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泰国试管婴儿中介

作为一名纳粹分子,南京大屠杀的目击者约翰·拉贝在中国拯救了近25万人

时间:2021-09-27 22:41:56编辑:历史组


作为一名纳粹分子,南京大屠杀的目击者约翰·拉贝在中国拯救了近25万人 相信很多朋友都听说过《拉贝日记》,记录了侵华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当今社会,日本右翼分子还在叫嚣南京大屠杀不存在,《拉贝日记》就是反驳他们的最有力证据。

众所周知,我们反法西斯战役中最惨痛的一幕是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我国30万同胞被日本法西斯屠刀杀害。整个南京城被烧毁了三分之一左右,南京仿佛是一座死城。

一次杀死30万人,堪称世界军事史上不人道的记录。当时,在这样的情况下,有25万人获救。就是因为这25万人进入了一个世界安全区,日本士兵不能进入安全区杀人。这个安全区的负责人是——世界安全委员会主席约翰拉贝(德国人)。如果没有约翰拉贝,这25万人中的大部分都会死亡。

约翰拉贝,德国人,1882年出生于德国汉堡。拉贝年轻时去过几个国家。他有写下日常工作经历的习惯。拉贝于1908年来到中国。1930年,西门子在南京设立了总部。拉贝被任命为总经理。1937年,日本致电南京西门子,安排拉贝回国。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他举行了告别会,轰炸了南京。数百名中国工人聚集在工厂门口。为了救自己和他人,纳粹党成员拉贝拿出纳粹党的旗帜,把所有的员工都从藏在旗帜下救了出来。当时,日本已经与德国建立了联盟。飞机低空轰炸时,看到是德国党旗,飞走了。

当时,在南京的外国人在中国也有富商,所以他们计划按照世界惯例建立一个安全区。约翰拉贝成为世界安全区委员会主席,将外国人经常出入的几个地方划分为一个有25个避难所的安全区。一开始,决定接纳10万人。后来部队一移交,人就多了,最后实际容纳了25万人。安全区建立后,约翰拉贝上前与日军交涉。由于他作为德国人的特殊身份,日本承诺按照世界惯例将这一地区定为安全区。

随着战争的扩大和南京政府的搬迁,安全区的资金成了一个大问题。这时,拉贝四处寻找食物和捐款。这时,拉贝听到了日本军方清理安全区的计划,也收到了各国大使将返回南京的好消息。拉贝想尽一切办法拖延日军的清剿计划,等待各国大使回国。

一. 《拉贝日记》

了解抗日战争历史的人都知道,研究日军暴行——南京大屠杀有一个极其重要的第一手依据,那就是著名的《拉贝日记》。这本日记的作者是德国人约翰拉贝。拉贝先生是南京德国纳粹党的领袖。他目睹了日军的暴行,组织领导了南京安全区,拯救了25万中国人民。

《拉贝日记》之所以成为证明南京暴行的有力依据,有三个原因:

首先,他在日记中描述了许多暴行,作为一名纳粹分子,他没有伪造日本暴行的动机。

其次,在日记中,拉贝将许多记录暴行的外国人的日记翻译成了德语,并与英文原文逐字对比,进一步证明了日记的真实性。

第三,日记卡澄清了中国现存的许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资料。

第二,脱离南京,信守承诺

1938年4月15日,拉贝和妻子奉命回国。

回到德国后,拉贝因在中国的突出成就获得了许多赞誉和奖项。拉贝回国前也信守了对南京市民的承诺,将日军的暴行公之于众。

他向普通德国公民和德国当局通报了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暴行。他放映了一部关于恐惧和暴行的电影,由约翰玛吉牧师拍摄。他宣布了他的演讲,暴露了他的恐惧。他试图面对希特勒,但失败了,于是在1938年6月15日,他给希特勒发了一封亲笔信,信中附有一份电影拷贝和一份声明。他想敦促德国当局根据德日同盟关系对日本施加影响和压力,以防止暴行发生。但是后来,他的麻烦来了。

第三,政治压力

拉贝的行为很快引起了麻烦,他面临着强大的政治压力。

在他给希特勒写信的几天后,几名秘密警察闯入拉贝的房子并逮捕了他。拉贝被审讯了很长时间,在得到不再公开谈论、呈现和展示日本暴行的保证后,他被释放。

拉贝被派往国外,与外界失去联系。政府也通知了他。虽然他的声明和电影当局现在已经看过了,但这不会改变对日政策。

四.逮捕,逮捕,审讯,审讯

拉贝挣扎着度过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战争的其余时间里,他被苏联人逮捕并审问了三天三夜;然后,他被英国人逮捕,并被审问了一整天;然后,一个熟人告诉他,他参加了纳粹,卷入了一场漫长的诉讼。这三次侮辱都是因为他曾经的纳粹身份。

在那个政治异化的时代,一个政治标签足以摧毁一个无所作为的人。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拉贝付出了高昂的费用。最后,法院得出结论,虽然他以前参加过纳粹,但由于他在我国的人道主义工作,他被无罪释放。他最终被免除了纳粹的指控。

但这迟来的成功让他身无分文。拉贝一家在战后德国极其艰难的社会中挣扎,饥寒交迫。为了谋生,拉贝不得不卖掉他真正热爱的中国艺术品。生活的极度艰苦也严重危及他的健康。他在日记中说:在南京,我是千千万万中国人的活菩萨,但在德国,我却成了“贱民”,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

这真的是一个善良的人在乱世中无奈又尴尬的悲剧。

动词(verb的缩写)从中国南京回来

1948年,拉贝的困境蔓延到南京。南京市政府向公众宣布,拉贝先生正在遭受痛苦,需要帮助。几天之内,南京市民向拉贝捐款1亿元,相当于2000美元和——,在当时是一笔巨款。同年3月,南京市长带着钱抵达瑞士,买了很多食物和营养品送到拉贝。

每个月,南京市民都会为拉贝送上一包食物,直到解放军占领南京。国民政府甚至表示,如果拉贝先生愿意在我国生活,我国将为拉贝先生提供免费居住和终身养老金。这一切有什么清楚的?表达一个大国的真诚感谢!

因为南京市民的慷慨,拉贝一家的生活越来越好。拉贝给南京市民写了几封感谢信。到目前为止,这些信件一直保存在档案中。

第六,拉贝的死

毕竟在艰难的日子里,拉贝的健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1950年,拉贝死于中风。拉贝去世前,他整理了多达2000页关于南京暴行的珍贵资料。毫无疑问,他知道这些材料的价值。他希望它们被保存下来并公之于众。

外国中国研究中心的梁毅发表文章《南京大屠杀见证者约翰拉贝眼中的老北京》称他为“南京的辛德勒”。“他是南京大屠杀的亲历者,被南京视为仁人楷模”。

人民画报专门发表了《约翰拉贝:“东方的辛德勒”》文章,评价他是“南京大屠杀中的外国菩萨”。还提到拉贝在2009年中国网友评选的“十大国际友人”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白求恩。

南京大学档案馆馆长唐道銮在接受拉贝和平奖时表示:“他是个好人,他知道人的尊严。”2015年1月5日,杨惠群总领事评论约翰拉贝为“南京好人”,称“他崇高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深受中国人民钦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