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泰国试管婴儿中介

雍正大发慈悲,难道是他篡改了诏书?

时间:2021-10-10 13:45:27编辑:游客


雍正大发慈悲,难道是他篡改了诏书? 雍正篡位论一直被人们津津乐道。雍正改诏令篡位是清朝历史上最著名的故事之一。此事说:“圣父皇帝(指康熙皇帝)原传十四弟让天下,皇帝(指)改十字为禹。”雍正非法继位的传闻最具代表性,那么康熙是不是传到雍正的?

“在”还是“在”?

主张“十变于”无效的第一个理由是“于”字当时应写成传统的“于”,不能成立“十变于”的说法本身。从“真相”来看,这并不不足。

“十变于”的内在含义无疑是篡改康熙皇帝的遗诏。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康熙皇帝用的是于还是于?

康熙皇帝确实用了“于”这个词。以下是一个例子。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在江西巡抚郎廷基的奏折中,康熙皇帝亲自批朱:“凡涉及民情的地方大事,必有所闻。最近南方发生多起盗窃案,一定要引起高度重视。”

但是康熙皇帝也写了“于”字。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徐莉在苏州织造的宝座上,有朱批:“太守罗松,我两次南下,小心翼翼,给了草扇两柄。给徐莉一把扇子。诶是传到罗松的,所以你不用写这个谢谢。以后有东西玩,交给二爷。”

应该用“于”的地方,明明写的是“于”。而“于儿”也是一个简化字叫今。那么臣下对这个不合理的“于”字是怎么反应的呢?

徐莉把皇帝的旨意传达给了罗松和江宁总督罗松。他在奏折上抄了朱批的一些话。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句中的“于儿”字是用繁体字写的,但“于”字并没有用繁体字“于”。这充分说明注意到了汉武帝“于”的写法不符合“标准”。

罗松是在用这种独特的临摹方式质疑朱批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吗?一点也不。看他对两位御书迷的态度就知道:“仰视我帝诗书风华,书驱王钟(指钟繇、王羲之),臣袭典藏,天下绝宝。”他毫不怀疑,朱批用的“于”字不是“标”。

其实这个“常态”只是我们今天的常态,真的是古人的瞎操心。有人猜测康熙皇帝可能会写“于”,但现在他终于“发现”了一个例子,一个就够了!可以说,就“谕”字而言,如果康熙帝真的有遗诏,如果真的将“五月十四日传(或太子)”改为“五月四日传(或太子)”并公之于众,那么臣下不会以“一字之差”来否定这道圣旨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因此,“十变于”说不能直接否定,因为“于”和“于”在清代诏令中不能普遍使用。

是叫“皇四子”还是“皇十四子”?

判断“十变于”无效的第二个原因是,对于诏令这样的重要文书,清朝必须采用“皇四子”“皇十四子”的书写格式。如果“改十为禹”,就会变成“传位给四子”(此时,禹的简化已经不重要了),完全没有逻辑意义。

“皇帝的儿子”格式的陈述有强有力的证据。比如雍正帝发布的康熙帝遗诏中说:“雍亲王的皇四子胤禛,性格可贵,能继承大统,跟随我登上皇位,即皇帝。”还有道光帝的密诏:“皇四子为皇太子,皇六子为太子。”这些原件在那里,它们绝对是真的。

但我们仍然可以问:我们是否必须使用当时“黄”的写作格式?

顺治皇帝的遗诏说:“我的儿子叶璇.是皇帝的宝座”。康熙的册封,如康熙十四年(1675年),“赐允浩书宝,立其为皇太子。”云逸太子复立四十八年(1709年),“云知君、胤禛、云起皆封为侯”,——这些重要文献没有使用“天子”的格式。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康熙皇帝于十一月十三日驾崩。16日,康熙皇帝的遗诏发布。四天后,20日,雍正帝邓吉的圣旨发布。邓吉的原信至今未见,《清世宗御制文集》所含版本为:

".但是我的国家得天独厚,圣父和众神都在昭昭区的夏天,而皇帝世祖张统一了新疆的一隅。我的皇帝在第六十一年考了帝王.第二位王子是在虚弱的年龄建立的,深受神圣善良的爱……”

