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揭秘末代皇帝溥仪和婉容皇后的后宫生活

时间:2021-09-17 22:42:48编辑:游客


揭秘末代皇帝溥仪和婉容皇后的后宫生活 清廷生活对我们来说非常神秘,我们几乎没有机会去体验,只能在前人的回忆中去了解。

“庄师傅来了!”当太监在门口宣布此事时,孙急忙起身告诉婉容。

“师傅,庄师傅来了。”“请欢迎。”婉容高兴极了。

这时,溥仪的外国主人,——号庄士敦,穿着长袍马褂,戴着一顶深色帽子,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走进了储秀宫。

见到婉容,他没有按照宫里的规矩做任何礼物,只是双手抱拳,做了一个让太监们觉得有些可笑的“揖”。

“女王好……”

“好的,好的,请坐。”听到他生硬的中文,婉容很高兴。

“今天天气很好,我想给你照张相,好吗?”庄士敦落座后,谈到婉容邀他拍照。

“太好了,太好了!”婉容控制不住自己。“我换衣服的时候……”于是她起身离开了座位。

“求求你!”见此情景,孙为庄士敦泡了一杯茉莉花茶。

过了一会儿,婉容出来了。她穿着满族旗袍,穿上一双高跟花盆鞋,插上发卡,戴上“九龙四凤”,露出难得的喜悦。婉容异常恭敬道:“庄主请。

在院子里,在婉容站在花丛前之前,庄士敦拿起相机不停地念叨:“别动,别动……”话音未落,快门咔嚓一声被按下。

“好的!”约翰斯顿抬起头。

“好的,庄师傅,我进屋就换衣服。请稍等。”她赶紧回屋换上了另一件绣着暗凤的墨绿色旗袍,这是她平时最喜欢的一件衣服。

就这样,庄士敦在屋里、庙前、树下拍了很多婉容的照片。为此,婉容高兴了好几天,天天盼着把那些冲洗好的照片发到储秀宫。照片发出后,婉容还让宫女太监过来欣赏了好一阵子。“咯咯咯,咯咯咯……”储秀宫又传出了婀娜幸福的笑声。

似乎已经养成了习惯,晚上,婉容回到宿舍,然后让梳头的刘妈取下她头上的发夹,然后回到主房间坐下。睡觉前,她召集所有的仆人站到一边。

“给你!”

她让孙把她从西交民乡一家洋行买的洋糖拿出来,撒了一地让大家抢。她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激动的场面。

"这些外来糖每磅不到六七大洋."

当时婉容一直以为是这个价格,其实远没有那么贵。这是该公司对虚报白银的惯用辞令。就是死,她也不知道宫里有什么样的名堂。

不仅她不知道,溥仪也根本不知道。在宫里的太监中,流传着一个“凤儿”有几个银两的故事。这自然意味着皇帝不了解紫禁城外的情况,甚至不知道一个鸡蛋要多少钱。这自然不是开玩笑。

睡觉前,府下宫女要提前做好被褥,在北沃尔伺候完才能离开。此外,应该有一个宫女一直呆在外屋,随时都可以。

在孙看来,皇后宫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没有厕所。她在屋里大小便,下房的宫女随时给她倒马桶。在太监堆里,谈论皇后洗澡很有意思。通常,她在她梳头的房间里洗澡。她洗完衣服后脱下所有的衣服穿上。她不动手,由宫女服侍。她挑了两个大一点的丫鬟帮她擦背、搓脚、剪脚趾甲。不管怎样,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瓷浴缸是婉容侧室最显眼的东西之一。她对此要求很严格,要求宫女每天擦洗。如果发现稍脏,不仅要重新擦洗,还要严惩。当然,没有人可以使用女王的浴缸。

宫女和太监都知道,婉容洗澡后,经常长时间光着身子坐在瓷浴缸旁,上下打量自己的皮肤。宫女在背后小声说她“自恋”裸体。

其实不如说她是在自怨自艾。因为,她身边的人几乎都知道,溥仪很少和她过夜。即使她来了,过一会儿她也会离开。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夫妻生活,这在储秀宫是公开的秘密。

