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慈禧变法废除科举制度对清朝是好是坏?

时间:2021-09-17 22:45:33编辑:会员组


慈禧变法废除科举制度对清朝是好是坏? 慈禧发动政变废除维新变法后,全国继续走老路,直到被西方列强吓到,慈禧才姗姗来迟。

戊戌变法是指1898年以康有为为首的维新派通过光绪皇帝进行的资产阶级政治改革,是中国清朝光绪年间(1898年)的一场变法运动。主要内容是:向西方学习,提倡科学文化,改革政治教育制度,发展农业、工业和商业。这场运动遭到以慈禧太后为首的旧派的强烈反对。这年9月,慈禧太后等人发动政变,光绪被囚禁,维新派康有为和梁启超分别逃往法国和日本。包括谭嗣同在内的6人被杀,历时仅103天的改革最终失败。因此,1898年的戊戌变法也被称为百日维新。

主要内容:改革政府机构,废除冗员,任命改革者;鼓励民营企业兴办工矿企业;开办新学校吸引人才,翻译西方书籍,传播新思想;创办报纸,开放言论;同时,新陆海军的训练规定,将来科举考试将废除八股文,废除冗繁的衙门和无用的官职。

戊戌变法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重要的政治改革,也是一次启蒙思想,推动了思想解放、社会进步、思想文化发展和中国近代社会的进步。

因为变法触及了当权派的既得利益,1898年9月21日,慈禧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处死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重新听取政治意见。康有为和梁启超被迫流亡。“百日维新”告一段落。

1901年1月29日,被八国联军“炮火”赶到xi安的慈禧太后,发布了第一条“变法”圣旨,上书:“法不多,学不破,欲振作,多议。兼顾中西政治人物,兼顾国家历史,治国民生,学校科举,军政财运,说到革命,什么时候省合,什么时候问人,或者自己怎么求,国家怎么能兴旺?”清末“新政”终于拉开帷幕。

所谓“新政”只是清朝几十年洋务运动的加强,其主要内容仍是培训、加薪、育才。但是,“新政”也给清朝带来了新军,发展了资本主义事业。1905年,它废除了沿用了1000多年的科举制度,建立了新的学校,并派遣大量学生出国留学。

科举制度的终结,既是科举制度终结的先兆,也是中国传统德治衰落的标志。所谓“政统”“道统”、中央与地方、国家与社会的整合,成为长期困扰中国社会的严重问题。

梁启超的写作风格往往是情感化的,他在谈到自己出生的时代时,写下了这样充满激情的文字:

今天的中国也是一个转型的中国。几千年来,中国一直站在某个来之不易的领域,从来不知道转型是什么样的。虽然,被五大洋的惊涛骇浪,被19世纪肆虐的风沙所驱使,所以自古以来,根据地的祖业传承和深厚倔强逐渐被摧毁,陷入了沦陷,而整个民族,非但没有经营惨,反而步履艰难,走在转型的路上。所以,中国今天的现状就像驾着船,一开始离开海岸线,放在中游,也就是两头都到不了岸的时候。

如果语言大,那么人民对愚弄人民和专制的寡贼政权感到愤怒,但未能组织新的政权来取代它,这是一个政治过渡时代;学者们失败了

科举被废除,但法典没有完成。中国在转型时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钱穆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一书中对科举的废除进行了评论:“无论如何,考试制度是中国政治制度中的一项重要制度,从唐朝到清朝,它已经延续了一千多年。

中间有改革,中间有进化,积累了不知名人士的智慧和才智,在历史进程中逐渐发展,这绝非偶然。直到清末,西方人都知道用这种制度来破解自己政党选举的偏见,但我们却抛弃了历史上一千多年的以前的考试制度,对此毫不重视,不留一丝怜悯的余地。那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不能否认科举制度在历史上的意义和作用。在中国历史上,科举制度承担着整合传统社会生活、维护社会内部文化生态平衡的功能。它对传统中国的政治、文化、思想、教育、经济和社会生活的运行起着举足轻重的调节作用。

中国传统社会的精英阶层主要由地主、士绅和官僚组成。这些社会阶层在经济、文化和政治上承担着维持社会生活的组织功能。事实上,这三个社会阶层之间存在着独特的横向流动。而这种阶级之间的社会流动主要是通过科举制度来实现的。比如地主和庶子可以通过科举考试,获得士绅的身份,成为秀才和举人,而士绅可以通过更高层次的科举考试,成为官僚精英。

另一方面,官僚精英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和影响力,通过分配田地和购买房地产,在经济上成为士绅地主。在中国传统社会,由于官僚身份不世袭,一个官僚退出仕途后,在中国传统的财产继承方式的限制下,他的遗产被平均分配给几个儿子,这样他的继承人在第二代和第三代之后很容易陷入平民身份。平民可以通过科举考试而获得名望,从而重新进入地主、士绅、官僚之间的精英流通过程。

据余英时考证,当时朝臣们玩科举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阻学”。当时的舆论是现代学校取代了科举制度,士绅基本上持这种观点。事实上,科举的起源和存在正是由于士绅阶层的要求,制度的设计和完善也掌握在他们手中。

晚清士绅阶层深知传统制度无法应对“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因此,虽然他们“求变求新”的方案相去甚远,但在以现代学校取代科举考试的具体问题上却达成了一致。对此,余英时指出:

从社会结构和功能来看,汉代至清代两千年间士人在文化和政治中的中心地位与科举制度密不可分。通过科举考试(尤其是唐宋之下的“进士”),直接进入了权力世界的大门,他们的仕途得到了制度的保障。

这是现代学校毕业生力所不及的。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可以抓住传统知识分子和现代知识分子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晚清废除科举的重大象征意义在这里得到了完整的揭示。

科举制的废除使朝廷失去了对官僚机构本身的重建功能,官民之间制度化的循环平衡机制被破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