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还有一个梦,万一你跟杨一样被诅咒了呢!

时间:2021-09-17 22:47:04编辑:游客


还有一个梦,万一你跟杨一样被诅咒了呢! 在清朝太平天国起义的战争中,太平军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也在全国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但这场运动却因为没有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而注定失败。

第三方观察和报道的缺失,为我们回顾1856年天京镇江战役的原貌,探寻清、泰(尤其是太平天国)的战役指导,制造了诸多障碍。

很多人都知道,战场的双方,却心照不宣地沿袭着中国历代官场和军事史上——这一由来已久的“光荣传统”,吹嘘战胜失败,断章取义,谎报战功。然而,由于后来的“亡国”,太平天国甚至很少有这样“修剪”的记载。

这就迫使我们从当时双方相对可靠的军事动员形势,如大副人选、战场形势的变化等方面,去探寻这场战役的胜利者,实际上对整个战局有着充分指挥权的太平军最高军政领袖————,以鼓舞圣灵,救赎之主冯沃乃,军事家左辅政,扬。

自1853年定都南京以来,太平军实际统帅杨,在军事指导上做出了许多连敌人都不得不承认的傲笔,也犯下了许多难以避免或不应该犯的错误。最致命的错误是仓促派出太平天国最精锐的两万大军“扫北”,导致这支强大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其次,在西征方向上,“加油”逐渐增加兵力,战线拉长过长,战略目的混乱不断变化,导致1853年至1856年初内战中各个战场跌宕起伏。

到1856年初,双方战线已经趋于稳定和相持,而这种稳定和相持局面出现的关键在于,无论是清朝还是太平天国,都很难将自己的绝对优势兵力集中在任何一个战场上,因而不得不在每一个战场上互相厮杀。

与清朝相比,基本处于内讧状态的太平军显然更加被动,因为后者显然更难集结一支战斗力相当的机动部队,投入到最关键的战场,从而打破力量平衡。

(图)杨(1823-1856),原名,广东嘉应县客家人

太平天国嘉荫四年(公元1854年,清朝咸丰四年),太平天国的王公们提到了侯爵和宰相。直到1856年的天京事变,这些都是仅次于王道的太平天国高官。太平天国中央各部、厅的首长和驻外各军的主要将领,被称为“助理将军”,大多属于这两个级别。他主持编纂了一本官方印刷书籍《天情道理书》。本书的主要目的是以杨为幌子,阐释“天理”,即太平天国在政治、经济、行政上的政策依据和行军打仗中的一些必备知识。是“军事教学”的“军政教材”。这本书充斥着对杨的偶像崇拜式描写,把能“传天尊真神真圣旨”的统帅形容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所不在”,这显然不符合事实,否则,就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扫北”大军全线崩溃,为什么“残妖”(太平天国对清军的蔑称)围攻天京而不崩溃。

然而,在1856年,杨似乎比他的对手有更敏锐的战略眼光和更清晰的战略头脑。至少,他似乎找到了可以改变战略平衡的移动单元——。也许,这个文盲孤儿比清朝的决策者更早、更快地从战争中学到了战争。

这个单位就是活跃在皖北的陈玉成、李秀成、涂振兴、陈张世、周生坤。这五个人都是成长起来的新生代战士

其中,陈玉成作为冬官兼宰相,在第二次突围武昌城的战役中脱颖而出。他虽然年纪最小,但因为勇猛善战,最受清、泰二人关注。李秀成是地方官员的副总理。这位太平天国后期最著名的统帅,靠勤奋好学从基层晋升到这个级别,并不容易。当时他的名字也叫“李守诚”,并没有被很多人熟知。周生坤是夏朝大员、宰相,由于他早在金田团营时就参军并担任较高职务(左军副将点圣库是与狱军共事的军事后勤仓库负责人),所以被湘军情报部编的《贼情汇纂》列为所谓“剧贼传”,其声望远高于1856年的李秀成。屠振兴原本是东宫第七位官员,今年升任管春总理。他也在《剧贼传》的名单上,此时的人气比李秀成还高。他原本是西王萧朝贵的部下,后被杨提拔任用。他是杨在五人中唯一的嫡系。陈是他们当中知名度最低的。《贼情汇纂》为他设置了一个“入口”,当时他是神殿左29的指挥官。除了名字和职务,他的“事迹”只有三个字:“居巢县”。1856年初,他刚刚被提升为夏官的副总理。

这支部队在皖北战场上面临的压力很小,由于兵力和战斗力的限制以及捻军的干扰,清军无法对安庆等太平军核心占领区发动大规模进攻,从而使太平军得以抽调相当数量的兵力进行跨区域作战。五人领兵中,有不少老兵和有作战经验的基层军官,是太平军中的精锐,他们刚刚收编了被清兵哗变的前捻军李兆寿部。安徽固始人李兆寿是个扒手。他先是为麻花而战,后来又向安徽营山县清宁池的守备路何投降。1855年,因饷银不足,又听说何要暗算自己,便发动兵变,投奔李秀成。他的部队以军纪涣散著称,但战斗力却相当强悍。

(图)太平天国事变清军战报英国画家仿《剿灭粤匪图》

那么,他会把这样一个决定性的砝码放在哪里呢?

事实上,清军早就注意到了这支2万多人、集中了太平天国众多新生代重量级人物的军队,猜到了这支军队可能的去向。他们觉得最有可能用来收复不久前被攻占的皖北重镇泸州(今合肥);其次,可能是调去增援被湘军胡林翼部围困的武昌,因为太平军在多次援助武昌后,首先从皖北出兵。

其实大清的推测很有道理,至少符合杨用兵的套路和以前的思维。然而,1856年,杨,正如李秀成后来称赞的那样,“不知道天意是如何变成这个人的”,采取了不寻常的——步,让这个机动部队向东去营救被吉尔杭阿和托明阿围困的镇江和瓜州。

用战棋推演计算不难。这支新生力量如果去攻打附近的泸州,只能调动清朝的皖豫地方军队和江北大营的一些人;相比之下,镇江和江北的瓜州是运河和长江的交汇处,也是天京的东大门,对双方都很重要。该城原由罗提纲挈领驻守,但主力已转移到反攻芜湖,他本人也受伤身亡,只留下吴汝孝率领的少量部队自卫,被从上海凯旋的江苏巡抚吉尔汉加连同江南大营的援军包围。如果不提供增援,沦陷只是时间问题。但正因为如此,这一点非常重要。太平军一旦大动干戈,江南、江北两大阵营必然会大动干戈

就在杨动用皖北关键棋子,慢慢开启天京镇江战役之轮的时候,石达开部在江西却有了意想不到的发展,拥有了太平天国从未有过的辽阔疆域和突然扩大数倍的军队。这样,清军的注意力更多地被江西和石达开吸引,以至于天京镇江战役实际上已经打响,来自皖北的精锐太平军也投入了战场。清军的应对仍然局限于“推挡”,没有引起应有的更高的重视和警惕。

不仅如此,后来的事实证明,石达开在江西的辉煌胜利,使杨在天京镇江之战的调兵遣将上有了更多的宽容度,也使他在后来的战役发展中敢于下更大的功夫,敢于踏出更大胆更凶险的一盘棋。


本文标签: 太平 天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