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秘闻网!微信公众号:1600533770

你对古代青楼文化了解多少?

时间:2021-08-30 01:02:30编辑:游客


你对古代青楼文化了解多少? 古代妓院文化不同于现代意义上的妓女。是文人可以去的地方。你不能因为有钱就享受这种乐趣。

文学专家林语堂曾说:“妓女要求很多中国人去尝试浪漫的爱情。中国妻子让丈夫享受这种几乎是一种实际职业的爱。”也就是说,妓女对中国文学的影响一直被傅成所忽视。

的确,毫无疑问,现代妓女,尤其是名妓,推动了中国文学的发展。翻开尘封的历史,生怕不浪漫的现代作家少之又少。妓女在作家心中的快感自然是对作家才华的一个很好的介绍。更直接地说,美女和才子的故事成为主要创作主题。

毫无疑问,现代妓女,尤其是名妓,推动了中国文学的发展

南齐的苏小小,唐代的叶莉、薛涛、俞玄寂,宋代的李世石,明清的李彭碧君、刘史茹、顾梅,近代的赛金花、小凤仙,都属于这种喜欢与君子交朋友的风尘男子。

他们纵情堕落,完全违背了本来应该被封建礼教相对排斥的三从四德古训。然而,拥有非凡知识的广大文人诗人对他们表现出极大的宽容。

有文采的人满足了他们的一个需求

以唐代薛涛为例。她的大部分诗歌都献给了那些彼此认识的人。其中,有魏高、高崇文、吴、李德裕、元稹、刘禹锡、萧振等。元稹、白居易等著名诗人都给过她诗。

这种遥相呼应,无疑提高了薛涛的社会地位。1000多年来,薛涛的90首诗代代相传,叶莉的14首诗不容易。而且,他们的诗是《全唐诗》年花的。

但是,只有文采才能超越男人设定的道德规范吗?秘密在哪里?本来在整个男性社会设定的道德标准下,有文采的男人都遵从了自己的一个需求,那就是追求异性来排解和表达压抑,学习诗歌,展现优雅,炫耀和上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有文采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一种身份。

比如薛涛的普通风尘男子,聪明,涵养好。他们是幻想中的客人和法律老师的监狱命令。当它们开始发挥作用时,人们的兴趣就会下降。

根据《唐语林》的记载,有一次西蜀的官员聚集在一起,薛涛在场,于是就下了酒令,询问鸟、鱼、鸟、动物的内容。有刺史说“有余”,其实“有余家”不是鱼,这是不对的,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轮到薛涛了,她说:“左氏阿衡”。

世人说她话里无鱼无鸟,要罚她,她却笑着辩解道:“蘅”字里有小鱼,刺史余字里无鱼!天下笑,秘书处豁然开朗。薛涛灵动幽默的回应让屋子里充满了光彩和趣味,医生们当然叫他们去赴宴。

比如《薛涛》里的普通风尘男子,聪明又有修养,是法律老师的幻想客人和监督者

唐代诗人元稹《寄赠薛涛》说:“词巧偷鹦鹉舌,文得凤毛。数不胜数,群臣欲梦。”这就是为什么薛涛写了这么多诗来回答的原因。

在“伴君如伴虎”的岁月里,官位不浮动,妓女年轻时更是苦不堪言。两者之间有一个短暂的契合点。被贬江州的白居易,遇到“老夫如商妻”的长安妓女,幸灾乐祸。他写了一首著名的诗,“为什么你会知道当你再次相遇?”。

士人的社会事业需要捧名妓,名妓需要士人的帮助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想要生活在社会中的男人必须遵守这个规则,尽最大努力失去学者的欣赏。学者不仅可以赞美他们,也可以赞美他们。听说以写侠义诗著称的唐代学者崔涯每次写淫诗都销声匿迹

