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泰国试管婴儿中介

武则天有多喜欢洛阳?武则天为什么要迁都洛阳?

时间:2021-10-10 13:45:16编辑:野史组


武则天有多喜欢洛阳?武则天为什么要迁都洛阳? 唐朝最初的都城在长安,但是自从高宗皇帝之后,洛阳的地位逐渐上升。皇帝高宗经常往返于洛阳的长安之间,甚至死在洛阳。武则天之后,洛阳成为她的永久居住地。可见武则天对洛阳是非常偏爱的,那么为什么武则天非要搬到洛阳呢?

武则天执政时,自长安元年(701年)十月至长安三年(703年)十月,除长安外,她一直住在洛阳。武则天为何选择洛阳作为武周政治中心。

梁冠华主演了《神探狄仁杰》,第《蛇灵》段,其中“河神祭碑”的故事真是天才一笔。剧中,袁天罡趁日全食时漯河涨潮,欲谋害满清武则天、武陈达,以夺取天下。为此,袁天罡用“河神碑”和“天运”劝说武则天迁都洛阳。大多数看了这部剧的观众都相信这个说法。

武则天迁都洛阳之前真的相信袁天罡的欺骗吗?如果不是,武则天迁都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武则天迁居洛阳的原因很多。

武则天为定都洛阳做了一系列周密的准备。光斋元年(684年)九月,洛阳地位提高,东都改为神都。批准吴立吴先祖为王的请求。垂拱四年(688年)二月,武则天毁元殿为明代大殿。武则天也为洛阳制造了舆论。四月,武程思命同台将刻有“圣母近民,永昌为帝”字样的锻造白石呈给武则天。五月,吴石收到“藏宝图”,告诉南郊的谢浩天和余,并命令各州的诸侯、刺史和宗室在白罗的头十天聚集。七月,命“藏宝图”为“天赐图”,封洛水为圣显,造庙。永昌元年(689年)正月,武则天享名人堂,大赦天下。第二年的第一个月,你享受名人堂,按照周制把子月打造为第一个月,名字为" "。7月,《大云经》被授予世界。九月,改唐为周,改元为天寿,在洛阳设吴七庙。天授二年(691年)七月,“徙关中雍九州者,十万至洛阳”。众所周知,七庙的建立是古代帝王的特权;唐明是古代皇帝举行各种大型活动如祭祀、典礼、庆典和奖励的地方;移民也是古代皇帝的一贯做法。这一切都说明武则天想把都城定在洛阳。

首先是政治原因

洛阳对武则天的政治重要性,也可以从魏在发动军队时的言论中看出。光斋元年(684年)九月,徐敬业等人以恢复庐陵王为借口,反对武则天。当时,魏向建议说:“接受了平反的辞呈,应引众鼓噪,直赴洛阳。然后世人皆知龚智勤奋,四面响应。”[1]可惜没有采纳魏的建议,结果战败。谈及此事,叹道:“奉献可以以魏之策,直指江河、罗,是奉献于善后。纵军败而屠戮,亦忠亦忠。寄希望于金陵的皇家精神,真是叛逆,不败!”[1]可见洛阳对武则天很重要,实际上是武则天的政治大本营。

其次,在地理位置上,洛阳适合作为首都。唐朝建立后,通过唐太宗和高宗王朝,疆域不断扩大。唐高宗高宗总章元年(668年),唐朝疆域达到了极限:“土地东临大海,西至焉耆,南至林州,北至薛延陀。东西长9511英里,南北长16918英里。”[5]从那时起,直到

第二是地理原因

另一方面,洛阳的地理位置也适合做都城。洛阳北临黄河,隔江远眺太行、吴王山脉,北靠邙山为天然屏障;南部有险峻的驿阙,再往南有雄尔、少师山脉;西方控制和信件的风险;东虎监狱、黑石等海关;有肥沃的伊罗平原,粮食充足自给自足。因此,洛阳在“三河控四街”的形势下是一个重要的地方。这种险要的地理位置,使洛阳拥有了控制自己国家、征服自己国家的优越军事条件,也是洛阳适合做都城的主要原因。

