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泰国试管婴儿中介

永恒的悬案,宋太祖·赵匡胤的真正死因

时间:2021-09-27 22:40:50编辑:野史组


永恒的悬案,宋太祖·赵匡胤的真正死因 说起历史上未解之谜,宋太祖赵匡胤的离奇死亡可以说是最离奇的了。他的哥哥赵光义有最大的作案动机和嫌疑,但几千年来一直没有找到证据,所以这个案子一直悬而未决。

关于赵匡胤之死,《宋史太祖本纪》里只有几个字,可以用珍贵的笔墨来形容:1。“皇帝崩于万岁殿,五十岁”;二、“受杜太侯之命,传于太宗”。杜太侯是太祖赵匡胤的母亲,太宗赵光义是太祖一位母同胞的弟弟。浩如烟海的中国史料中没有先例。然而,众多的野史、私人著作和历史笔记生动而有争议,几乎一千多年来一直受到质疑。当时和后世的学者对此事态度坚决,竭尽全力在这一事件中寻找蛛丝马迹,使得早已定案的死亡事件更加迷雾重重,神秘莫测。

赵匡胤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和战略家。相对而言,他也是一位极具人格魅力、大气恢弘的政治家。虽然看起来不够公正,有乘人之危的嫌疑,但他对英雄仁慈,对后周旧人谦恭有礼,与民生相安无事,崇尚文教,尊重秀才,开创了严武修文的文官制度,至今仍有现实意义。与五代十国时期“轮番登台唱戏”的混乱局面相比,北宋逐渐从战乱的摧残中恢复过来,社会繁荣,百姓安居乐业。自然,他得到了当时社会各阶层的广泛支持,受到了后来历史学家和学者的称赞和尊重。他死时正值壮年,精力充沛,阅历丰富。他本应该取得巨大的成就。他想收复北方的“烟云十六州”,喝南方的马长江。然而,上帝很吝啬,所以他不想再给他几年时间,他在他的野心得到回报之前就去世了。这也是生活中无奈的事情。毛之死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直到今天还是一个谜。

钱塘文是北宋初期关心时政的高僧。他写了一本名为《湘山野录》的笔记野史,收集并记录了北宋初年至第四代皇帝宋仁宗执政和反对的秘密和轶事。该书资料翔实,行文严谨,史料可靠,价值不菲,可以弥补正史不足的遗憾。他在文章中写道:(白话意思)开宝九年(976年)十月二十日晚,太祖赵匡胤突然感到不安,难以起身坐下,于是他来到湖边看天空。起初,夜空晴朗,月亮星星稀疏。奇怪的是,突然未来刮起一阵阴风,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乌鸦喜鹊惊飞,云朵融合。一瞬间,天空布满了像棉絮一样飘落的雪花,玉撒得到处都是。毛看到这一幕很不高兴,想起了一件往事:北宋建立前,是后周的一位将军,他在殿前担任指挥,也就是守卫京城的御林军团长。他曾经和一个道士做朋友,互相欣赏,有很深的联系。这位高深莫测的世外高人曾经预言过老赵的皇帝生活。后来,赵匡胤真的登基当了皇帝,他试图给这位预言奇妙的伟大朋友一个好的奖励。然而,这位不可捉摸的道教朋友像黄鹤一样走了,却不见踪影。十六年后,道士突然出现,两人再次相遇,喝酒相约。席间,宋太祖问老兵,他活了多少年?道士闭上眼睛慢慢回答,如果今年10月20日晚上天气好,你还能活12年。如果当天晚上天气不好,下雨或下雪,你应该迅速安排善后工作。

看着到处都是阴霾,天气突然由好变坏,雪花急剧下降,这不是好运的征兆,而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充斥着我的内心。毛急忙赶回万岁寺,把弟弟光义叫来,在寺里,他被自己的举动震惊了,边喝酒边喝酒。忽然,毛睁大了眼睛,指着光义,好像有话要说。光义把所有的太监和宫女都赶出了寺庙,也许是因为两兄弟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想避开人们的耳目。退守在殿外等待的人远远观望,但看到屏风后,烛光晃动,人影散乱,恍惚迷离,难以看到光义不时离去,做出颓然无能的姿态,步履蹒跚,仿佛喝醉了酒,步态不稳。这时,夜深了,烛光闪闪,寒气袭人,雪花在夜空中飞舞,飘落的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紧,地上还有几英寸厚的雪。那些睡眼惺忪的侍从和宫里的人隐约听到毛抱着雪跟他的在一起。他一边砍雪,一边发出声音,一边喊着“好办,好办”!之后,很安静,好像睡着了。晋王也睡在里面,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雪的痕迹,所以在冰冻的雪地里的人不敢进去查看和伺候。突然,皇帝死了。光义接受了遗诏,成了毛灵柩前的宋太宗。这就是“烛影斧声,千古之谜”的由来。

这段话是最早记录或质疑太祖之死的原始材料。脉络清晰,情节神秘。就像皇宫里目击者的消息。主观臆测似乎少了些,字里行间留下了许多谜团:按照大宋律,任何人不得留在宫中。身为王子的赵光义不能待在皇宫里睡觉,但他实际上是在皇宫里过夜;内侍、宫女不得离开皇帝身边一步,在那一刻全部离开;烛光下混乱的身影,诡异的斧声,还有毛赵匡胤莫名其妙的意味,他似乎有“好办,好办”的愤怒呐喊,但侍卫、太监、宫女都没有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这明显不自然的一幕无疑告诉人们,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血腥谋杀。它的惊心动魄和残酷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在庙门外看到的“温暖景象”。目的?当然,最高宝座只有一个。