太监和宫女自然不敢在溥仪和婉容面前窃窃私语,而是经常在背后说笑话。婉容的长相和姿态也成了他们私聊的内容。

“你不知道,皇后的皮肤又白又嫩,天生就是一个漂亮的胎儿!”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每次给她洗澡,我都要多注意她。那个身材好帅。”

“嘿,如果我能给女王洗澡,我就去看看。”小瑞霞也为此感叹。

但婉容有个怪癖,不愿意让小宫女洗澡洗身体,总是命令大宫女。

这些不可避免地传到了与宫女关系很好的太监们身上,他们窃窃私语,成为了聊天中最有趣的话题之一。甚至,太监和妓女偶尔会以文明的方式争论女王穿衣服漂亮还是裸体漂亮。禁在宫中,在这些恋爱中的宫女和太监中,她们往往会变得畸形“火辣”。

在师傅面前伺候——宫的通用语是“做个坏人”。每个人都应该特别注意卫生。手指甲不仅要勤剪,不能有泥,还要勤洗澡,勤换衣服。不管怎样,都不应该有奇怪的气味。

太监经常因为生理问题出现遗尿,几天不洗澡就能散发出怪味。于是,孙至少每五六天洗一次澡,买了一瓶“林”花露水,还有一小瓶海洋雪花膏,经常用在身上,刚开始走路就能闻到香味。

宫殿也有奇怪的地方,大到没有地方洗澡。但是我们等不及了!于是,他们都到了北龙街的北端,在朝西朝东的澡堂里洗澡。它是由静宜贵妃宫的首领太监“鲁总管”打开的。

这是太监的澡堂,大部分人都进不去。它特别注意它。每个人都有一个盆和一个池塘。洗完后,换水。进入后,每人有一张床和一张小桌子。洗澡前,一个仆人端来一壶香茶:“请先生……”

在这里,太监被称为主人,而不是在外面称他们为“丈夫”和“父亲”。修脚、搓澡的都是太监,扒了衣服都一样,谁也不嘲笑谁。但也有邪恶的。每当一个年轻的太监进宫,他在这里都会受到特别的关注。长相漂亮、雪白的裸女总是无一例外地被老太监盯着,甚至一些年轻的太监也会成为老太监在这里俘虏的“同伴”。——这里认可的大师往往会失去常识,有情欲的意思

后来,孙经常去海滩路以北的澡堂洗澡。不仅有盆和池,还有大浴池,包括太监和普通人。但他宁愿多花两块钱也不愿意等着一盆洗,以免成为人们洗澡时的笑料。

出于好奇,太监们更关心婉容的私生活,而不是她的衣食。年轻女性来“例假”是很自然的。每次有皇后来,不仅宫女、太监众所周知,溥仪也一定清楚。举个例子,婉容总是让年迈的富妈妈去太原医院取医生的脉搏。

最有意思的是,每当婉容休“例假”时,她都要去精神修炼馆向溥仪“请假”。后来,溥仪和万荣相处得不太好,这件差事不知怎么就戏剧性地落在了孙身上。每个月,傅妈都低声对孙说:“今天,你得向万岁大师请假……”

他立即去了溥仪的住处。如果他平时不下跪,就去举报这个,他得郑重下跪。如果他看到溥仪的脸色好一点,他可能只是俯下身,请求和平:“奴才,皇后的主人请万岁请假。”听到这里,溥仪明白了,挥了挥手:“好吧……”

“期”过后,孙已经去精神修养堂了。"女王要求奴隶向祖父万岁请假."

这件事原来是太监和宫女在背后插科打诨的戏弄调料。“寿儿,你的生意又来了。”

“女王来‘事情’,你来‘事情’。”

“怎么,我听说你取代了女王?”

“我可以为此请假,也不能为之请假。”孙一听,笑嘻嘻地说道。

“嘿,你能行的,你很快就会变成仙女的。”富妈不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