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秦始皇嬴政是吕不韦的私生子吗?

时间:2021-09-17 22:45:04编辑:历史组


秦始皇嬴政是吕不韦的私生子吗? 很久很久以前,秦王子婴在221年把一根绳子绑在脖子上,用白马带走了皇帝的印章,等待刘邦的到来,但前后只有十五年,一个强大的王朝解体了。著名男子杨慎形象地将其比作闪电石火。所谓“石火一击,闪电一击,刀剑一击,左螺一斗,南淮一梦”(见卷七十,《升庵集》)真是一个短命王朝。

说到原因,汉人普遍认为是由于暴政。比如陆贾说:秦朝任用刑法而不作修改,最终导致灭亡。贾谊在他的名篇《过秦论》中认为,始皇帝禁止文书传播,实行残酷的刑法,提倡欺诈和暴力,藐视仁义,以凶狠残忍的方式统治世界。第二,胡亥刑法复杂严苛,吏治严厉严苛,赏罚不当,税收过多。贾谊的观点也得到了司马迁的认可,于是在《秦始皇本纪》的结尾引用了《过秦论》作为总评。晁错谴责先帝父子的宫殿规模超限额,贪欲无极限。人的力量用尽了,但还是无拘无束。他们还任意奖赏以追随自己的快乐,并任意杀戮以安慰自己的愤怒。法律纷繁复杂,刑罚残酷严厉。皇帝二世亲自射杀行人,让整个世界不寒而栗,无法安定下来。董仲舒批评始皇帝善用残暴的官员,给予过度的支持,尽一切努力增加人民的财力。人们四散奔逃,不允许在纺织行业工作。结果,小偷爆发了。班固还指出,世俗传言说秦始皇到了胡亥就开始实行暴政,发展到了极点。

要知道在汉朝,出于不同的目的,人们几乎一致声讨秦的残暴,甚至拒绝承认秦作为一个王朝存在的事实。例如,杨雄在文章《剧秦美新》中称之为“秦羽”,意思是历史上不必要的朝代。班固在《汉书?王莽传》把秦和放在一起,说秦朝烧了《诗》和《书》来建立自己的私议,但现在王莽用六经来点缀他的恶语,意思是殊途同归,就像《易经》中身居高位无德的康龙一样,他断绝了自己的呼吸。秦代辛莽获得的天命不是正统的帝王天命,所以它就像非正色的紫色和非正色的蛙音,就像岁月中多余的日子组成的闰年和闰月,但它作为神圣帝王驱逐的对象而存在。人们尽最大努力嘲笑秦朝。司马迁在《史记?六国年表》中指出,文人受所听之言影响。看到秦朝历史短暂,他们拒绝认真调查其兴衰的原因,反而嘲笑它。

秦始皇

更有甚者,为了贬低始皇帝,人们发明了一个典故,说始皇帝是吕不韦的私生子。据《史记?吕不韦列传》,秦庄襄王王耔初为赵国质子时,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秦国频繁攻打赵国,赵国对子楚相当冷漠;另一方面,由于是王次子安之子,地位低下,秦国对并不太在意。结果,他的生活很紧张,他不满意。这一时期,秦国王室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秦昭王在秦昭的40年(前267年)去世。要说这与子楚无关,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秦昭王并没有立他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孙子,为他的继承人,而是立他的次子安国君为他的太子。父亲是王子,这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在子楚看来,这与自己关系不大。因为被立为安国君妻子的艾继华杨夫人虽然没有孩子,但子楚被立为安国君继承人的希望也很渺茫,因为中子楚在安国君的20多个儿子中排在中间,也就是说没有年龄优势;而且子楚离家很远,一贫如洗,他也有争一个位置的心,但他也是做不到的。

然而,杨宅大商人吕不韦从子楚的惨淡境况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于是他带着重金去了子楚,以赚取巨额利润,意图借光大子楚之门大获成功。愿意投资安幸运的人,他也能言善辩,最终把穷困潦倒的孙子推上了安继承人的位置。为了长期保护自己的财富,他设计了一个已经怀孕的绝色女子献给,希望通过偷柱达到长期控制秦国的目的。这种手段被司马迁称为“钓奇物”,意思是钓奇货。这位妇女到达子楚后,隐瞒了她怀孕的事实。在“大时期”,她生下了她的儿子嬴政,第一个皇帝。