他的名声可以使这个妓院熙熙攘攘或荒芜。他写诗嘲笑李端端,李很担心。他要求他不幸,又写了一篇好的。他同意了,于是大福为李家而战。文人的社会事业需要名妓,名妓需要文人的帮助。单方面完成了生物学上的共生关系,创造了双赢的妓院市场。

况且,在现代360行里,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那就是为我的职业找一个“先锋”或者圣人。比如老师老师把孔子当成山的创始人,木匠认为鲁班是山的创始人,音乐界把李鹤寿推为“乐圣”,茶友们把鲁豫称为“茶圣”,就是这个道理。

妓女也不例外。为了显示这个职业的合理性,他们也找到了自己的“破鞋圣人”。谁能成为负担?那就是春秋时期著名的学者、政治家管仲。清代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说:“妓女拜管仲,女子三百。”

关于“三百女”,《战国策东周策》说:“齐桓公宫有七座城,七百女,中国人没有。”谢《明史《五杂俎》云》:“管之治为女700,收之资夜以佐军。”管仲是历史记载中最早的地下大规模妓女,因此被后世妓女尊为父神。

妓女也不例外。为了显示这个职业的合理性,他们也找到了自己的“妓女”

除了管仲,现代妓女也信仰白眉神。《万历野获编》,知名男子沈德福说,他是个大胡子,骑着刀,长得有点像关公,但是眉毛白,眼睛红。当首都的人互相倾慕时,意思是被称为“白眉裸眼的人”,他们会对对方产生极大的厌恶,他们的猥亵行为是可以知道的。

在现代中国社会,男人实践的是无限的性自由

徐克的《清稗类钞》说他也叫妖神:“现在妓女的魔法在那里,南方妓女的家人会提供白眉神,别名妖神,每天为它祈祷。”几千年来,妓女对新娘的上帝非常恭顺。“当你第一次向别人推荐自己时,你会和艾雅一起崇拜这个神,然后做出承诺。北京南北都是天然的。”。

在现代中国社会,男人实践的是一种无限的性自由。其限制性前提是:只有在不破坏婚姻家庭性关系的情况下才需要许可;任何能破坏婚姻家庭的性关系都会被严厉斥责和制止。

也就是说,一个拥有相当财富和社会地位的男人,家里除了妻子还可以有一个女仆。他只能和他的妾发生性关系,或者他可以和他的婢女发生性关系。但在家庭之外,他不能和任何女人通奸,也不能有今天意义上的“情人”或“外人”。

这是因为,如果女方曾经结过婚,就会破坏其余男人的婚姻;即使女方还没结婚,失去童贞也会毁了她未来的婚姻,也许会让另一个男人找不到老婆。这是“社会正义”外延对性关系的阐述,深深植根于中国现代儒家思想。

据说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对策。不限,会有让步等包容。那就是允许妓女和男人的存在无限期的嫖娼。这是因为妓女的社会身份往往是或长或短的,而傅嫁给一个有一定财富和地位的男人。充其量,他被男人“救赎”,成为他的妾。

即使这个女人还没有结婚,失去童贞也会毁了她未来的婚姻,也许会让另一个男人找不到妻子

虽然这往往会让这个男人变丑或者不体面,但并不违反社会制度。奇怪是奇怪,但无害。对于其余的男人,社会当然不会干涉,这只是个玩笑。

爱面子的男人,也就是那些文人,去那些有名的妓院

对于低阶层的男人来说,娶妓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妓女婚后能遵守女性的道德。

这样一来,妓女的档次其实和社会上的男人不一样:可怜的男人只能去烟雾缭绕的巷子里的妓女那里找那些可怕的妓女;小康男可以去找一些有头有脸的倡导者,找和肖佳碧宇相似的妓女;而那些面对的男人,也就是那些文人,去那些有名的妓院,寻找那些诗词歌赋,叱咤风云的初级妓女。正是文人与名妓在基层的结合,才使得青楼文明千古流传至今。


猜你喜欢