这里的“二皇子”指的是云知君。值得注意的是,《上谕内阁》所收到的圣旨上写着:

".但是我的国家得天独厚,太祖和太宗都是在夏天创建的,而世祖张皇帝统一了新疆的一隅。我的皇帝在科举第六十一年考了皇帝.皇帝的第二个儿子是在虚弱的时候建立的,深受神圣善良的爱……”

在同一圣旨的不同转录版本中,“两个王子”被写成“皇帝的两个儿子”。为什么会这样?原本11月20日的圣旨是将皇帝的祖先称为“圣父、神宗”,但8天后的28日,雍正君臣同意康熙帝的庙号为“圣父”。这样一来,诏令中既有“圣父”,又有“帝考大幸帝”,会让后人百思不得其解,以为都是在说康熙皇帝。后来,雍正在编纂以前的诏令时,做了必要的修改,用“太祖、太宗”指代祖先,将“二皇子”改为“皇次子”。乾隆年间,《清世宗实录》采用了改后的圣旨,成为最常见、最通用的版本。

康熙皇帝继位的遗诏和雍正帝邓吉的圣旨是最重要的文件,相继颁布。上述书写格式的不一致,充分说明康熙皇帝继位时“太子”的书写没有固定的格式。“皇箕子”在封爵、继承等公文中的格式和用法,应在雍正以后确定。

正是因为当时没有固定的地址格式,所以谣言才更多。据朝鲜记载,康熙皇帝在长春园去世时,召见老马说:“四子永胤禛亲王最好,我死后成为继承人。胤禛的次子有一种英雄的气息,必须封为太子。”

后来又出现了另一种版本的改诏令篡位:改“十”为“第一”。民国田佗《野史《满清外史》说:康熙皇帝临终时,手书遗诏说:“我是十四皇子,即承大统。”雍正帝把“十”字改成了“第一”。

从“皇子”的书写格式来看,反对“十变于”实际上是受后世公文书写的影响,这被作为早期判断康熙皇帝继位的标准。这是时间和空间的倒置,这是不够的。

是书面遗诏还是临终遗诏?

第三种反对意见是,像遗诏这样重要的文书,不仅可以用汉语,也可以用满文,或者应该先用满文;即使改了汉语,满语的内容也很难篡改,这可不是把汉字“十”改成“于”那么简单。至于“化十为余”的理论,这是一个来自底层的打击。

这个问题很复杂,无法详细讨论。我只想指出,这种说法和上面那种一样,过于强调“真实”,忘记了“现实”。反对“十变一”篡诏思想的人,与反对者有一个共同的前提,那就是相信确实有康熙皇帝的遗诏。这里所说的遗诏,并不是指雍正之后公开的康熙皇帝的遗诏

雍正帝在雍正元年(1723年)八月秘密储备时,第一次谈到了他的继位问题。他说得很简单:“我,圣父和皇帝.去年11月13日,匆匆忙忙,我用一句话做了一个大计划。”在“欲速则不达”“言而无信”的氛围中,不会有成文的遗诏。第二年,雍正帝说:“前年十一月十三日,科举考试开始出将.科举结束后,向我宣布。”雍正五年,他说:“高皇帝升任远道之日,召我弟和龙克多来见。给我一大笔订单。”直到雍正七年,他在亲自出版的《大义觉迷录》一书中为自己的继位进行辩护时,仍然持有这样一种立场,那就是康熙皇帝只有“临终命”,也就是他的遗言,是口头的遗诏,而没有书面的遗诏。

这不是听雍正帝的一面之词。龙克多曾经对自己说:“白帝城受命的那一天,就是他的死期到了。”后人对这句话的含义众说纷纭,但没有人否认龙克多是康熙皇帝临终皇位授予和接收的见证人。“白帝城被任命”与上面雍正帝描述的场景一致,说明康熙皇帝继承皇位,只有遗言,没有写遗诏。

看来“改十为禹”只是谣言,是失势皇子身边的宦官编造出来的,目的是发泄私愤。一直都说雍正篡位,但反驳者自信“真相”说了算,却没想到自己和反驳者一样,从一开始就远离了“现实”,因为没有写遗诏,因而关于圣旨的各种“真相”无从谈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