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南北朝的两个极端,穷而好斗的北方和富而虚弱的南方

时间:2021-09-17 22:50:10编辑:游客


南北朝的两个极端,穷而好斗的北方和富而虚弱的南方 经济和军事永远分不开,骄傲和勇敢是不可取的。南北朝时期的南北方对立关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公元386年,鲜卑人在中国北方的破墙之上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史称北魏。他们没有洗劫汉族贵族阶层,而是与他们签订了协议,至少保留了一些原始的粮食官僚和旧的高层国家形式下的税收制度。与当时北方其他混乱残暴的国家相比,北魏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事实上,北魏的优势使其在公元439年统一了北方。

据说,北魏与旧汉贵族残余势力之间达成的协议总是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对于大多数鲜卑士兵来说,他们宁愿放牧也不愿与文人交谈。即使这些骑手真的定居下来,他们通常也会建造自己的孤独城堡,以避免与汉族农民接触。他们的国家一直处于落后状态,满足于攻击北方的其他游牧国家。但是到了公元450年,鲜卑骑手到达建康郊区时,才发现虽然可以打赢战争,掠夺财富,却无法威胁到真正的城市。只有少数拥有大型舰艇、攻城车和强大军用物资的先进国家才能做到这一点。

由于缺乏先进的军事体系,他们无法掠夺中国南方;自从他们统治了整个北方,他们侵吞北方其他国家的机会越来越少,所以北魏统治者无法获得足够的资源来换取支持者的忠实跟进,这是落后国家潜在的致命缺陷。20世纪80年代,孝文帝意识到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转变为先进国家。他进行了颠覆性的改革:他将所有土地收归国有,并将其重新分配给那些愿意履行税收和国家义务的人。此外,为了让鲜卑人的思想和行为像先进国家的臣民一样,孝文帝对传统发起了正面进攻:孝文帝禁止鲜卑人的传统服饰,用汉族姓氏代替鲜卑人的姓氏,要求30岁以下的所有臣民都要说汉语,并把数十万人迁到洛阳一个尊崇的圣地建设新城。

一些鲜卑人放弃了祖先的生活方式,开始像汉族贵族一样定居下来,但也有人拒绝这样做。结果,文化改革演变成了一场内战。公元534年,北魏分裂为东魏(现代派)和西魏(传统派)。传统主义者坚持游牧生活方式,不断吸收草原上的骑手。很快,他们的军事实力似乎足以压倒孝文帝实施的变革。绝望是变革的温床。孝文帝虽然想把鲜卑武士改造成汉民族的卑贱君子,但他的继任者却反其道而行之:给汉兵免税,任用汉贵族为将军,允许汉兵使用鲜卑的名字。因此,汉族农民和文人学会了战斗,并在公元577年彻底推翻了以前的改革。虽然这种变化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混乱的过程,但孝文帝的远见终于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

这一切造就了一个极端的中国。北方是一个先进的国家(公元581年军事政变后改名隋朝),军队强大,经济支离破碎、衰落;然而,南方是一个分裂的国家,组织分散。尽管它一直试图利用繁荣经济积累的财富,但几乎失败了。

这种现象听起来完全不正常,但实际上是社会发展开始的绝佳机会。公元589年,隋文帝建立舰队,驰骋长江流域,向建康派出大批军队(大概50万人)。由于南北军事力量极度不平衡,南方城市在几周内被攻破。当他们意识到隋文帝实际上想对他们征税时,南方的汉族贵族发动了大规模的起义。根据历史记载,他们屠杀——甚至吃掉——隋朝的官员,但这些叛乱最终在一年内被清除。隋文帝没有发动残酷艰苦的战争就征服了中国南方,当地经济没有受到破坏。从此,东方的伟大复兴开始腾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