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屈原不是《离骚》的作者。这种说法从何而来

时间:2021-08-30 00:32:57编辑:会员组


屈原不是《离骚》的作者。这种说法从何而来 1951年3月至5月,《光明日报》连续发表论文4篇:《楚歌及楚辞》 《〈离骚〉底作者》和《淮南王安及其作品》。怀疑包括《〈离骚〉以外的“屈赋”》在内的许多作品并非屈原所作,但版权归西汉淮南王刘安及其身边的学者所有。这篇论文的作者朱东润晚年回忆说。这件事是由于和叶圣陶的通信。“圣涛问我最近有什么作品,我说有一些,是关于《离骚》的四篇文章,但是有太多的论点要发表。三涛说不妨给他看看。我来发文章”(《楚辞》第12章)。我没想到我的老朋友会先行动。没和他商量,就交给《朱东润自传》出版了。

一开始书卷气十足的两人大概没想到此举有多不合时宜,也没想到会引起轩然大波。没多久,郭沫若率先发表评论,他居高临下地喊道:“这种考证很有问题,但也有渊源。它的起源是什么?是胡适!这种研究方法是标准的唯心主义,难怪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评屈赋非《光明日报》)在当年的特殊情况下,这样的一句话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据朱东润介绍,“科学院院长郭沫若5月至6月亲自上阵,组织杨树达先生、沈志方先生同时外出,先后发表文章5篇。这一次,形势非常危急。经过一番考虑,我觉得最好还是让开,让这三个人留一个空位”(《评〈《离骚》第12章)。我以为自己得不到公平的辩论,只好忍气吞声,妥协了。

但是说杨树达是“有组织的”可能不是真的。因为分量很重的郭沫若不仅斩钉截铁地断言:“无论从史实、思想还是文学上,都没有办法确立淮南王留安为《朱东润自传》的作者。”(《离骚》年末作者评论》)也用非常轻微的语气说:“学者们就这些方面写了很多文章。

然而时至今日,朱先生依然信鬼话而不闻不问,还得进一步发展胡适的歪风邪气,这不能不让我们拍案叫绝!”(《评〈《离骚》之外评论屈赋》)已经觉得稳操胜券了,完全没必要请人帮忙。退一步说,即使你想“组织”,你也应该是《评〈《离骚》研究的专家,而不是不以此闻名的杨树达。

杨树达在当年的日记中也提到了这件事。比如5月31日,他说:“曹《楚辞》。”并总结论文的主要观点;6月12日,他写道:“9日,《离骚传与离骚赋》来了,《光明日报》栏加了《学术》。”(《离骚传与离骚赋》)如果邀请你,恐怕你忘不了写下一笔——。他在半年前的日记里提到过:“20号看《积微翁回忆录》补26号,剩下的《光明日报学术》。这是去年七月送给郭的,是郭岱投的。”(和以前一样,1951年1月24日)没有承认。从《竹书纪年所见殷王名疏证》开始,杨的意图是“讨论刘安做了《离骚传与离骚赋》还是《离骚传》”。他虽然主要批驳郑,但也批评郭沫若,说他“似乎想在传记和赋之间妥协,有迁就赋人物的意思”。

他还说“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郭沫若略有不同”,还提到“郭先生说:太史公写了《离骚赋》,曾经提到《屈原传》。在我看来,这个《离骚传》可能是整个《屈原传》,不仅仅是参考。”它一再指出郭的谬误,那么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帮助呢?