当这个理论出来的时候,人们经常称之为“吕征”。南宋人胡宏在《皇王大纪》一书中说:“郑路饥寒交迫”;朱在《四书或问》一书中说:“史称牛氏,也是的制。”王应麟在《通鉴答问》一书中说:“说到郑路,法律越来越严苛,诗和书都浪费了”。元朝的陈豪在《历代通略》一书中说:“当人们在子婴二世的耳中看到秦国被灭时,我就知道夷家的秦国已经在的继位中被灭了”;胡一贵在《史纂古今通要》一书中说:“吕正嗣仍为秦姓”。明代凌笛之书《氏族博考》曰:“郑路受命,不常遣”;王力道在他的著作《具茨集》中说:“郑路的吞并计划”。阿清秦王田慧在《五礼通考》一书中认为,司马迁做《封禅书》“意在传播陈印,祭奠失去的彰武皇帝,而忽略了三代中幸存下来的李畅”。

然而,抛开所有的历史事实和常识,《史记》年嬴政是吕不韦私生子的说法是不真实的。

比如嬴政的“生于大时代”说经不起推敲。关于“大时期”,魏晋的乔周和东晋的光绪都认为是指十二个月。例如,光绪说:“期,十二月也。”乔洲说:“人生在十月,而这是二月,所以云‘大’。”但是,就像乔洲说的,大部分人都是十月出生,所以嬴政是十二个月出生的,这太不符合常理了。乔洲这样解释:赵霁这样做是为了打消子楚的疑虑。他认为人生孩子需要十个月,但嬴政却推迟了两个月,所以称之为“大经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既然你说隐瞒了怀孕的事实,那你在嬴政出生的时候自然要过正常时期。所谓“既然云遮其伸,那也是你天生从政的一个正常时期”(见司马贞《史纪索隐?吕不韦列传》)。这意味着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会被曝光,因为当赵霁被送到子楚时,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如果说她在抵达子楚后的第八个月如期出生在10月份,在子楚看来就是生产异常,不禁引起子楚的怀疑。但延期两个月,也就是从赵霁到子楚的第十个月,嬴政正常生产,子楚没有理由怀疑。

不过这种说法虽然有道理,但并不高明,因为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讨论,但不允许对生孩子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到了要出生的时候,不会说是两个月,但一刻也不会耽误。显然,嬴政出生在十二个月并不是真的。

“大周期”也可以理解为十个月。初唐时,孔《春秋左传注疏》卷十三曰:“十月生,女子正处大期。”如果把这个“大周期”理解为从赵霁怀孕算起,那么她在子楚生下嬴政的时间一定不到十个月,这不能不引起子楚的怀疑。然而,嬴政出生时,子楚娶了赵霁为妻,所以很明显,所谓的“大时期”应该从赵霁到子楚府算起,但它是足月出生的。子楚没有理由不相信这是他自己的儿子。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嬴政在正常生产,那么嬴政绝对不是吕不韦的儿子。因此,无论是12月还是10月,他们都不支持嬴政是吕不韦私生子的说法。

相比12月和10月的“大周期”,12月应该更符合《史记》的初衷。因为乔洲和光绪,尤其是持这种观点的乔洲,生活在距离《史记》年成书的年代不远的年代,而乔洲又是研究《史记》的专家,所以他对一些基本常识的看法应该接近汉代。孔,初唐人,与汉人相差甚远,其观点的可信度无法与前两者相比。现代胚胎学认为,史书之所以记下嬴政的“大时期”,是古人在计算怀孕时犯了错误。这个测试应该来自《秦记》,这是秦朝的官方资料,因为普通人是不知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的。然而,秦史学家把这件事放在秦史中很重视,因为他们认为它能反映嬴政的非凡品质。

嬴政不是吕不韦的儿子。从吕不韦、赵霁(史书中的“皇太后”)、嬴政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看出来。就吕不韦而言,如果他真的想和赵霁“捉迷藏”,他会在未来的政治生涯中继续加强与赵霁的联系,尽最大努力增进与嬴政的感情,等待机会以更合适的方式告诉嬴政他和嬴政的关系。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这也符合“钓奇物”的意思。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吕不韦也完全有资格这么做,因为庄襄王去世时,嬴政还是一个13岁的孩子,国家大事都掌握在他和赵霁手中。他们应该有时间和机会告诉嬴政事情的真相,让一个孩子乖乖就范应该不成问题。然而,从吕不韦后来的言行来看,他和赵霁并没有这样做。当时,随着嬴政年龄的增长,吕不韦主动疏远赵霁,拒绝与他有染,这显然违背了“钓奇”的目的。解释只能是吕不韦没有“抓怪”,嬴政不是他的儿子。不然嬴政以后也不会问:“你对秦有什么功劳?秦封你于河南,食十万户。你和秦有什么感情?被称为关中。”把他推向了死胡同,但是吕不韦对嬴政无能为力,犹豫了很久,只好喝了鲢鱼而死。