关于宋太祖的死,一直有不同的看法。毛逝世四十二年后,伟大的政治家、历史学家司马光诞生了。司马光作为一个正统的历史学家,不敢冒大风险,不敢触碰赵的伤疤。他在《资治通鉴》中尽力为赵光义开脱。但总有一些欲盖弥彰,漏洞百出,无法洗脱和掩盖篡夺叛乱的罪责。不知道这位治学严谨的大儒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他的另一篇《目录学史注《涑水记闻》中记载的一个小插曲,看似实用,实则暗藏玄机。两者的对比难以自圆其说:太祖驾崩时,城中曾敲过四次鼓,宋皇后叫太监长去叫赵王,谁曾想这打了一个小算盘。他认为太祖是故意传给聪明的王进赵光义的,他有责任通知他。于是急忙去找光义,光义惊呆了,犹豫不定。王继恩冲他吼道:“你再犹豫,皇位就在别人口袋里了!”上帝希望我们在一句话中醒来时遇到一些错误的人。只要下定决心。他们迎着风雪走向宫殿,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宋皇后问:

“方得在吗?”

王继恩回答说:“是晋王。”

宋朝之后,我看到赵光义大步走了进来,我说不出她有多惊讶和惊讶。后来,她放声大哭,说:“我母子的性命掌握在官方手里。”赵光义也流着泪说:“我们一起发财,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从上面的话可以看出,司马光掩盖了赵光义兄弟篡位的叛逆和血腥罪责,把皇位的始作俑者强加给了一个高级太监,让王继恩成为了唐太宗的顶雷。然而,这位聪明的学者巧妙地奠定了基础,展示了他的良好意图。司马光没有否认唐太宗篡位的基本事实,甚至为后世预留了足够的想象空间。回看浩如烟海的史料,并不总是正史记载的真相。相反,野史告诉我们真相。谣言的传播正是因为真相不透明,已经发生的事实总是被隐藏和隐瞒。谣言往往止于真相的及时公布。司马迁的《史记》被认为是一部历史的信札,但他为此付出了可怕的代价。所以司马光此举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政策,这是可以理解的。私人野史没有这样的顾忌,所以野史成为弥补正史不足的重要依据。野史不一定“野”,正史也不一定“正”。

另一种解释对宋太宗和赵光义极为不利。根据这种说法,所谓的“烛影”是指赵光义在微弱昏暗的烛光下亲手杀死了生病的弟弟,当时酒是热的,杯子成了一片废墟。“斧声”是赵匡击败历史上著名的玉斧,拼命自卫时发出的声音。

还有一种声音可以被光义和赵的后人所接受,那就是《宋史》中记载的所谓“金匮盟”,它一直是“兄弟之死”的法定证据,也在各种正史中频繁出现。据说在临死之前,杜太侯感受到了五代十国时期后周少爷面对朝鲜的混乱局面。为避免悲剧重演,他对赵匡胤说:“你之所以能赢得天下,是因为后周成功的柴宗训太年轻,不能控制人群,团结人心。如果后周成功成为成年皇帝,你能轻易在身上加一件黄袍吗?”你怎么会有今天的财富?光义是你的兄弟,既有勇气,又有杰出的能力。你将来会把皇位传给他,国家有一个长王,这是大宋社会和利民人民的祝福!"

赵匡胤深以为然,点头同意,遂命赵普丞相当面写下誓词,封于金匮,交与一个宫女。这是“金匮盟”的由来,也是“兄死兄亲”的法律依据。

这种说法经不起仔细推敲:宋史记载,杜太侯去世时,赵匡胤年仅34岁,正值壮年,充满了朝气。赵德昭亲王已年满14岁,即将成年。假设毛去世几年后,德昭已经打磨和经历了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出现周世宗柴荣七岁孤儿死无领导的混乱局面。杜太侯是公认的聪明睿智的人,不应该做出这种有气无力的举动或者下一个违背伦理原则的政策。

如果有“金匮盟”,毛一死就要公开,然后公开做皇帝。为什么等到毛归天五年后,唐太宗篡位的消息不胫而走,只是在批评激烈的时候才拿出来,严重的案件见证人公布《金匮要略》誓词的内容,已经有心弱画蛇添足的嫌疑了。人们不得不怀疑,所谓的“金匮之盟”不过是一个欲盖弥彰、子虚乌有、临时编造的谎言和大“傻子”,连宰相赵普都脱不了干系,有勾结之嫌。

《宋史太祖本纪》高度赞扬了唐太宗赵光义的赞美之词,但字里行间却以坊间议论的名义提出了一些含蓄委婉的指责。笔虽一时轻举,落点却极重:“太祖崩若不逾年,则改元,涪陵郡降级而死,武王自尽,宋以后,后人不可能无知。”值得一提的是,《宋史》是由Prime编译的

用今天的语言来说,这段话的大意是:“为什么不等到毛去世后的第二年再改年号呢?为什么涪陵县令被贬而死?《功夫之王》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宋以后毛的遗孀没有死?疑点太多,后人很难不讨论不质疑。几个反问句,就像几支利箭,击中目标,一针见血,无论多少巧妙的词语都使不上颜色,试图在这几个反问句下争辩自己苍白无力。

按照《周礼》的说法,新君即位后的第二年,他改到了新的一年,但是一即位,他就迫不及待地把九年开宝的日子改到了和平复壮的第一年,只剩下两个月。他是否别有用心,是否作恶多端,是否急于自圆其说,是否想漂白自己,是否制造既成事实,是否堵住了整个世界的悠悠之口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