第三是经济原因

第三,从经济原因上看,洛阳所在的关东地区的经济条件要优于长安所在的关中地区。关东地区的主体是黄河下游的华北平原,西端的三河(河南、河内、河东)是伊、洛、河、冀四条河流的交汇处。农业自古以来就非常发达。安史之乱前,这里已成为中国农业最发达的地区。关东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间接强化了洛阳地位的重要性。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体现了洛阳地位和经济繁荣的重要性。在孝明皇帝统治时期(516-528年),洛阳成为整个中国北方的心脏。杨迪在位期间,长安只有都城之名,洛阳成为实际的都城。

相反,关中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重要性日益不如关东地区。关中地区农业经济相当发达,所以从西周到唐朝长安都是都城。然而,自东汉以来,农业经济在中国关中地区的重要性日益下降。此外,关中适宜农耕的土地面积有限。随着人口的激增和管理机构的扩大,粮食供应已经成为长安的一个主要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两条路:一是振兴关中地区的生产;二是将更多的粮食从关东、江南运往关中。

振兴关中地区的生产面临诸多问题:一是唐代关中的自然条件已无法与秦汉时期相媲美。关中遭受了几次重大的破坏,尤其是东晋十六国时期和隋末战争时期。水土流失严重,黄土沙化。泾、渭、北洛等河流含沙量大幅度增加,灌溉效果日益下降。例如,唐初郑国渠的灌溉量不到秦汉时期的1/4(第178页)。第二,人口的增长使有限的耕地失去了承载能力,即所谓“地狭人稠,耕不丰”。唐高宗武则天时期是唐朝人口快速增长的时期。据统计,唐太宗贞观十三年(639年),户数约304万户,人口约1235万;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户数约615万户,人口约3714万。在过去的66年里,唐朝的家庭和人口数量分别翻了一番和三倍。关中也是北方人口最集中的腹地。关中地区虽然当时被称为沃野,但“不足为都”。第三,关中地区群臣显贵众多,争着在灌溉渠旁磨石头,消耗水资源,影响灌溉效率。比如唐高宗永辉六年(655年),由于富商大贾的竞争,正白渠的灌溉面积从四万多公顷减少到一万多公顷。汉武帝后期,经常带领官员吃洛阳。更尴尬的是,永春元年(682年)四月,部分随从因在洛阳突然幸福而饿死在道观。

第一

为了尽可能地战胜三大自然灾害,隋唐政府制定了改进计划,但效果并不理想。汉武帝在位第四年(584年),隋文帝采用“从小平(今河南省孟津县西北)经陆路运粮至陕西”,再“由河返渭川”,然后到达都城。这样虽然绕过了三门天险,但是陆路运输成本很高,而且小平到陕西的陆路必须经过陡峭的夔山谷,风险也很高。黄凯十五年(595年)六月,文帝被迫恢复漕运,“凿底柱”,但仍未能增加漕运。656年,唐高宗庆元时,楚郎刻三门峡为梁,杨武连刻三门峡为栈道,都是徒劳。

直到唐开元二十二年(734年),裴耀庆才采用分段运输的方法,通过水路运输粮食。裴耀庆从东到西在黄河、运河、渭水和三门峡交汇处存放仓库。粮食先进口到东仓,再由山路行驶80里,由陆路运到西仓,最后由水路运到关中。这样,缩短了出航日期,提高了运输效率。在历史上,连续三年,“曹七十万石,省田赋钱三十万”。三年就能省30万,水运成本可想而知。“用钱打饭”的话是真的。

此外,唐高宗死后各地的形势凸显了洛阳的优势。当时“燕、戴逼侵匈奴,巴、龙婴患吐蕃,西蜀累老,夺粮千里,北有丁南,夺塞十五次,奔命数年,弊不堪”。只剩下关中之地,被“蹉跎,人饥褒”。洛阳是唯一“天地交汇,北有太行之险,南有万、叶之慈,东有河淮之利,西有吃湖海之利,关河之宝”的地方。同时,“太原囤巨仓,洛口积天下粟”。因此,在当时的情况下,以洛阳为都城,既没有粮食供应的困难,又节省了水运所需的财政开支,是一个明智之举。

综上所述,根据当时的政治经济形势和洛阳的地理情况,武则天迁都洛阳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绝非只是为了躲避王与萧鬼魅的纠缠,也并非单纯出于纵欲与享乐。武则天迁都洛阳具有积极意义,既符合政治改朝换代的需要,也符合经济重心东移的历史趋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