吕不韦可以说是战国后期一位能力非凡的政治家,所以他被逼死的事实着实让后人困惑: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一个13岁的孩子在掌握国家政权的时候慢慢侵蚀自己的权力,然后把自己处死,却打不回来呢?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从制度上来理解。说白了,吕不韦只是一个他孜孜不倦地从东方过来的诸侯。吕不韦再彪悍也是客,嬴政再小也是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或者可以说,嬴政是董事长,吕不韦是总经理。两者在地位上有质的区别。这是其中之一。

第二,战国以来,权力越来越集中。到战国后期,秦国实际上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官僚体系,君主处于权力的中心。任何敏感的事务都需要得到君主的批准,或者只有在君主盖章的情况下才能实施。因此,一个强势的大臣很难对抗君主。先帝的假父是后来比吕不韦更接近权力的大尹老爱,没有成功!第三,此时虽有封建官吏,但他们只有经济权力,没有在封建城市组织私人武装力量的权力,封建城市随时可能被君主剥夺。与春秋时期的卿大夫相比,可以说神力已经去除。第四,并不是当时唯一辅佐嬴政的人,还有很多其他厉害人物,尤其是手握重兵的蒙台梭利家族和王氏家族。他们实际上总是有效地捍卫王权,可以说他们忠于谁是君主。因此,自秦昭统治以来,这两个家族一直被君主视为得力助手。吕不韦很难打动嬴政。因此,所有这些点,吕不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权力一点一点地失去而没有任何办法。最后,我只好喝了鲢鱼而死。

此外,记载战国至楚汉历史事件的《战国策》一书,并不支持嬴政说自己是吕不韦之子的说法,因为该书有窥淫癖,爱利用他人隐私。但在描述崛起的历史事件时,却只字不提祭姬,认为访秦不是在秦昭王时,而是在孝宗时,此时的嬴政。有学者指出,《史记》记载的战国时事大多出自《史记》,但这是唯一的地方,也是最不可信的地方。

对“吕征”的考验,很可能源于与吕不韦有一定关系的人,比如他的才华横溢的食客,他们或被吕不韦牵连,或因吕不韦的不幸遭遇而愤愤不平,从而责骂先帝。你之所以这么骂皇帝,大概是受了战国末期赵人李渊兄妹的启发。这是因为兄妹二人曾在楚国与楚国的重臣淳于沈骏上演过一场直播剧。

他说李渊带着妹妹来到楚国,想把她献给楚王考烈。后来,他听说考利国王没有生育能力,他担心自己会失宠,因为他不能和考利王后生孩子。于是,他打算把自己的妹妹嫁给掌管国家政权的沈骏。李园怀孕后,请他的姐姐劝说春沈骏把自己献给楚王。

李园的妹妹对淳沈骏说:“楚王对你的宠爱不如他哥哥。现在你已经在楚国20多年了,楚王也老了,但是楚王到现在还没有儿子,那么他的哥哥死后肯定会继承他的位,而楚国建立新的国王之后,新的国王肯定会像楚王宠爱你一样宠爱他们所爱的人,所以你很难继续得到君主的宠爱。不仅如此,你在长期治理国家期间,对楚王的兄弟们也很无礼。因此,如果楚王的兄弟成为君主,恐怕你会有一场大灾难。而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我这个孕妇交给楚王。如果我有幸有一个儿子,那就是你的儿子成为了楚王,楚王就是你的了。你认为哪一个比你的即时犯罪更好?”

春沈骏觉得这是个好买卖,就把这个女人献给了高烈王。她入宫后,得到了高烈王的宠爱。过了一段时间,她给高烈王生下了一个男孩,于是男孩理所当然地被立为太子,女人成为了楚国的皇后。

李渊之后,兄弟姐妹设计于高烈王二十五年,即高烈帝前九年(前238年),刺杀淳沈骏,立太子为王,即楚幽王。李渊的兄弟姐妹当时统治着楚国。只是生在最后的日子,不会长久。十几年后,楚去世。我觉得这对兄妹真的有一种在弹坑上玩杂耍的味道。

“吕征”理论很可能就是源于此。死在六国的人就用这个来宣扬秦先死在六国;遭受到始皇帝暴政的人们,也可以通过称阿q为吕不韦私生子来获得一种类似阿q的幸福。所以谣言不可避免地传播开来。从秦入汉后,由于汉人议论秦,恐其恶行,忍不住随意传播,进而成为舆论。司马迁受此影响,因摄于《战国策》,“吕征”说流传千年。但细看《史记》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记载,司马迁本人也对此事心存疑虑。虽然大家都说嬴政是吕不韦之子,但他所见的《秦代志》却明确记载了始皇帝生于“大时期”,即生于十二个月,所以他遵循的是“疑传疑,信传诏”的严谨学术态度。但是,因为对先帝的偏见,后人必须把他当成私生子,所以他们不鼓励别人帮助别人。因此,简单的问题往往是复杂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