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揭秘-唐骏的陌生人是什么样的兵役?

时间:2021-09-17 22:49:16编辑:会员组


揭秘:唐骏的陌生人是什么样的兵役? 说到唐朝的军事,唐军的奇刀一直是一种非常神秘的武器,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仅基于文献和图像,我们在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武器,在战场上有什么作用。李秀丽《陌刀与大唐帝国的军事》关于这把奇怪的刀的比喻是具体的。但是看完这篇文章,总觉得这篇文章有问题。而且因为这篇文章中的陌刀抵挡骑兵,网上也有很多架空小说,很多都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敌人的骑兵引向前方,唐军的陌刀引向前方,与人马一起劈砍对方的骑兵。

但是,我总觉得在战场上做到这一点似乎很难。军人不仅要勇敢,劈砍也要快,机会要足。更何况对方的骑兵是一波又一波,很难想象这样的劈砍不会出错。一旦你犯了错误,你就会死。军事将领,会使用如此冒险的战术吗?

碧来,我在《宋史》找到一段,完全否定了李秀丽对唐骏奇刀战法的了解。宋朝历史上,宋军抗西夏人夏萍铁鸢时,有一段话:“踏入卒中,必先选人才强的卒,皆用斩马刀,不可一刀一统。比如唐代的李就使用了怪刀法。当铁风筝发生冲突,或抢夺我的位置,或击碎我时,用斩马刀取胜,便是奇迹之一。”在李秀丽的文章中,似乎对莫刀的操作细节总是有所感触,却没有具体说明。

现在看了宋史上这段话,发现一个问题。文章称,在抵御铁风筝时,使用了唐的“怪刀法”。当时,宋军使用的是斩马刀,但他的战术仍被称为“陌刀”。关于这种怪刀法的应用,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细节。首先“遇铁鹞子,非掠我不可,非踩我不可”,也就是说,莫刀的反击不是为了迎击对方的骑兵,而是为了等待对方“掠我不可,踩我不可”。也就是说,他在等待对方骑兵和我方被铐上镣铐的时候,然后一举还击,也就是“用斩马刀取胜是奇效之一。”[第页]

因此,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出,其实怪刀服务并不是我们曾经想象的那样,而是战斗前方的肉盾,而是躲在肉盾中进行反击的步卒突击队。而此时真正作为肉盾的,大概仍然是前线的一般士兵。这时候我就想明白为什么看李秀丽这篇文章的时候会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些不对劲的细节。正如本文中的这一段所介绍的:

”(崔)会照顾阵,在“十五”计划中,还是要进去的,不过五千阵之后。王师视其无能,指着嘲笑说:“偷鸟的可以吃。”(崔)会照顾阵,在“十五”计划中,还是要进去的,不过五千阵之后。王师视其无能,指着嘲笑说:“偷鸟的可以吃。当时我发现了两个疑惑:1。当时十几万人的战争,崔干友只有五千把怪刀。这能做什么?2.正是这个陌生人刀手柱的方位,也就是阵后。所以,你怎么看,莫刀也不是肉盾服务。

然后答案就出来了。莫刀抵挡骑兵时,他的效果不是迎击敌人的骑兵并将其斩下。而当我被卒盾和敌军骑兵捆绑时,我建议敌人反击,打退敌军骑兵。在李秀丽的这篇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贺鲁)来拒官军,定率回纥、汉兵一万余人攻之。盗贼轻描淡写地布置了更少的士兵,从四面包围了他们。二人依原令退下,保全外向,亲自引韩入朝。小偷先打了军队,但第三个打不进去。固定的一方利用了这种情况,小偷崩溃了。”

在这场战斗中,苏运用了步骑合击的战术,并以步卒的矛方阵作为肉搏战。当敌人的冲击受挫时,他派出骑兵,击退了对方的骑兵。到了唐朝中期,由于唐军的马匹数量大大减少,初唐的马匹就没有那么多了。当时唐军进行了大量的莫刀等服务,其意图不是为了抵抗骑兵,而是部分等待骑兵的效果。也就是说,异乡人的真正作用是充当“两条腿的骑兵”,在战斗结束后充当预备队。

“天宝之初,随募到安西,频遭此役。在开始的时候,军队使用奇怪的刀,他们把他们的遗产转化为能量。团队的每个领导,每个方向都会被困住.天宝七年,安西深知有军使高仙芝奉诏为将军军,特征律。他选择了黑继业和郎,让田震成为左右陌生人.黑继业率领军队手持长刀.庐山之乱.贼初以锐数师与李贵仁交战,我师救敌军,逼我追骑。前军将士,拿着长刀出来,走得像堵墙。”[第页]

从文中可以看出,李在“逼我追骑,闯我营,乱我师”的情况下,派出怪刀队杀对方,“众将皆破”。然后李的怪刀队,大概在战斗结束后,建议反击闯进我们战斗的敌方骑手。在杀退敌并骑在一起的过程中,我们也保证了我们的“编队方阵驻扎”,稳定了阵角。苏之战与前一次的唯一区别是苏作为预备队,建议骑兵抗击冲击,但在唐天宝时代,这个人物被莫刀队取代。

古代冷兵器时代,士卒抵抗骑兵,却不怕阻挡对方骑兵。但是因为害怕对方的机动优势,他们总是可以撤退,调整再次冲击。不断的冲击,我们可以停止一次,但不能连续几次停止对方的冲击。所以在这个时候,要改变步兵的后移情况,就要开发出一种可以自动冲击的步兵,从而部分发挥骑兵的效果。而这项服务,是献给刀手的。因为陌生人可以建议自动突击,所以他只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间隔内建议突击,就可以使用陌生人等待骑兵。骑兵的资源也可以节省。这就是为什么在马少的中唐时期,奇刀盛行的原因。

而唐骏的怪刀战术显然没有输。到了宋朝,宋军也用“怪刀法”抵挡敌人的铁马队,但他们手中的武器不再叫怪刀。北宋荣兴在抵抗西夏人的铁风筝时,使用的是怪刀法。南宋岳家军郾城之战,岳家军用麻刀重斧打金军铁塔,也很有能力,正是这种奇刀法的再伤。当时岳家军很有冲劲,在我军马前等敌停下,在我军前等矛兵,然后他建议冲击,进入铁夫图阵。

文章中说:“士兵各持一把麻刀,随身携带一把小刀和一把大斧,与贼同劈。激战数十场,杀贼杀兵,不胜枚举。”很明显,当时岳家军是在和对方的铁夫图骑兵扭打,而不是和敌人交手。再一次明确,岳家军很可能在这场战斗中使用了“陌刀法”。在岳家的军队用麻刀和重斧反击之前,一定有一些肉盾服务。在拒马的帮助下,他们首先挡住了对方的冲击,拦住了对方的骑兵。直到那时,他们才建议反击。

所以唐骏的陌刀战术并没有丢失,那么宋军的战术大概也有唐骏的陌刀战术的影子。而唐骏的陌刀战术,要想顺利实施,并不单纯依靠陌刀手的勇猛,而是依靠他身边的一系列协同服务体系来作战。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