。这一点,刘玲最有资格。刘玲的醉态不仅表现在形式上,也表现在精神上。刘太太担心酒会伤身体,就苦口婆心地劝他戒酒。结果,饮酒仪式变成了饮酒宣言,“生于刘玲,以酒命名”,然后她埋头饮酒,喝醉了。他喝醉后,对天地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他的朋友来看望他。他居然说天地是我的居所,房子是我的衣服。你为什么闯进我的衣服?

当然,刘玲的醉态是无法模仿的。喝酒喝酒不是好事,会耽误大事。然而,你如何看待他的醉酒?当时,一位名叫梁左的历史学家非常了解刘玲。他评论说:“当你自满时,你往往把宇宙当成一个狭窄的地方。”刘玲的醉态是文艺青年的醉态。他有自己的文学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他可以吸收无限的精神力量,并“暂时感到自满”。因为自己的力量,他能感受到周围世界的狭隘,其实就是周围世俗世界和人事世界的狭隘。“男神”总是有点骄傲,所以“宇宙总是狭窄的”。只有阮籍和嵇康能和他的精神世界连接,所以他们一拍即合。文艺青年的心是相通的,不然怎么叫圈子?

因此,我们应该通过刘玲的醉酒来看他的文学世界。从更深层次来说,要有与众不同的个性,喝酒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特征。

这就涉及到第三点,熟悉《庄子》,也就是多读书。刘玲的阅读怎么样?历史上没有关于他如何阅读的记载,但写作是阅读的延伸。让我们看看刘玲是怎么写的。

《周易》

确立“男神”的地位

终极神器

刘玲喝了这么多酒,不是白喝的。他很有才华。他在华颂用热词读《离骚》、《世说新语容止篇》、《离骚》、《酒德颂》。为了喝酒,他写了著名的文章《离骚》。这本小说中的时空和宇宙的概念很奇怪。“天地是第一次,万期是第二次。”天地不过是一座房子,万年不过是一瞬间,在构成上站在很高的位置。原来,刘玲醉醺醺的眼神不是模糊的,而是明亮如炬,可以穿透世界的本质。

刘玲不知道她喝了多少次酒,但这个“男神”不是醉了,而是一种文学姿态。看,当“男神”喝醉了,是这样的:“我累了,我的枕头坏了,我没有思想,我快乐,但我喝醉了,我在恐慌中醒来。”胡子很有个性,是可以设置的,不仅仅是因为酒精,更是因为天赋,渗透在每一根胡子上。这里表现的不是醉酒,而是突如其来的慷慨,没有关心和体贴,只有乐观和慷慨,这与当时关注著名宗教的氛围形成了对比。在酒的背后,刘玲的话流露出对当时世俗的蔑视。

把《老子》读好并不是偶然的,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而是生动地表达了痛饮的状态,提高了痛饮的水平。不然真的只是一根酒棒。

《庄子》成为最权威的饮酒文章,刘玲的“男神”地位由此确立。所以,多读书总是对的。多读书让我们有感情,有优秀的表达能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