此外,还可以证明作家出版社在1957年编辑出版的《离骚传》《收藏范围很广,能准备参考并在当时有一定影响的人都会得到收入》(《楚辞研究论文集》),其中也包括了朱东润、郭沫若、沈志方在这场争论中的所有论文,杨树达除外。这篇文章绝不是一般的作品,杨自己也相当满意,不仅说“詹安泰读了《出版说明》,意思是郭沫若低人一等”(《离骚传与离骚赋》,1951年6月20日)。

为了精益求精,次年“改”了(和以前一样,1952年3月12日);还指出“读郭沫若《积微翁回忆录》而论《奴隶制时代》人物,据说《淮南王传》或《傅体》之论多有补正,其论已改之”(同前,1952年10月29日)。最后,不仅收录在《离骚传》中,而且在他晚年写的《积微居小学述林》中也记录了它的主旨。如果文章原本是郭沫若“组织”的,出版社应该不会有这样的疏漏。

至于朱东润,杨树达对他并不陌生,他之前有过很好的评价。他在日记中提到:“在朱东润读《汉书窥管》第十期《学原》挺好的;但在《公羊说故》《夷狄之幽君》一章中,就不清楚,被误解了。”(同上,1948年6月10日)杨的精研院《论语》用于讲授“以儒家经典为根据”,而在讲授过程中,“以《春秋》的意义为根据”(《公羊传》)。可见他在《春秋大义述自序》有很大的经验,此外,他经常在日记中毫不掩饰地对人进行赞扬和批评,这说明“相当好”的评价绝不是一个模糊的理论。至于对朱“误解”的批评,指的是《公羊传》中所说的:“如果要评论《公羊探故》年到《公羊传》年底的大义,首先引起我们注意的是联合夏朝抵抗异族。这里更流露出对外国人民的仇恨精神”。杨则认为:“《春秋》的意思,如果义弟传入中国,那么就是中国的。中国要消灭土地,就要消灭土地。

盖孔子于夷夏之世,不是基于血统、种族、地理等条件,而是基于行为。”(《春秋》)两个人有区别,要么强调血统,要么强调行为。然而,本章中关于《论语疏证》的说法却是众说纷纭。除此之外,朱还强调“《论语》主张联合诸夏抵抗外族,与现代民族主义极为相似”,这无疑没有什么深刻的含义。

杨树达写《春秋》时,也曾感叹:“我来晚了,大难临头,恨书生,抱不动葛卫国。相反,我编了一篇神圣的文字,写了一封信来表明我的落后。所以这个系列以两篇文章为首,《春秋大义述》 《复雠》,这是邪和明的苏志。”(《攘夷》)透露了类似的意图,应该不难理解朱的良苦用心。

杨树达参与这场围绕屈原的论争,显然抱着互相交换思想的初衷,所以他没有作出恰当的陈述或粗暴的批评,而是仔细考察了淮南王留安《魏《春秋大义述凡例》中《汉书》的具体含义。他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刘安的《离骚传》只是对文本一般意义的总评,但不是训诂式的方式”,但后人“只知道有训诂式的传记,却不知道西汉有通论式的传记”,因此误以为“传者为赋,而赋与赋以古文字交流”。

故将刘安《离骚传》附作《离骚赋》。文章还提到:“据朱先生所言,《离骚传》是汉武帝初年刘安所作。如果不是朱粲先生来考证,断定贾谊的《离骚》是伪造的,那么死去30多年的贾谊,突然又恢复了灵魂,读了刘安的文字。”看来我还是希望朱粲提供新的证据,否则很难令人信服。

在受到郭沫若等人的批评后,名声在外的朱东润并没有私下认输,接连写了两篇文章。其中《吊屈原文》仔细考证传记,认为《〈史记贾谊传〉疏证》的作者“不一定是司马迁”,《吊屈原赋》的作者“不一定是贾谊”,显然是在回应杨树达的疑惑。其实这个版本的《史记》并不是都是司马迁写的。《屈原贾生列传》是不是可靠的——,甚至屈原是不是一个人——,一直存在争议。讨论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这两篇答辩文章最终没有发表。用朱东润的话说,“是客观情况使知识分子采取了他们必须采取的态度,而不是我的聪明,也不是我的懦弱”(《朱东润自传》第12章)。

然而,由于缺乏自由、平等和宽容,他被剥夺了即使是“异端”也应该享有的权利,这导致朱东润“冤枉”了杨树达,并错误地认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